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媒體和英國報紙的調查報道說,早在1980年代特朗普就成為共產主義國家情報部門的工作目標。這是特朗普同俄羅斯關係曠日持久的指稱和爭議的最新發展。自2016年特朗普參加總統競選以來,他就一直受到關於同俄羅斯關係指稱的困擾。

特朗普的前妻伊凡娜在80年代被捷克斯洛伐克情報機構認為”不僅是有錢的美國公民”,而且發展”進入最高級的政治圈”。

此前的報道說,英國軍情六處前官員斯蒂爾曾受僱調查俄羅斯同特朗普的聯繫,他曾發現”證據”證明多年來莫斯科一直發展同特朗普的關係,他曝光的文件引起美國情報界的轟動,造成美國政治地震。

捷克的新聞周刊(Respekt)在今年早些時候曾經為俄羅斯雙面間諜斯克里帕爾中毒案提供線索,說那位俄羅斯前間諜經過交換間諜在英國定居後繼續同英國及盟國的情報機關合作,幫助他們破獲俄羅斯間諜。

英國《衛報》也對特朗普同俄羅斯的秘密關係發表過許多獨家報道和調查報道。這次《衛報》和捷克新聞周刊的調查發現,特朗普1977年同他的捷克斯洛伐克妻子伊凡娜結婚後,就受到共產主義國家情報機構的關注。

英國《每日電訊報》記者摩爾(Charlie Moore)說,捷克新聞周刊周末刊登的文章指出,捷克的對特朗普的情報活動可以看作克里姆林宮正在繼續進行的影響特朗普活動的一部分。

30年前早注意

最近發現的解密檔案文件以及冷戰時期的捷克斯洛伐克情報官員都指出,在1980年代後期,在布拉格的國家情報機構加強了對特朗普的情報搜集工作,試圖通過他得到「美國政府高層」的情報。

在1989年末蘇聯和東歐政治發生巨變期間,捷克斯洛伐克發生了所謂「天鵝絨革命」,結束了共產主義政權。之後布拉格在1990年代中期將6萬份捷克國家安全局的文件解密。但是大部分記錄都被捷克國家安全局銷毀。

特朗普在1977年同第一任妻子伊凡娜·澤爾尼科娃( Zelnícková)結婚後,據說他就成為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StB)跟蹤搜集情報的目標。

特朗普和伊凡娜在1992年離婚。伊凡娜為特朗普生了3個子女,小唐納德,伊萬卡和埃里克。

《Respekt》和英國《衛報》最新得到的檔案記錄顯示, 1988年美國大選後,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對特朗普的興趣大增。那次喬治·布什贏得大選。負責海外情報的捷克國家安全局第一局試圖”深化”同特朗普有關的活動。

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的前官員弗拉斯蒂米爾·達涅克(Vlastimil Danek)退休後住在名為Zadní Arnostov的小村,記者在那裏找到他。他證實了存在關於特朗普的情報搜集活動。這是他首次公開提到這個問題。他說:「當然特朗普是個令我們很感興趣的人,因為他認識許多人,甚至在美國政界都聯繫很廣。」

特朗普和伊凡娜在1992年離婚。伊凡娜為特朗普生了3個子女,小唐納德,伊萬卡和埃里克。圖為兩人出入紐約的社交場合,1989年。

「我們關注他,我們知道他有影響力。我們得到情報說,他想將來當總統。」

弗拉斯蒂米爾·達涅克說, 他在捷克國家安全局在布拉格的總部的上司也關注特朗普。「不僅我們關注他,國家安全局第一局也對他感興趣。外部知道一局是不是同克格勃分享關於特朗普的情報。這點我無法證實,也無法否認。」

他最後還說:「我不願意再對你說更多細節。事情都過去了,我想忘掉這些事情。我不想製造任何問題。」

“合謀”線人

伊凡娜·澤爾尼科娃出生和成長在捷克斯洛伐克西南部的茲林市(Zlín),而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對特朗普的情報搜集活動也在那裏進行。

據說伊凡娜的父親米洛斯·澤爾尼切克(Zelnícek)經常向當地的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提供情報,諸如他女兒從美國來訪,以及他女婿在紐約的生意等等。澤爾尼切克被列為「合謀」的線人。他和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的關係一直維持到共產主義政權結束。

1988年10月,在美國總統選舉前夕,伊凡娜·特朗普探望了住在茲林市的父母。檔案顯示,她「私下」對自己的父親預測布什會當選,他父親又把這個消息轉達給了捷克國家安全局在當地的官員。

捷克斯洛伐克國家安全局外派情報官員彼得·蘇裏(Peter Sury)中尉在1989年1月23日註明「保密」的文件中寫道,「那次選舉結果證實了消息的可靠性」。

蘇裏中尉說,預測來自”美國權力的最高層”。 伊凡娜「不僅是有錢的美國公民」,而且發展「進入最高層的政治圈」。

蘇裏還列出了可以採取的「行動要點」。他們包括繼續同澤爾尼切克保持「合謀關係」。捷克國家安全局的目標是得到關於美國外交政策,政治和經濟的更多情報,以及「美國情報機構活動」的情報。

蘇裏曾經擔任過捷克國家安全局在當地機構的第二號負責人,他仍然住在茲林市。他承認自己是那份文件的作者,這是他首次談論此事。「特朗普是個富商,我們對他很感興趣。不過我本人沒有從事對他的情報工作。我的同事做那些事。第一局關注此事。我不了解細節。」

蘇聯”克格勃”

檔案文件並沒有顯示是否在蘇聯的指示或影響下捷克國安局在將近10年期間搜集特朗普的情報。但是捷克情報人員經常同莫斯科安全機構的同行分享秘密情報,蘇聯情報機構在布拉格有很大的聯絡機構。捷克國家安全局官員許多直接為克格勃工作,即為”朋友”工作。

1987年夏天,特朗普和伊凡娜應在華盛頓的蘇聯大使尤里·杜比寧(Yuri Dubinin)的邀請去莫斯科和列寧格勒訪問。那次蘇聯之行由克格勃的外圍機構「國際旅行社」(Intourist)安排。從莫斯科返回美國不久,特朗普就宣佈他有參選總統的想法。不過他並沒有把總統參選計劃付諸實施。

來自捷克國家安全局的一些前官員的評論似乎說明,在冷戰後期莫斯科和布拉格都對特朗普產生了濃厚興趣。蘇聯和捷克斯洛伐克這兩個共產主義國家似乎都注意到特朗普的政治宏圖,並且試圖利用特朗普的親家作為獲取情報的渠道。

蘇聯對特朗普的情報努力究竟有多大規模不得而知。沒有任何相關的公開文件。不清楚克格勃何時開始對美國未來的總統建立了檔案。

不過報道指出,在1980年代中期,克格勃負責人克留奇科夫(Vladimir Kryuchkov)透露,他指責手下間諜官員沒有能在美國頂層建立關係。克留奇科夫向克格勃海外機構負責人髮出保密的個人性格的描述,指明潛在招募對象應具有的品質。

有意思的是,《衛報》報道引用克格勃招募的標凖似乎具有明顯的暗示性。因為來自諸如CNN和《華盛頓郵報》之類的美國主流媒體的大量報道都涉及特朗普的所謂道德腐敗,和虛榮等內容。

根據克格勃變節者奧列格·戈爾迪耶夫斯基(Oleg Gordievsky)向英國情報部門透露的指示內容,這些招募對象的個人品質包括腐敗,虛榮,自戀,婚外情和分析技能不足……文件顯示,克格勃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具備上述品質,而且在商界和政界呈上升趨勢的人,特別是在美國招募此類對象。

(Visited 1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