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無雙》

《無雙》談的是偽鈔,而電影文本本身,就是一張像真度極高的偽鈔。《無雙》故事很複雜,也很簡單:李問(郭富城飾)是個失意畫家,靠模仿大師畫假畫維生,與同是畫家的女朋友阮文(張靜初飾)同居。後來阮文名成利就,獲人賞識,在不同國家辦畫展。此時,一個外號「畫家」(周潤發飾)的人乘機接近落泊的李問,招攬他加入偽鈔製作集團。在此,我們看到非常紮實的偽鈔資料搜集功夫,由線條畫工、紙張化工、油墨調色,到水印製版、成品印刷都巨細無遺。「畫家」既似指揮官,也像隻手遮天、邪門霸道的黑幫老大。

電影劇照

劇情發展下去,觀眾知道故事是假的、畫家是假的,只有製作偽鈔的過程是真的。編導擺你一道還不夠,為了令《無雙》更無雙,原來愛情都是假的,女朋友只是個翻版(有點像《慾望的謊容》)。當最後李問對易容的秀清說「你想我變成怎樣就怎樣了」,我心裏暗怕,難道連李問都是假的?我可受不了短時間內連續三個「無雙」啊。幸好,擺了觀眾兩道後,沒有重蹈當年《無間道》的覆轍,來個全片最假不了的結局。

《無雙》製作無疑非常精良,美術、道具、資料考究仔細程度驚人,聰明地用偽鈔偽畫說偽故事,創作野心很大。最難得是,雖為合拍片,卻全無陸味,而且「舊式」港味很濃(如一面對金三角毒品軍閥就要呯呯嘭嘭亂戰),演員也有親切感。幾場槍戰,拍得迫力十足,火力強勁(雖然跟影片走精密細緻路線的風格有點不搭調和過度炮製),看大爆炸有手榴彈火箭炮,看發哥有雙機槍Mark哥,《無雙》驟變戰場版《賭神》、《喋血雙雄》、《英雄本色》,照顧了老中青三代影迷胃口。

電影劇照

集各作品之大成

電影中的李問是個出色的「像真畫師」,擅長把各種大師風格和技法融入一張畫布當中。《無雙》也貫徹了集其他作品大成的路線,除包攬上述八、九十年代的經典港產片,故事原型也跟獲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的電影《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異常相似。由於「致敬」得非常明顯,儘管劇情一扭再扭,奈何情節太熟悉,就不見深刻。參考是可以,同是麥莊(麥兆輝、莊文強)出品,獲譽為港版《教父》的《無間道II》,不是很有自家特色嗎?

電影中的人物性格和言行也不太一致。「畫家」在李問口中是神秘低調的人,但現實裏更像個囂張狂妄的魔頭。他出席畫展,開車劫油墨,連殺人都親力親為,最後把整條村的人殺光再剷平,又有幾低調呢?《非常嫌疑犯》的Keyser Soze才是真正的暗黑魔頭吧。

電影劇照

《無雙》的結構也像大衛芬查(David Fincher)的《搏擊會》(Fight Club)。《搏擊會》中自卑挫敗的主角妄想得到強大能力(肉體和意志),最終幻化成Tyler,一個虛擬的精神慾望投射作自我實現。即使兩人言行和思想對立,終極的精神層面卻是同步的,這才是真正的一體兩面。然而,李問和「畫家」都找不到彼此同步的訊號,純粹換一張臉,將「畫家」換成李問,把幾場戲再演一次來自圓其說,也不顯得特別高明,更有點勉強,很多情節要自行「腦補」。當然,比起有類似劇情,也同樣有城城主演的《殺人犯》,《無雙》就高章好多。

當世上只有偽鈔

故事熟口熟面,但畢竟麥莊總有話要說。電影出品人之一是上海阿里巴巴影業有限公司,其傳奇創辦人馬雲在2016年一個投資大會上曾豪言壯語:「假貨比真貨更平、質素更好」、「假貨並非打擊名牌(貨),而是一個新的經濟方式。」

假貨的競爭對手從來不是真貨,而是假貨間鬥真鬥平,馬雲真有洞見。當願意創造真貨的人愈來愈少,反而用盡心力做假貨的人愈來愈多,就自然通街都是假貨/偽鈔。唯一分別只剩下質素高的偽鈔和質素低的偽鈔了。可悲嗎?才不,很多人用偽鈔用得不亦樂乎呢,還為自己手上那張像真度極高的偽鈔而沾沾自喜,偽鈔易賺嘛,能買(假)東西過活就好了。最麻煩的,就是那班少數堅持用真鈔的人,簡直在破壞新的經濟方式。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