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色力量」 决定誰入主白宮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美國拉丁裔年青人遊行示威
美國拉丁裔年青人遊行示威

近年美國的「棕色力量」即拉丁裔選民增長迅猛,主要是得益於大量合法和非法移民的湧入,以及這一族群的高生育率。根據美國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一份最新研究報告估計出,截至2015年12月,美國移民人口達6100萬,其中四分之三,即4530萬,是合法移民和他們的子女;剩下1570萬則是非法移民和他們的子女。該報告表示,目前近五分之一(移民人口佔總人口的18.9%)的美國居民爲移民家庭,遠遠超過美國近代移民人數比例紀錄。在1970年,美國移民人口只有1350萬,佔美國人口的6.6%,15個美國人中有一個是移民。但自2000年以來,移民人數就增長了1840萬。

皮尤稱,拉丁裔選民大幅增加主要是因爲美國出生的一大波拉丁裔後代長大到了投票年齡,剩下的部分是新來的拉丁裔移民和移居到美國本土的波多黎各人。

「棕色力量」究竟有多大,首先要看其總人口數,二看選民數,三看可能投票的選民數量。根據皮尤的統計,在今年的投票人口中,拉丁裔佔了11.9%,僅次於非裔選民12.4%的比例,共計2730萬人。其中18至35歲的年輕選民佔了44%。而在2012年,這一比例爲10%。

相比而言,2012年,表示投過票的有資格拉丁裔年輕選民只有37.8%,遠低於61.8%的整體投票率。皮尤指出,教育程度高的選民投票率通常比較高。從教育程度來看,拉丁裔選民有至少有48%的人擁有大學學位,不過仍遠低於亞裔(73%)與白人(63%)選民。

「棕色力量」的選舉籌碼

《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說:「新一代美國人是美國歷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代。」如果55歲以上美國人中有3/4爲白人,那麽在18至34歲美國人中白人僅佔56%,在未成年中甚至低於50%。報道特別指出,這些最新變化會很大程度影響今年的大選,因爲拉丁裔、非洲裔和亞裔等美國少數族裔通常是民主黨的支持者。該報稱:「白人和老年人的投票率都很高,這是共和黨獲勝的唯一希望。」

從美國的選舉制度來分析,拉丁裔在大選中的實際影響力,主要取决於他們在「戰場州」中的選票數量及地位。從選舉歷史上看,戰場州往往可以「一州定乾坤」。從選舉基本面看,一看其人口,二看其選舉人票。而佛羅里達、俄亥俄、內華達和科羅拉多州等關鍵搖擺州將成爲戰場州,拉丁裔選民倒是會成爲左右選舉的一股重要力量。

以佛羅里達州爲例,佛羅里達州有1800萬人口,是美國人口排第四位的州,在這些戰場州當中人口最多,有選舉人票29張。佛羅里達州在2000年大選中,成爲了戰火硝烟最密集的州布什與戈爾的點票風波至今讓人記憶猶新。

皮尤指出,佛羅里達州是接收波多黎各移民最多的地方,自2012年至今,移居至美國本土的波多黎各人約有13萬。這些移民都具備美國國籍,有權在美國大選中投票。有資格投票拉丁裔選民在該州佔比爲18.1%。這些選票足以改變選舉結果了。

另一「戰場州」內華達的拉丁裔選民增加速度最快,有資格投票的選民數量比2008年時激增了70%,預計到選舉時其佔比爲17.2%。在科羅拉多州,有資格投票的拉丁裔選民佔比預計爲14.5%。

在科羅拉多州,有資格投票的拉丁裔選民佔比預計爲14.5%。若選情膠著,在這幾個州,「棕色力量」完全有可能成爲一錘定音的力量。

在2012年大選中,拉丁裔壓倒性地投奧巴馬,而不是投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投票比例爲71%:27%。而在2014年在國會議員競選中,拉丁裔對民主黨的支持有所下降,對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支持率分別爲62%和36%。

「棕色力量」會投誰的票?

而在今年的大選年,民主黨提名人希拉里主張非法移民合法化。而共和黨在移民問題上採取的强硬立場,尤其是特朗普表達的毫不掩飾的反墨西哥移民的激烈言辭,可能會促使更多拉丁裔轉向民主黨,甚至可能會推高拉丁裔選民的投票率。從這個角度來看,共和黨候選人在對拉丁裔的政策傾向,將有可能毀掉共和黨的努力。

《華爾街日報》與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在5月份聯合做的民調顯示,68%的拉丁裔選民支持希拉里, 只有20%支持特朗普,如果特朗普最後與希拉里對决,希拉里在拉丁裔選民中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出48個百分點,遠高於她在其他選民中比特朗普高出的3個百分點。

「棕色力量」要什麽?

本次大選,拉丁裔選民關心的首要議題是移民改革,其次是就業問題。從兩黨的政策來看,民主黨對移民更寬容,贊同給予非法移民合法身份爲目標的移民改革。因此多數「棕色力量」即拉丁裔選民也支持民主黨。而共和黨對移民的態度則比較複雜。一方面需要新移民作爲勞工,另一方面,由於保守主義的立場,對移民改革或反對或保留。特朗普與希拉里,在移民問題上一左一右,顯然希拉里會獲得更多的「棕色力量」的支持。

特朗普陣營也意識到,他如果要奪得白宮,就不能忽視「棕色力量」。對於移民議題,特朗普的支持者表示,特朗普反對的不是移民,他反對的是非法移民。特朗普的團隊聲稱,人們並不了解特朗普的這一點,這是因爲人們急於將他視爲一個種族主義者。

同時,共和黨方面也意識到必須爭取拉丁裔的支持。不能不說共和黨做了很多拉攏拉丁裔的工作。共和黨競選團隊將目標瞄準了拉丁裔中的年輕人。今年一月,共和黨曾經發布了一個耗資近30萬美元的競選廣告,畫面中22歲、來自科羅拉多州普韋布洛(Pueblo)的西裔人士Mario Ruizi,一邊用手指撥弄一個混音設備,一邊自豪地說,他是他們家族中第一個從大學畢業的人,告訴大家他們已經實現了美國夢。

美國本身就是一個移民國家,號稱世界移民的「熔爐國家」。爲何擔憂移民?原因是美國近年來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國際競爭也面臨各種問題。因此,當下的美國人對移民的態度非常複雜。一方面,從經濟利益角度,美國勞動力市場需要移民,尤其是需要廉價勞動力的採摘、種植、清潔、園丁,當地人不願意幹的髒活累活,新移民填補了空白。 但另一方面,在經濟不景氣的當下,許多人感受到龐大非法移民人數帶來的壓力。《華盛頓郵報》稱,「大赦」年輕非法移民會加劇找工作和上大學的競爭激烈程度。■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