留學美國的女生李素娟在全家被韓國邪教控制搬到菲濟後,終於隻身逃出,向BBC記者揭露了這個邪教控制信徒觸目驚心的詳情。

菲濟看上去像似人間天堂,但對李素娟來說是個地獄。

李素娟(Seoyeon Lee)終於得到了千載難逢的逃跑的機會,她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穿著睡褲,趿著拖鞋,她已經在菲濟的一條公路上狂奔。

她說:”我一邊哭泣一邊跑,簡直就像歇斯底里。”

一群人在她的後面追趕,他們是韓國恩惠路派(Grace Road)教會的信徒,其中包括她的母親。李素娟說,正是這個邪教把她騙到了這個太平洋的島國來。

她說:”如果他們要是把我抓回去的話,我恐怕早就自殺了。”

“這就是個邪教”

在此一年之前,也就是2013年,正在美國留學的素娟暑假的時候返回韓國家裏。當時她媽媽患上了子宮癌,但她拒絶醫治。

她告訴素娟說,如果素娟同意和她一起去恩惠路派的教會,她才會去看醫生。

素娟說:”這個教會非常怪異。有人尖叫,有人哭泣,有人說著聽不懂的話,而布道的內容是關於末日即將來臨的情況。”

“我告訴我媽媽,我感覺這就是個邪教,但她不相信我。”

素娟返回美國的大學後,她發現她媽媽仍拒絶就醫治療。她要求素娟答應她一個條件才會就醫,即素娟退學返回韓國。

素娟的父親也死於癌症。於是素娟向學校請假後回到了韓國家裏。

在素娟的母親接受了手術治療後,她告訴素娟希望能搬到菲濟去療養康復,並堅持要求素娟同行。最終,素娟同意陪她去兩星期幫她在菲濟安頓。

她說:”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是個精心設計的騙局。”

“但是,當我到了斐濟並看到我們被車送到一個群居的公社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怎麼會這麼愚蠢?”

“大饑荒”的謊言

韓國的基督教徒佔總人口比例相當大,在近幾十年來,許多小型的邊緣教會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其中一些教會發展出具有類似邪教的特徵。

據釜山基督教長老會大學的卓志日(Tark Ji-il,音譯)教授是研究韓國邪教的專家。他說,恩惠路派堅持說它並不是邪教組織。它2002年成立的時候規模不大,但現在已經大約有1000名信徒。

卓教授說,這個教會的創始人兼首席牧師申玉珠(Shin Ok-ju,音譯)認為,一場大饑荒即將來臨,她呼籲她的信眾”需要尋找一個新家,來為耶穌的第二次降臨做凖備”。

2014年,韓國的基督教主流教會將恩惠路派劃為異端。同年,恩惠路派將基地遷往菲濟,宣稱那裏將是上帝從饑荒中拯救的少數幾個地方之一。

目前,約有400名韓國恩惠路派信徒住在斐濟,其中多數為該教派管理運營的公司恩惠路集團(GR Group)工作。

素娟說,那些人是教主”親自挑選”的,”可能取決於他們捐贈了多少錢”。

她說:”我父親去世時,給我們留下了一筆錢。我可以肯定,我的媽媽把所有這些錢都拿去捐給了教堂。他們讓你賣掉你的財產,辭掉你的工作,切斷你與朋友的聯繫。”

恩惠路集團已經建立了一個相當大的商業帝國,涉足領域包括從建築到餐館再到農業等等。

恩惠路集團(GR Group)總裁丹尼爾·金(Daniel Kim)也就是申玉珠女士的兒子。他對BBC說:”我們最初的使命就是農業,因為我們需要為大饑荒做好凖備,我們需要自給自足。”

該集團的建築業務也贏得了回報豐厚的合同,包括贏得翻新斐濟總統官邸及其國賓館的招標。金先生堅持說,這都是通過法定招標程序獲得的合同。

為表明他的良好關係,金先生還有與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的合影,此前該集團獲得了總理頒發的國際商業獎。

“被迫居留,別無選擇”

但在過去的一年裏,恩惠路教派裏面一幅陰暗的情景曝光在公眾面前。5名該教派成員逃回韓國後,指控申玉珠女士沒收他們的護照,違背他們的意願,強迫他們居住在菲濟的居住點。他們聲稱,該教會強迫信徒勞動,並在舉行的儀式上要求信徒相互毆打,以至於一名信徒因此死亡。

2018年7月,在申玉珠女士返回韓國之際,韓國當局立即以非法攻擊和囚禁他人的罪名起訴並逮捕了她。她被控丟棄教會信徒、沒收他們的護照並主持管理著一個野蠻的體制。

同年8月份,菲濟和韓國當局以調查奴隸案的名義,對恩惠路教派在菲濟的定居點實施了聯合突襲搜查行動,逮捕了金先生和恩惠路教派的幾名高級成員。

之後,這幾人都在沒有受到指控的情況下獲釋。但菲濟的警察總監說,有關調查”還在繼續”。

8月份,韓國首爾廣播公司(SBS)播放了一部有關恩惠路教派的紀錄片,裏面包括了一段申玉珠女士毆打她的信徒的錄像視頻。

韓國國家警察廳的一位負責人告訴首爾廣播公司說,恩惠路教派的很多信徒”把他們所有的財產都捐給了這個教會,所以即使他們回到韓國也將會是身無分文……所以說,他們別無選擇,只有居留在菲濟。”

斐濟衛理公會發言人威爾弗雷德·雷古納馬達最近對新西蘭媒體表示,恩惠路教派的成員們都生活在恐怖氣氛中。他呼籲斐濟政府應該講清楚政府是怎麼和這個教派產生那麼多聯繫的。

菲濟政府沒有回應BBC提出採訪的要求。

否認指控

申玉珠女士的兒子金先生堅決否認有什麼過錯。在談到他母親時,他說:”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韓國政府)像對待罪犯一樣對待她。”

他說:”這是那些從教派裏逃跑的人髮動的一次非常惡毒的攻擊。他們說我和其他教派高級成員就像統治一個邪教。這真是瘋了。”

他堅持否認舉行儀式毆打信徒的事。他說:””如果有人犯下大錯,他們可能會被我們的牧師打耳光…… 但這就像母親責備自己的孩子一樣。”他說,有關信徒死亡是因為癌症,”沒有證據可以將信徒的死與毆打聯繫起來”。

金先生表示,現在在斐濟的所有人都是自願前往,”不論他們是否帶錢來都沒關係。”

他迴避了教會成員是否因工作而獲得報酬的問題說,他們的”住宿,食物和旅行都由公司承擔”,並補充說他本人”每個月也都沒有固定工資。”

那有關400名這個教派成員基本上是違背他們的意願被軟禁的指控呢?

他說:”那不可能,如果我們真的扣住他們的護照的話,解決起來很簡單。他們直接到韓國大使館就可以獲得一本緊急情況護照。”

這恰恰是李素娟最後的救命稻草。

“如果跑不掉,我會自殺”

在李素娟原定離開菲濟的前一天,她突然發現筆記本電腦和護照都找不到了。她的母親承認她把它們拿走了,就是要阻止她離去。

她說:”我要回到大學上學,我想見我的朋友。”

她試圖打電話給警察,但卻接到這個教派其他信徒打回來的電話,說這是開玩笑。

她說:”他們試圖阻止我離開,但我終於跑到了公路上。我當時要瘋了。”

她終於攔住一輛警車,把她帶到警察局,最終設法從韓國大使館獲得了一本緊急護照。

她說:”那些追趕我的信徒一路也乘一輛車跟著我,從警察局到韓國大使館。就在那時候,我的媽媽試圖從精神上讓我崩潰,她告訴我我是被領養的孩子。我這才明白事情真相有多可怕。”

素娟說:”我媽媽說,我的全家族的所有人,我的姨姑叔伯,我的祖母和表親堂親,都搬到菲濟這裏,我們家的房子早就賣掉了。她想讓我相信我回到韓國就會無親無故,孑然一身。”

她說:”但我永遠不會被洗腦加入這個教派。如果我跑不出去,我就會自殺。”

李素娟終於回到韓國,但因為身無分文,已經沒辦法回美國的學校繼續學業。但她努力重建生活,已經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她說:”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我還愛我的家人,雖然這聽起來很冷漠,我不能原諒他們的所作所為……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我永遠不會再請他們回到我的生活中。”

她說:”他們在邪教中陷得如此之深,以至於我根本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如果他們都已經人在斐濟,難有善終。”

(Visited 4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