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10月18日,由浙江省新聞出版廣電局與中國美術學院聯合主辦的國際專業紀錄片大會開幕。大會以“我紀錄事實”為宣言,宣導記錄片回到真實本源,回歸人文關懷的價值觀。不同於第一屆意在挖掘現象的“事·情”之主題,今次的主題“世·界”有著更大的格局與視野,對於紀錄片本身的認知也在突破某種界限。

第二屆西湖國際紀錄片開幕式上,評委悉數亮相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會議“D20 提名”評優單元、“IDF 創投”提案單元中,包含很多與中國現實直接相關的紀錄片。如評優單元的《二十四號大街》,就是取材於中國很多大城市不斷進行的棚戶區改造工程。按照導演潘志琪的闡述,“我希望通過二十四號大街的建設變化,去參照老蘇的現實生活和他的家庭狀況,以此去思考在一個高速發展的大時代個體的生存權益。”

全球首映的評優紀錄長片《丘山》,被導演當做了自己的一面鏡子,以便探討“在這個壓抑浮躁的現代社會中,人該如何轉而向內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所以主人公丘山在經歷了一番對自我的審視與質疑後,決定離開浮躁的城市,在山中尋找自己的內心。這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經濟狂飆突進之後,留下的時代命題,在物質蓬勃與精神匱乏之間,很多人變得浮躁、迷茫。何去何從,既是個體的思考,也是內含著對國家方向的焦慮。

天地、我、眾生,大會開幕式更像是一堂生動的哲學課

而在“IDF 創投”提案單元中,對於中國現實問題的映照,則更為直接,北京清理低端人口、農民工子弟學校、北京宋莊、大齡剩女、農村留守老人和兒童等等,諸如此類的題材悉數成為青年紀錄片創作者關注的對象。

以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為背景創作的《棒少年》,講述了北京市郊一群孤兒和問題少年,在70歲老人的帶領下訓練棒球。一場大火,北京清理了幾百萬人,棒球基地也被限期搬離。為了備戰比賽,球隊無奈轉到廣東中山集訓。而原來的棒球場周圍,不到半年的時間成了超級大工地,一座座住宅樓陸續豎起。

雖然該片只是記錄了已經發生的事實,可在題材的探索上,較之於以往明顯大膽了許多。畢竟,對官方來說,北京那場大火之後對於所謂“低端人口”的清理之舉,已經成為不願再提起的“傷疤”。

此外,由導演梁君健執導的記錄長片《四季的問候》,則是以北京打工子弟學校作為背景展開。不同於以往的“底層敘事”框架,在導演鏡頭裏的這群孩子,他們的少年時代,同樣是充滿了光芒和期待的。在這裏,生活雖然艱辛,但是壓抑不住他們的生命力和好奇心。

在新聞發佈會上,來自中國、日本、義大利的專家與導演,一一回應了各方關注的焦點問題

不得不說,《四季的問候》還是過於樂天派,因為在現實中,類似的蒲公英學校的農民工子弟學校,很多已經被關閉。原本在這類學校就讀的孩子,也早已不知去向。今年8月,北京最大打工子弟學校黃村學校,便遭到其所租用的土地產權方雇傭的保安強行封鎖、停水停電,該校師生隨後也被要求在限定時間內全部撤離。

不管是北京清理低端人口還是打工子弟學校被查封,亦或是像《帝國夢》從普通底層視角來詮釋宏大且抽象的“中國夢”,這些都是在中國現實發生的“真實事件”,當通過紀錄片這樣的“媒介”呈現出來,不知道能喚起多少人對於現實的關照,以及對於國家背後個體命運的思考。

(Visited 1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