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7日,中國央行宣佈再次下調存款凖備金率,向市場釋放7500億元資金,官方稱目的在於降低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來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外界解讀認為,此舉目的在於繼續實行貨幣寬鬆政策,以抵禦貿易戰等外部因素帶來的經濟增速下行的痛感。

幾乎與此同時,美國勞工部稱,美國失業率創下4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路透社援引美聯儲主席表示,美國經濟前景「相當樂觀」,他感覺經濟即將進入超低失業率和通脹溫和的「歷史罕見」時代。

中國經濟負面消息增多,美國經濟表現強勁,這將為貿易戰下一輪交手或談判帶來變數。

「央媽發錢,財爸減稅」

央行此次下調存款凖備金率1個百分點,本次降凖之後,大型與中小型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凖備金率分別為14.5%與12.5%。

本次降凖大約釋放資金1.2萬億元,其中用於償還10月15日到期的MLF4500億元,此外還能釋放7500億元的資金。

這是中國今年連續第三次降凖。美國則連續三次加息。分析人士稱,現在中國的凖備金率還遠未達到甚至接近歷史最低水平(6%),如果經濟下行的壓力持續存在,那麼今年底前繼續降准將是大概率事件。

不僅如此,兩個多月前,央行出人意料地推出高達5020億元一年期MLF(中期借貸便利),被解讀為「放水」和「送蛋糕」。

在中國社交媒體,中國的央行被戲稱為「央媽」,財政部為「財爸」。「央媽」降凖的同一天,「財爸」也表示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同時抓緊研究更大規模的減稅、更加明顯的降費措施。

副作用

星展銀行分析報告稱,愈演愈烈的貿易戰使中國經濟增長逆風航行,貨幣寬鬆政策正被實施以衝抵這一風險。

多家機構預測,2018年第3季度中國GDP同比增速將回落至6.6%,而第四季度可能進一步回落至6.4%左右。中美貿易摩擦的加深將會進一步削弱進出口部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

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稱,中國目前投資繼續放緩,市場非常消極。「因此,中國只好扭轉一直堅持的去槓桿政策,轉而採取各種措施來增加金融流動性。」

但多次降凖,也帶來副作用。降凖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匯率,貨幣寬鬆必然帶來匯率的壓力。今年底如果美聯儲繼續加息,還會加大貨幣流出壓力,影響國內投資。

「近半個世紀來最低失業率」

中國忙不迭推出政策應對經濟下行風險,美國卻迎來利好消息。

美國勞工部周五發佈月度就業報告顯示,失業率降至近49年低點的3.7%,薪資穩步增長,表明通脹壓力適度,可能緩解對經濟過熱的憂慮,並使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美聯儲)保持在漸進加息軌道上。

美聯儲主席在這一數據公布前就表示,經濟前景「相當樂觀」,他感覺經濟即將進入超低失業率和通脹溫和的「歷史罕見」時代。

也正因如此,不同於中國不斷採取的「貨幣寬鬆」政策,美聯儲上周進行了今年以來的第三次加息,並在會後的聲明中去除了貨幣政策保持「寬鬆」的措辭。

路透社稱,雖然美國製造業對美中貿易戰升級愈發憂心忡忡,但看似並沒有影響他們的招聘。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美國從中國進口要遠多於中國從美國進口,這也解釋了為何貿易戰對中國和香港股市的打擊要遠大於對美國股市的打擊。

陸修泉也認為,對中國而言,現在不是硬碰硬的好時機——大環境對特朗普十分有利。

分析人士稱,貿易戰中,中國的風險在經濟上,美國的風險在政治上。然而,強勁的經濟表現使特朗普政府在中期選舉中可能佔據優勢,為下一階段的貿易戰增加籌碼。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