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克·休瑟爾(Rick Huether)的家族自20世紀40年代起就在美國馬里蘭州經營一家製造企業,所以對於維護美國藍領人士就業這件事,他比較有發言權。然而現在,他和美國很多製造業者一樣感到擔心。

裏克·休瑟爾的家族自1948年開始就一直經營著這一家金屬罐材公司。

今年三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外國進口的鋼材和鋁材徵收高額關稅,表示這是出於保護這些產業的需要。但是這樣的舉動,卻沒有保護數以百計的其他企業,其中就包括休瑟爾的獨立罐裝公司(Independent Can Co)。

他的公司僱用著400多人,年銷售額超過1億美元(7700萬英鎊),而他們要依賴從歐洲和加拿大進口的鍍錫鋼材,用以生產像餅乾罐和咖啡罐這樣的專用產品。

新增關稅政策預計會在今年令他們增加150萬美元的額外支出。而休瑟爾表示,新關稅已經令他損失了一些長期客戶——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氛圍下,他們轉而與中國企業合作。

「我們需要強大的鋼材產業——這是毫無疑問的,」他說,「但是我認為他們並沒有想清楚後果。」

美國總統特朗普稱,重振美國的鋼材和鋁材產業是國家安全的關鍵,但是現在,一些企業卻因此付出代價。

為了緩和企業的憂慮,美國商務部表示,將會允許企業申請關稅豁免。金屬製造業者可以在一個公眾諮詢期內對相關政策提出異議,之後商務部會就相關申請進行裁定。

不過,這一程序未能平息爭議,反而帶來新的混亂,因為多家公司提出申請令商業部應接不暇。大約有800家企業,其中包括獨立罐裝公司,遞交了超過34000份申請,提出美國國內原材料存在質量不佳、運輸滯後以及產量不足等問題。

至9月10日,當局就其中的4300多份申請作出決定,批准了大約55%的申請。不過,大部分申請仍然沒有結果,獨立罐裝公司的申請和其他很多企業一樣,都處在懸而未決的處境當中。

「這非常令人沮喪。假如能夠買本國產品,那麼所有的東西我們都會買本國產的,」休瑟爾說。他遞交了超過30份申請,並且估算自己為了推進申請程序,已經花費了大約10萬美元。「我們只有在本國產品質量問題迫使我們從海外進口的時候,才會那樣做。」

「打開了蟲罐子」

遲未有決定的狀況也引來共和黨和民主黨人的多番游說和尖銳批評,指有關部門缺乏透明度和組織性微觀管理能力。同樣沒有逃過外界關注的是,很多申請被拒都是由於鋼鐵製造業者的反對——這一產業與政府關係密切。

例如,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就曾經是鋼鐵公司老闆,而紐柯鋼鐵公司(Nucor Corporation)的領頭人則曾在2016年總統大選當中做過特朗普的顧問。

這只是美國製造業經歷的陣痛嗎?

商務部曾經兩次覆核程序,啟用更多工作人員,也令製造業者有更多機會回應反對申請,但是外界的負面情緒仍然高漲。「這裏面沒有標凖,」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資深學者查德·鮑恩(Chad Bown)說。「所以,這當然會像打開了一個蟲罐子一樣,任何人得到(豁免)都會引發擔憂,這是偏袒,是腐敗,反正就是不透明。」

「短期的調整」

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就是反對休瑟爾申請的其中一家公司,該公司拒絶評論政府的辦事程序。

不過,該公司已經重開了一座高爐,而且還凖備再重開一座。該公司一名發言人表示,公司的擴展計劃顯示,它有能力滿足美國的需求。

馬里蘭大學商學院的退休教授彼得·莫裏奇(Peter Morici)表示,在11月美國國會選舉前夕,政客們正在誇大問題。

他表示,隨著美國鋼材和鋁材生產者的產量增加,製造業者提出的那一類問題應該會得到緩解。

「從短期來說,是有調整上的問題,」莫裏奇說,「從長期來說,沒有一種鋼鐵是我們這裏造不出來的。」

休瑟爾擔心,價格上漲將會令他的客戶不再使用他的產品,而轉向紙包裝或者塑料包裝。

但是,分析過豁免申請的莫卡特斯中心(Mercatus Center)資深研究學者克里斯汀·麥克丹尼爾(Christine McDaniel)表示,很多公司確實等不起,特別是美國國產金屬需求飆升已經導致價格上漲的時候。

「最終,這還是要從企業、持股人或者消費者那裏補回來的,你逃不掉,」她說,「而中小型的製造業者正在首當其衝地感受著這一切。」

密蘇里、印地安那、伊利諾伊以及其他州的一些公司已經宣佈數以百計的裁員,另一些公司則取消了擴張計劃,或者將資源轉向海外。

獨立罐裝公司在9月提高了價格,打破了自己在年初定價的慣例。

他們還凖備將原本由臨時工負責的低技術工種轉為自動化生產,以降低成本。

休瑟爾說,他對於獲得豁免並不感到樂觀,尤其是商務部在鋼鐵製造商反對下拒絶了一些申請之後。

他仍然希望政府能夠與加拿大等盟友達成一些協議,但是彼得森研究所的鮑恩說,這種事情能很快發生的機率也不高。

鮑恩指出,特朗普重新談判的貿易協議——比如修訂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讓關稅仍然存在。

獨立罐裝公司在1929年起家,當時鋼鐵業的興起在巴爾的摩的港口一帶催生了一系列與金屬有關的企業,如今獨立罐裝公司是至今仍屹立不倒的少數幾家公司之一。

休瑟爾的家族在獨立罐裝公司創辦20年之後接手。他表示,自己重振藍領就業的目標與特朗普是一致的,但是關稅並不是正確的工具。

「這不是他們這樣做的初衷,」休瑟爾說,「我們成為了犧牲品。」

(Visited 6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