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家屯即使出走也不失忠誠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許家屯「葉落」才能歸「根」
許家屯「葉落」才能歸「根」

百歲許家屯今年6月29日在美國逝世,終於可以完成葉落歸根的心願。據悉,北京允許出走美國的前中共中央委員、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的骨灰可以送回中國。這位被開除了黨籍的中共忠誠老黨員,早年出走時承諾只是請假旅遊,26年後完成了這漫長的海外旅程要回到祖國了。

許家屯的骨灰已經安放在美國家中,等待起程回國。子女們正在許家屯老家江蘇如皋為他整理安息之處。許家屯的太太也安葬在此,他,終於可以與分隔數十年的太太「團聚」了。

因為和前總書記趙紫陽一樣,肯定北京天安門廣場學生運動是愛國民主運動,許家屯需避走美國「旅遊休息」。他向鄧小平、楊尚昆請假,說是旅遊休假,一走就是26年。在我和他十多次的訪談中,晚年許家屯唯一的心願就是葉落歸根,這種願望非常強烈。在他病重期間,北京得到消息,派出五人代表前往表達善意,也表達了可以葉落歸根的中央意見。沒有想到的是,真的是到許家屯「葉落」後才能歸「根」。

生前很關心香港事務

即使人在國外,不在其位, 許家屯生前還是很關心香港事務。2012年採訪許家屯,正值特首選舉,問他唐英年、梁振英之爭,他會支持誰,他很認真的說,我不會說,不想給香港添亂。其實他自有想法,自有觀點,真的是不想影響香港。

去年年初到美國訪問許家屯,談到佔中後的香港,他表示,現在香港阻力也很大,這是國際性的阻力,所以我說:「現在(中央政府)處理的很好。」(紀:那梁振英呢?您覺得?)許家屯說:「梁振英無所謂,主要是中央的政府,他只是奉命,我看這個人本事不大,我在的時候就沒有看中他。我在香港的時候就沒有看中他,我挑選人的時候沒有他。」

但上面他對梁振英的評論,文章刋出時被他刪掉了,原因也是不想添亂。

問到許家屯,他挑選人的標準是什麽?許說:中生代,第一條就是要能幹,要老實,不是什麽愛國愛黨的意思,但是要對共產黨沒有惡感,比較能夠聽話。都是比較普通的標準,沒有什麽馬列主義,從馬列主義去要求這些人,相差太遠,不可能。「你要從香港實際出發,毛澤東講的,到一個地方,要深民意,要看這個地方的人民喜歡什麽東西。要適應他們,首先要適應,然後才可以做工作,你不適應,怎麼能做工作?所以,要合流,我當時提出來,『出污泥,合流,不合污』。」

北京派人到許家屯家探望

據悉,北京來人在他病情少許好轉出院後,到許家屯的家探望,問老人有何要求,他卻閉口不講要求,而是大談「道德經」,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葉落歸根本來就是人性,是道德。

這位1934年入黨的老革命早已經被開除出黨,但他臨終前還認定這個組織,在病重送往醫院時告訴親友,將他的病況告知北京中辦,希望讓總書記習近平知道。對許家屯來說,雖然在非常時期「申請」外出旅遊,但還是遭到開除黨籍處理,不過許家屯仍然忠誠於這個黨。

他多次對我表示,並不後悔所做的一切,「我也不會明哲保身,作為一個共產黨人,不能完全從公出發,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但公與私發生矛盾時,私服從公還能做到的。」許家屯後來被開除了黨籍,但他沒有放棄對辯證唯物主義的信仰,自認「還是一個非黨的馬克思主義者」。

長期養成的黨性原則讓他一直堅守着自己的底線。有北京來人願意將他的意願帶給高層,他表達了落葉歸根的想法,並保證低調行事,也不要求恢復黨籍,原因竟然是「畢竟我出來後也拿過人家的錢」。

回憶錄獲35萬美金稿費

許家屯出走時倉卒,身上僅帶1萬港幣,機票也是兒子幫買的,後來是新聞人陸鏗幫忙聯絡寫文章在信報發表,許家屯感謝信報老板林行止,第一篇文章就給了2萬美元稿費,以後寫書,獲得35萬美金的稿費,解決了他的生活問題。很多人聽了許家屯的故事表示,像他這樣的共產黨高級幹部現在很少,出走的腐敗官員,哪個不是數千萬,數億的。有誰出走,還像他那樣給中央寫信請假的?一走之後,人都找不到。

《許家屯回憶錄》
《許家屯回憶錄》

《許家屯回憶錄》也是經再三斟酌,他多次對我說,都想來探聽他知道的秘密,「但有些東西不能講,要保密,作為革命者,我沒有放棄理想。有些講出來會影響大局,我講出來,不是為當局添麻煩嗎?而且,我不僅要考慮北京,我要替中國革命考慮,為中華民族考慮,我出來已經添了亂。」

他說自己的《回憶錄》是充滿了情感和理想的,認為可以公開,可以講的才講,不該講的堅決不講。「共產黨在香港的情報組織,有哪些人,你能講嗎?我在香港,大陸所有的情政組織我是一手抓的,是統一領導的。但我不能講,講了不是亂了套?」問他,梁振英是不是共產黨員,他笑而不答。

回憶錄中很多問題沒有觸及到。許家屯對我說,保留很多,而且有些東西今後也不易講的,說是沒有什麼東西不能講的,我看,世界上不能講的東西多了,我這裏就有很多。

星雲大師高度評價許家屯

佛光山開山長老星雲大師最早在洛杉磯接待許家屯,接受我訪問時,星雲大師表示,許家屯在我那裏住了一年多,是在西來寺後面的小房內。他跟外界很少接觸,人家也不能影響他,他可以安定下來反思。他一個人很寂寞,我有時間就去和他聊天,我們是同鄉,他會講什麼時候參加共產黨,我跟他講什麼時候出家。我發覺他的行政、文學觀念很進步,很有智慧。一般人的思考不如他那樣銳利,很有見解。「政治思想上,對共產黨始終忠心耿耿,給我們談話都講共產黨好,維護共產黨。那時,我對共產黨還不了解,只到大陸去過一次,就聽他講。在美國對共產黨沒有顧忌,聽他講也沒事。如果在台灣早年,聽都不敢聽,他講得慷慨激昂,我想,這是一個老革命。」

解開達賴喇嘛的一個謎

曾經多次採訪達賴喇嘛,有一個謎一直無解。1954年,年輕的達賴喇嘛來到北京參加全國人大,並當選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在他離開北京的前一晚,國家主席毛澤東深夜11點把他叫到他的住處,穿着睡衣拉着達賴喇嘛的手說,非常喜歡他,以後有任何事情可直接向主席報告,一定會第一時間回覆他。

1959年,解放軍要進西藏,達賴喇嘛連續給毛澤東發了三封電報都沒有回音,直至他往南準備逃走時還停留了10多天等待毛澤東的回音,一直無果,最後被迫離境出走到印度。

許家屯告訴我,1954年他曾經在南京接待過達賴喇嘛。1959年,就在達賴喇嘛在西藏南部等待毛澤東的回覆時,南京接到了北京的文件,要求各地不得阻止達賴喇嘛,讓他離境,離開中國。原來,毛澤東並不想留下達賴喇嘛,所以根本不會給他回覆。許家屯說,如果再見到達賴喇嘛,會勸說他擁護祖國,不要搞分裂。

不是共產黨員,許家屯對黨同樣忠誠。■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