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中醫世家,吳凡偉從小就耳濡目染,受到中醫的薰陶。在「醫不三世,不服其藥」觀念的影響下,他進入了中醫藥大學正式學醫,投身於中醫行業後的吳凡偉才發現,中醫的發展在如今的社會已經是困難重重。

吳凡偉接受《超訊》採訪

作為中國的國粹之一,中醫歷經了中國歷史的長河,經過一代又一代人的傳承,才得以流傳至今。但是,在當今社會,面對著西醫的衝擊,國人的質疑,中醫的發展面臨著重重考驗與挑戰。在這之中,一些依然堅守的中醫,正在努力想辦法,將中醫這一國粹傳承下去。現任深圳市寶安中醫院副院長、廣州中醫藥大學副教授的吳凡偉就就是其中的一分子。

從小就沉浸在中醫世界

吳凡偉的父親是一位中醫,村民們時常去吳凡偉家找他父親看病。吳凡偉從小就有很多近距離觀察父親治病的經歷,他十分感興趣,每次看到父親為村民治病,他都會默默得將方法記在心裏。久而久之,吳凡偉也會用一些「土辦法」為村民治療。

以前的中國農村,婦女經常挑著很重的擔子走在石頭路上,常常會足跟痛,在人體委中穴放血能夠緩解這一症狀。父親教會吳凡偉如何識別委中,進行放血。在父親不在的時候,吳凡偉就敢為病人放血了。

吳凡偉舉了很多農村「土辦法」的例子。雖然是土辦法,卻能治病。後來漸漸耳濡目染,在這些「土辦法」的影響下,他對中醫慢慢產生了興趣。

吳凡偉稱這些「土辦法」是民間中醫「一個一個病治出來的」。民間中醫是遇到什麼病就治什麼病。雖然他們不知道這是什麼原理,但通過當民間中醫,能夠學到很多治病的辦法。

「那個時候的醫患關係也很純粹,看病不要錢,沒有收錢這個概念。你找到我家來,我給你把脈,開個方子,你自己去撿藥。治好了之後,村民一般會送隻雞給你,或者扛一袋子花生,拿點南瓜、花生、芋頭、番薯之類的東西。那個時候糧食十分稀缺,因此覺得做醫生很有成就感。」吳凡偉說。

在高考填報志願的時候,一開始吳凡偉沒有報考中醫專業,他認為自己已經懂中醫了,想要在大學學習一門不一樣的專業。但命運的安排、父親的堅持,最後他還是進了廣州中醫藥學院,從此他的人生和中醫再難以分開。

中醫在中國面臨的挑戰

進入大學的吳凡偉認識了國醫大師鄧鐵濤。鄧鐵濤在SARS治療期間,治癒了200例病情,而且沒有一例出現後遺症。而相比之下,西醫的治療則出現很多後遺症,股骨頭壞死是其中最主要的病症。這讓吳凡偉有了「中醫並不比西醫差」的信念。

不過,吳凡偉無奈地說,現在中國國內是一片的西醫壓倒中醫的局面,中醫很沒有地位。他認為,受文革影響,中醫教育出現斷檔,很多中醫放棄了自己的職業。「但在那個時期,教育高校裏面最缺失的便是中醫的人才。很多民間中醫也已經被打怕了,大家都不敢正兒八經的去行醫。 」

中醫的教育體制也因此出現了問題,吳凡偉對時間線進行了分析:「因為缺乏中醫老師,四十年前大學出來的中醫本科畢業生,都慢慢變成了西化的人才,再後來,這些人才又成為我們的教授,無論是教師還是教材,都十分西化。」據吳凡偉回憶,這其中造成的後果十分明顯,他班上的80幾個同學,除了他之外,沒有一個去做中醫,全部成了西醫。

吳凡偉並不認可視中西醫為非黑即白的觀念。「從整個人類醫學的長廊來看,是沒有中醫和西醫之分的,它就叫人類醫學。只不過就是你能解決病痛,你能將病治好,那你就是個好醫生。 」

對於現代社會中醫面臨著各種挑戰,吳凡偉將這些挑戰歸納為老百姓的不信任、中醫的人才、中藥的培育、醫院的管理體制。

第一、老百姓的信任問題。吳凡偉認為,這種局面是因為中醫太少造成的。「真正的中醫很少,社會上魚目混珠的太多,特別是那些明明是中醫藥大學畢業出來,卻沒有真材實料的偽中醫,更害人。」

吳凡偉說,一些民間中醫,跟著老中醫學幾天,弄到了幾條方子,就自己去開診所。一些江湖騙子,學兩招中醫,就說自己很厲害。一旦出現事故,人們都將責任推給中醫,中醫的名聲慢慢被搞臭了,「莆田幫」就是靠這種方式上位的。「『莆田幫』的第一桶金就是借中醫之名治療皮膚性病來發財的。」吳凡偉解釋道,他們的治療手段十分簡單,將中草藥打成粉末,加一點點西藥的激素,就這樣賣到全國。

第二、中醫的人才。吳凡偉認為,不是中醫的水準不行,也不是學中醫的人的水準不行。而是現在所有的標準都是以西醫為準。多達六成的中醫專業學生在大學學的教材跟中醫無關,所以他們才對中醫沒有信心。「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到現在,在這20多年間,中醫因此在不停地沉淪。」

第三、中藥出了問題。首先是種植上面的問題。吳凡偉給出了淮山藥的例子。在土壤的最底層鋪一層六六粉,種出來的的淮山又大又漂亮。但是,六六粉是早已經禁用的一個劇毒農藥,對土壤影響很大,會慢慢滲透到植物。

中藥的炮製上的要求也十分高。吳凡偉說,中國現在還活著的老藥工,90歲左右的還有四個。一個大藥廠需要有一個老藥工。這些老藥工很厲害,幾百種中藥怎麼炮製都講得清楚,每一道工序都能掌握。

第四、現有醫院的管理體制有問題。現有醫院的管理制度績效,對培養中醫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作為中醫,需要對病人進行望聞問切,吳凡偉透漏,中醫每人每天看30個病人,就已經很累了。不像西醫「號脈」,隨手點個鼠標,就能把治療套餐給提了出來。

不忘初心 將中醫推向世界

看到現代社會中醫舉步維艱的處境,吳凡偉決定要做一些事來改變中醫的困境。為此,他聯合其他四個資深中醫,成立了一個中醫流派工作室。不同於其他單一的流派工作室,吳凡偉的工作室將各個流派綜合在一起,是深圳首個綜合性的流派工作室。雖然剛開始的時候阻力很大,也不被人看好。但是,他作為中醫的初心讓這個工作室走了下去。

現在,吳凡偉的中醫流派工作室正在研究,如何將中醫的語言轉換成世界的語言,將中醫現代化,讓全世界能夠聽懂中醫。而這對中醫的生存至關重要。

(Visited 1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