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經合峰會APEC周一(12日)在巴布亞新幾內亞首都莫爾斯比港正式開始第一天的會議日程前,澳大利亞和中國都已經動作頻繁。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承諾為南太平洋島國注資20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莫里斯還發誓要把與南太平島國的關係放在澳大利亞外交戰略的「前沿和中心」。

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則應東道主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彼得·奧尼爾(Peter O’Neill)邀請,在峰會日程外,單獨與部分南太平洋島國領導人會晤。

習近平不需要兜裏揣著支票去參加巴新APEC峰會。中國在南太平洋群島不斷擴大的投資勢頭已經至少持續十多年了。

為確保APEC峰會安全舉行,澳洲派出F/A-18E/F超級大黃蜂戰機、電子傳感飛機,將在摩爾斯貝港上空巡邏,可進行直升機起降的澳洲皇家海軍兩棲攻擊艦「阿德雷德」號(HMAS Adelaide)和其它幾艘軍艦將負責海上安全。

猛醒的澳大利亞人

澳大利亞的大支票是給南太平洋島國的,掏錢的動力卻是來自中國。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把南太平洋地區直呼為「我們的地盤」(our patch)。中國的腳踏上了澳大利亞人自視的地盤,留下一地中國腳印,讓澳大利亞人慌了神。

澳洲智庫洛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研究員普萊克(Jonathan Pryke)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採訪時分析說:「這一切(澳大利亞加大對南太平洋島國的投資)的背後,一個明顯的推動力是中國。中國在太平洋的存在已經讓我們非常明確的感覺到了。」

澳大利亞一直把南太平洋群島看作是自己的「後院」。但澳大利亞多年來對這個「後院」卻疏於料理。

自二戰以後,太平洋對澳大利亞人來說,的確是「太平」的。 除了有美國老大哥的保駕護航,與太平洋島國有密切聯繫的前殖民地宗主國,如英國、法國等,都是澳大利亞的傳統盟友。

中國人的到來,打破了這種傳統格局,讓澳大利亞感到了威脅,讓美國覺得不自在。

明示島民的中國標籤

應該說,澳大利亞對南太平洋島國的援助一直是有的,總投入仍大於中國。

但是,澳大利亞的援助迄今一直集中在教育、醫療、保健和政府服務等領域,對基礎設施的投資則是通過諸如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機構。

南太平洋島國抱怨澳大利亞人的投資缺乏效益和效率,許多都浪費在了官僚機構和諮詢公司身上。

相比之下,中國人乾脆利索,島國要什麼,中國給什麼。不但給錢,而且從設計修建到運營管理一條龍服務。修橋鋪路,建樓蓋館,一磚一瓦,看得見摸得著,立竿見影。

中國投資集中在島國的基礎設施項目。每個項目完工後,都會在醒目位置留下一個「中國援建」的標示牌,時刻提醒島民飲水不忘掘井人 。

巴布亞新幾內亞主辦APEC峰會會場之一的國際會展中心,是由中國援建。澳大利亞已向巴布亞新幾內亞派遣特種部隊,作為11月在莫爾茲比港舉行的APEC首腦會議的大規模安全行動的一部分。

巴布亞新幾內亞主辦APEC峰會的會場之一,國際會展中心,也是中國援建,或許是對入場的島國代表們的最好提示。

「債務陷阱」的擔憂

澳大利亞最新許諾的20億美元投資,是通過設立一個基礎設施銀行,南太平洋島國可以直接從銀行獲得投資貸款,用於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這標誌著澳大利亞對南太平洋島國投資的戰略性轉變。

澳大利亞被迫「向中國學習」的同時,也在指責中國在南太平洋島國推行「債務陷阱」外交。

澳大利亞前國際發展部長費爾拉範蒂-韋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抨擊中國用抵押貸款誘惑南太平洋島國,到處建設「無用的橋樑」、「無目的地的道路」和「白象」工程。中國則嚴厲駁斥澳大利亞是「抹黑中國」。

然而,中國援助變成「債務陷阱」的確是一個揮之不去的隱憂。

以湯加為例。湯加欠的外債超過2.3億美元,佔其GDP的約一半。外債的60%都是欠中國的。

湯加首相阿基利西·波希瓦(Akilisi Pohiva)今年8月曾呼籲南太平洋島國領導人協調聲音,要求中國減免債務。

波希瓦說:「斯里蘭卡的遭遇也可能在太平洋重現。」

中國對援建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深水港擁有有效期長達99年的租約,無力償還中國公司債務的斯里蘭卡政府不得不正式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使用權移交給中國。批評人士稱,此交易威脅到了斯里蘭卡的主權。

據澳洲智庫洛伊研究院的統計,中國自2006年以來提供給南太平洋島國政府的援助總額超過23億美元,其中三分之二以上都是押貸。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東道主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的邀請,在APEC峰會開始前先與部分南太平洋島國領導人單獨開小峰會,被視為中國表達誠意,打消顧慮的努力。

但是,只有承認「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南太平洋島國領導人有幸與習近平吃小灶。仍與台灣保持外交關係的島國只能吃閉門羹。

目前,圖瓦盧、帕勞、馬紹爾群島、所羅門群島、瑙魯和基里巴斯都與台灣有外交關係。

南海角力的自然延伸

然而,與中國進軍太平洋的戰略大布局相比,與台灣的「金元外交」唱對台戲已經成了一個小曲。

中國在南海建設永久性軍事設施,有了一個牢固的立足點後,向太平洋的縱深發展,挑戰美國的主宰地位,已成必然之勢。

伴隨著中國的民用設施建設和商業投資,是中國在太平洋越來越活躍的軍事存在。

在斐濟首都蘇瓦,中國援建的號稱南太平洋最高摩天樓的28層大廈正在拔地而起。摩天樓俯瞰的蘇瓦港裏,中國漁船是常客。

今年六月,一艘中國軍事偵察船駛入蘇瓦港,在澳大利亞的軍艦旁邊拋錨,著實讓澳大利亞人嚇了一跳。

在更靠近澳大利亞的瓦努阿圖,中國正在建設一個面積有一艘航空母艦大小的深水港碼頭。中國否認計劃把它用作海軍基地。但是,當人們懷疑中國在非洲之角吉布提建設永久性軍事基地時,中國也是矢口否認,但現在已經變成事實。

澳大利亞想要把踏進了它的「後院」的中國腳擠出去,美國要制衡中國在太平洋日益明顯的影響力,太平洋上的戰略再平衡角力才剛開始。

新西蘭代理總理溫斯頓·彼特斯(Winston Peters)接受新西蘭廣播電台採訪時說的一番話或許是對太平洋時局的一個很好的概括:

「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們處於一個地緣政治競逐更加白熱化的地區,因為我們留下了待填補的力量真空,而總有人會伺機填補。」

(Visited 2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