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選舉之前的「鐵幕」演說,日漸升溫的貿易戰,讓人擔憂中美之間可能走向「冷戰」式的全面對抗。

中期選舉結果會給中美關係帶來什麼改變?「新冷戰」是否會峰迴路轉?

接受BBC中文採訪的學者認為,不變的將是中美進入競爭時代的態勢,變數是中美關係的談判優先項可能會逐步明晰。與此同時,中美要避免在朝鮮半島、南中國海以及台灣三大敏感的區域問題上擦槍走火。

投票與彈劾

「習近平似乎認為等過了11月的中期選舉,特朗普會變弱,進而減輕(貿易打擊)。這是個很糟糕的賭博。」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7月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稱。

庫德洛是率先闡述中期選舉前中國觀望戰略的白宮要員。

在6月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的中國之行後,雙方就一直沒有展開對話。「這很不健康。」庫德洛說。9月底,美國宣佈開始對中國價值20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10%的關稅後,北京進一步取消了原定於一周後舉行的中美經貿磋商。

中美關係和美國中期選舉的關聯變得空前受人關注,除了貿易戰外,還源自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這一國際場合上公開指稱中國「不希望他或他所屬的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獲勝」。

特朗普還批評說,中國官方媒體早前在特朗普的「票倉」艾奧瓦州的報章刊登廣告講述中美貿易的好處,這是中國政府在報章的「宣傳」。

美國中期選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民主黨可能在眾議院的全面改選中重獲多數席位,但在參議院裏,35個改選席位中只有9個來自共和黨,民主黨很難在參議院挑戰共和黨的多數黨地位。一個廣受傳播的推論是,一旦眾議院被民主黨控制,就會發起對特朗普的彈劾。同時一個受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可能對特朗普施政帶來阻礙。但也有評論指出,彈劾特朗普很難實現,因為參議院需要三分之二的贊成票才能通過對總統的彈劾。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美國選民中有大批「沉默的特朗普支持者」。這批沉默的底層選民往往被忽視,但他們會「摸著腰包投票」。現在美國經濟很好,出現製造業回流,就業問題解決了。跟中國打貿易戰對他們有好處,這對底層是好事情。

「特朗普可能不會輸,可能還會贏。這和2016年的情況有點像。」他說。

更清晰的談判優先項?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副教授馬釗認為,中期選舉對中美大的局勢沒有太大影響。中美關係有爭端是兩黨共識,華盛頓現在聽不到表揚中國的聲音,對中國強硬已經成為「政治正確」的選項。

馬釗分析稱,如果共和黨獲勝,中美還可以回到談判桌。共和黨失敗,中美關係更麻煩,特朗普會找替罪羊,肯定不會把責任放在自己身上,中國是一個很好的靶子。現在是做一些輿論鋪墊,一旦有問題就會指責外國勢力插手。

「不論中期選舉哪一個黨勝利,甚至不論下屆總統是誰,中美關係都非常麻煩。中期選舉後,中美進入新競爭關係這一格局不會調整,」他說,大方向不變的情況下,中美競爭內容的優先項可能會出現調整。

美國目前在中美關係所有方向上都施壓、要價,但這種全面施壓很難產生具體效果。

「到底哪些是優先選項,哪些需要先實現,哪些可以作為價碼討價還價,這個可以調整。中美貿易結構會成為特朗普的優先項,赤字已經不是關注焦點,強調的會是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和貿易措施,」

優先項確定後,美國可能會提出具體的清單,中國也會願意聽聽對方的開價。

「中國不可能說你一罰款,我就立刻改造整套經濟制度,這不可能接受。特朗普到目前為止是用商人手段,故意不交底,讓中國最大程度投降。下一步應該是給中國開清單,雙方圍繞清單來展開談判。」馬釗分析稱。

潛在的衝突

夏明認為,中期選舉前美國已經完成了布局,和一些主要經濟體達成協議,抵制非市場經濟國家的挑戰,這個布局很大,甚至不惜失去中國市場。

台灣領導人蔡英文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和他通電話。

貿易戰之外,下一步中美其它衝突按可能性從低到高排序,可能出現在朝鮮半島、台灣和南中國海,其中南海發生摩擦的可能性最大。

「以前美國不鼓勵台灣刺激中國,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台灣不和中國搞口水戰,只是悄悄加強和美國的關係。台灣會變成大陸無法動手的一個區域。美國和盟國要捍衛南中國海公海自由航行權,雙方的強硬導致實質衝突可能性增大。」

(Visited 20 times, 20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