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和國69歲華誕前夕,看到中廣核朋友的朋友圈,才知道中核有一位中國核武器、核工業歷史上的傳奇人物-彭士祿院士(有點繞,至於中廣核和中核的區別,請自行度娘,不過中國核電人同氣連枝的精神由此可見一斑),而我也才意識到,正是有了這樣的傳奇,共和國才能踏踏實實過生日。

彭士祿院士

點開連結,一個傳奇的存在,一個壯闊的人生展現在我的眼前:純正的紅二代(“農運大王”彭湃的二兒子,這紅的成色夠足了);讀了2年小學(1936-1938,澳門聖若瑟書院),5年中學(1940-1945,延安中學),9年大學(1949-1951,哈工大和大連工學院;1951-1955,蘇聯喀山化工學院和莫斯科化工機械學院;1956-1958,莫斯科動力學院),而其中僅僅學了2年核動力專業,就成為了中國核潛艇首任總設計師(之前央視報導的黃旭華院士為副總設計師,也是彭士祿院士的繼任者,二老戰友情深,同為中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連核反應爐啥樣都沒見過,就能讓中國第一代戰略彈道導彈核潛艇成功下水並發射潛射導彈,之後更是華麗轉身,成為秦山核電站首任董事長;1994年,成為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現為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中國核工業集團顧問。

面對這樣的一份學經歷,我感慨萬千:

一是連核反應爐都沒見過就能造出核潛艇,今天中國的晶片人應該更有信心了,因為現在的條件可比彭院士那時好得多;

二是再一次感受到周總理大無大有的胸襟,自已一無所有,包括子嗣,但卻為中國人民、中國革命做出了無數貢獻,留下了許多革命傳承的火種。除了咱們熟悉的李碩勳之子和本文的彭士祿院士,還有許多革命者的後代,如瞿秋白、蔡和森、蘇兆征、張太雷、趙世炎、王若飛等等烈士的子女,都由他親自安排人照顧,而這些孩子也都在各自崗位上為共和國做出了應有的貢獻;

三是彭家一門忠烈,一家八位為革命犧牲,六位被追認為革命烈士,文革期間家族還曾遭受過迫害,直到習仲勳同志1978年主政廣東,才為彭湃的遺留親屬、家族成員平反。而除了彭院士,中國著名數學家、中科院彭實戈院士(彭湃侄孫),彭伊娜女士(《南方週末》創始人,廣東省政協委員,彭湃孫女)也都不辱門楣。而海豐縣也是人傑地靈,除前文彭家上下外,陳炯明(粵系軍閥之父)、陳其尤(原致公黨主席)、馬思聰(著名音樂家)以及呂以輦(數學家,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主任)等,包括同為共和國英雄的黃旭華院士,都是海豐人。

四是共和國光輝歲月的延續,也是每一個中國人世代奮鬥的過程。彭老92歲了還在書寫傳奇,而你我也應攜手共進,讓使命傳承,我們離耄耋之年還有大把時間,只要能溶入這滾滾歷史洪流中,你我,也可成為傳奇!

作者簡介:

李雨桐,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學博士,政協四川省第十二屆香港特區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研究員、上海交通大學國家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澳門新紀元研究中心會長。

(Visited 1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