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文】自競選以來就向媒體宣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被「老冤家」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CNN)及其白宮記者吉姆· 阿科斯塔(Jim Acosta)告上了法庭。

特朗普在記者會上與CNN記者交鋒

特朗普與CNN的鬥爭曠日持久,自他競選期間延燒至今。雙方走到對簿公堂這一步,直接的導火線是在數日前的白宮記者會中,阿科斯塔曾與特朗普長達一分多鐘的言語交鋒。特朗普一度連續說了六次「夠了」,嚴厲指責阿科斯塔是「人民公敵」。

阿科斯塔的白宮記者證在當日即被吊銷,引發了這樁訴訟。

訴訟雙方怎麼說?

美國時間13日, CNN及阿科斯塔向特朗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副幕僚長希恩(William Shine)桑德斯與美國特勤局等正式提起訴訟。

白宮的新聞發言人就此發表書面聲明,稱CNN「嘩眾取寵」,白宮將會全力應訴。

聲明形容,阿科斯塔的行為「既不合乎規矩也不專業」。他在記者會當天向特朗普提了兩個問題,並且拒絶把麥克風交給一位白宮實習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名記者不正當地拒絶禮讓別的記者。」

在18頁的訴訟狀中,原告指被告沒收他白宮記者證的行為涉嫌違反美國憲法第一、第五條修正案以及相關的行政程序。

保護新聞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載明,國會不得制定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的法律。第五修正案則表明,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

原告稱,失去了白宮記者證之後,阿科斯塔無法履行首席白宮記者的職務,傷害了原告受第一修正案保護的權利。在記者證被沒收前,阿科斯塔未收到白宮的直接相關通知和任何的書面解釋,也未有辯解的機會,因而特朗普等被告侵害了記者受第五修正案保護的權利。

對於侵害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新聞自由權,白宮辯稱,第一修正案不只為一名記者服務,阿科斯塔干預了別的記者的提問機會,並且,CNN約有50名記者也擁有白宮記者證。

由於特朗普是因職務原因而成為被告,他們的訴訟費用將由美國政府而非他們個人來承擔。

爭端從何而起?

這場爭端起源於數日前一場十分戲劇化的記者會。11月7日,中期選舉結束剛剛落下帷幕,特朗普召開面向百餘位國內外記者的白宮記者會,在開始後不久就點到阿科斯塔提問。有超過20年記者經驗的阿科斯塔擔任CNN的美國政治記者超過五年,從今年一月開始擔任CNN的首席白宮記者。

阿科斯塔質疑特朗普在中期選舉競選期間,使用「侵略」一詞來形容離美國尚有數百英里的中美洲難民大潮。特朗普多次打斷他的發言,堅持使用「侵略」一詞是凖確的。當阿科斯塔追問時,特朗普再次打斷他說:「實話說,我覺得你應該讓我來管理這個國家,你來管理CNN。如果你做得好,你們的收視率就會更高。」

阿科斯塔接著追問關於通俄門調查的問題,特朗普反覆說:「夠了,放下麥克風。」一名女實習生試著從阿科斯塔手中取回麥克風,他用雙手握住麥克風,說了句:「不好意思,女士」,接著繼續提問。

特朗普此時短暫離開了講台,回身湊到麥克風前說:「CNN應為有你這樣的人為他們工作為恥。你是一個無禮、糟糕的人。」 在前後一分多鐘的交鋒中,特朗普連續說出六次”夠了”。

另一位提問的記者試著為阿科斯塔辯護,稱他是一個勤奮的記者。特朗普回嘴說:「老實說,我也不是很喜歡你們。」幾秒後,特朗普又繼續攻擊阿科斯塔,「當你報道假新聞—CNN報道很多假新聞—你就是人民的公敵。」

路透社的記者在推特上發佈事件的照片,稱他沒有目擊到阿科斯塔對女實習生有任何不恰當的行為。

當晚,阿科斯塔試圖返回白宮作直播報道時,特勤人員將他攔下,告知他的白宮記者證已被吊銷,要求他交出記者證。

阿科斯塔被撤銷的記者證被稱為「hard pass」,即是無需事先申請即可隨時出入白宮媒體指定區域、隨行總統登上空軍一號的證件,以便記者快速應對新聞熱點。只有經常需要出入白宮的較少數記者持有此證。其他記者若要進入白宮報道某個新聞事件,需提前至少24小時申請當日凖入證,並要經過繁瑣的安保程序,需要等候安保人員陪同進入白宮區域。

新聞發言人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其後稱,這是由於阿科斯塔「把他的手放在一個年輕女生身上」,指當一名白宮女實習生試著取回他手中的麥克風時,兩人產生了肢體接觸。

阿科斯塔否認這個說法,稱他只是嘗試握緊麥克風來繼續提問,並指白宮的說法是「謊言」。

白宮記者協會隨即發表聲明,反對白宮以沒收記者證的方式來懲罰記者,要求政府收回成命。「(記者與總統之間)這樣的交鋒,雖然看起來令人不安,但代表了我們國家機構的力量。」

後續可能如何發展?

不少法律人士認為,原告頗有勝算。專攻第一修正案的律師阿巴姆斯(Floyd Abrams)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原告有很大的勝算,除非白宮能夠證明記者當時的作為有暴力傾向。

哥倫比亞大學奈特第一修正案學會的主任傑夫(Jameel Jaffer)也認為,政府不能因不同意記者的立場,而將他們排除在白宮之外;觀點不能作為新聞媒體是否有權利參與記者會的評判標凖。在去年的一樁訴訟當中,聯邦法院曾裁定,特朗普不能基於推特網友的觀點意見,而將他們放入黑名單當中。

然而,白宮也可能辯稱,撤銷阿科斯塔的記者證不是出於他的提問或立場,而是由於他擾亂了提問的程序。

記者以妨害第一修正案權利為由起訴總統,在美國曾有先例。在約翰遜(Lyndon Johnson)政府時期,白宮特勤局曾經拒絶為《國家》(Nation)雜誌的一名記者出具記者證,稱他曾與約翰遜的一名幕僚發生打鬥。記者提出起訴並在1977年勝訴,但那時約翰遜已卸任總統八年之久。

CNN和阿科斯塔雖有勝算,但這場官司可能歷時多年。期間白宮有可能採取息事寧人的手法,低調返還白宮記者證。

官司的後續發展依然充滿未知,但毋庸置疑的是,在特朗普時期,美國人對媒體的信任度創下新低。調查機構蓋洛普與奈特基金會合作的2018年調查顯示,43%的美國人認為媒體支撐美國民主社會的效果「非常差」或「差」,只有28%的人認可媒體的表現。

正如特朗普所說,散播不正確資訊的媒體的確成了人民公敵。蓋洛普的另一項調查發現,71%的民主黨人和76%的共和黨人表示網絡上的錯誤虛假資訊是一個大問題。儘管兩黨支持者對「假新聞」的定義迥異,但至少在反對「假新聞」上,他們達成了少有的共識。

(Visited 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