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文】米歇爾回憶說,她是在芝加哥的一個夏夜愛上了奧巴馬。她是如此形容當時心中所感:「我對他的情感洶湧澎湃,混合著慾望、感恩、滿足和驚異。」

米歇爾·奧巴馬回憶錄展現鎂光燈下光鮮亮麗前第一夫人的另一面:一個曾流產、有過婚姻困惑,一個深愛丈夫同時又憎恨特朗普充滿七情六慾的鮮活女性……

以「成為我」、「成為我們」、「成為更多」三部分組成的回憶錄《成為》,展現了鎂光燈下光鮮亮麗前第一夫人的另一面:一個愛憎分明、充滿七情六慾,經歷過流產與婚姻困難時的痛苦與脆弱、一個憎惡特朗普,一個深愛丈夫的鮮活現代女性……

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出版回憶錄中披露許多生活私密細節,包括曾流產、通過試管嬰兒手術懷孕、婚姻曾面臨困境等。她也少有地直接批評特朗普,因他攻擊奧巴馬的言論置她家人於危險境地。另外,她會競選美國總統嗎?米歇爾也在書中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不為人知的米歇爾

米歇爾坦言,20年前曾經經歷流產,感到「迷失和孤單」。「我當時覺得很受挫,因為我不知道流產是很常見的,我們通常不談論它。」

「我們沉浸在自己的悲痛當中,感到心碎。」 她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經歷,讓即將為人母的年輕女性知道,流產是常有發生的現象。

當米歇爾34歲的時候,她意識到「生理時鐘正在倒數」,決定通過試管嬰兒的方式懷孕,懷上了女兒瑪麗婭(Malia)和薩莎(Sasha)。

在外界看來,奧巴馬夫婦是情比金堅的模範夫妻,但米歇爾在新書中披露,她與奧巴馬的婚姻曾經歷難關,為此兩人曾接受婚姻心理輔導。尤其是在奧巴馬的政治生涯初期,他在州議會工作,兩人聚少離多,米歇爾曾在家中為自己注射排卵針。

「我知道有太多年輕夫婦很掙扎,認為他們做錯了什麼。我想讓他們知道米歇爾和奧巴馬雖有很棒的婚姻、深愛著對方,但依然需要在婚姻中付出努力。」

她坦言,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之前,她曾經對此有所懷疑,擔心加重家庭壓力。她最終點頭答應丈夫參選,是因為相信他會成為一名偉大的總統。

《成為》是今年最受矚目的名字回憶錄書籍之一,有超過30種語言版本將在世界各地出版,其中包括中文簡體版。這本書超越了2015年美國作家哈珀·李的《守望之心》(Go Set A Watchman),成為預定量最大的成人書籍。

在華盛頓市中心的書店裏,《成為》被放在了當眼的位置,就在數周前出版、揭發白宮內部爭端而引發全城熱話的《恐懼》(Fear)旁邊。

米歇爾在426頁的新書中記錄了她從芝加哥南城的童年生活、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求學時期、作為前律師和醫院管理者的職場抉擇、與奧巴馬相識相戀的故事,以及她「在世界上最有名的地址裏度過的時光」。

她披露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白宮時刻,也是奧巴馬八年執政期中他感覺最艱難的一天。那是2012年12月的桑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School)槍擊案發生當日,奧巴馬聽聞20名小學生與6名教師的死訊,遭到了沉重的心理打擊。米歇爾在書中寫道,那是奧巴馬擔任總統期間唯一一次請求她在工作日之中陪伴他。

「永遠不會原諒」特朗普

在2016年民主黨黨代會上,米歇爾為希拉里助選的演講中一句「他們越沒有底線,我們越要高尚」(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成為競選期間和之後被反覆引用的金句。自此,她甚少公開表達政治意見,離開白宮後尤其低調。

在書中,她罕見地以直接有力的筆觸批評特朗普,指他一再無理質疑奧巴馬的出生地,危及她家人的安全。她擔心有心理狀態不穩的人會提著槍到華盛頓,甚至會攻擊她的兩個女兒。

「為此我永遠不會原諒他(特朗普)。」米歇爾在書中寫道,「這整件事是瘋狂而卑鄙的,當然,底下是藏不住的偏見和排外主義。」

對此,特朗普不甘示弱地回擊稱,「永遠不會原諒奧巴馬政府對美國軍隊的所作所為,他沒有投入應有的資金」,指責奧巴馬擔任總統時削弱了美國的國防實力,「讓這個國家變得非常不安全」。

然而,米歇爾為新書受訪時,極少提到特朗普的名字,也不願多談論特朗普當政的現政府。

居高不下的關注度

儘管已卸任公職,奧巴馬夫婦的人氣依然居高不下。奧巴馬依然是民主黨內最有號召力的政治家,在中期選舉競選期間,頻繁為各州的民主黨候選人站台。

同時,奧巴馬夫婦涉足的領域已超越了政治,儼然成為了一股文化現象。

在華盛頓國家肖像美術館,每個周末都有民眾排隊觀賞奧巴馬和米歇爾的官方畫像。美術館也設計了大量以兩人為主題的紀念品,供仰慕奧巴馬夫婦、懷念上任政府的民眾購買。

隨著新書發表,米歇爾也將回到公眾視野,她即將展開新書巡迴演講會。演講會第一站將在她的家鄉芝加哥舉行,還會巡迴到波士頓、華盛頓、洛杉磯、底特律、倫敦等城市。

米歇爾在倫敦的演講門票在開票後幾小時內就宣告售罄,門票在網上一度被炒高至數千英鎊,還有超過四萬人在購買門票的等候名單上。

演講會的門票價格也成為輿論熱點,門票價格從30美元起,最貴的VIP門票高達3000美元,是美國一線明星演唱會的最高價門票的三倍。買家可以坐在演講會的前排,並與米歇爾拍照、交流,及獲得一本她親筆簽名的回憶錄。引人注目的高票價也引來一些網民的質疑,特朗普也指出,米歇爾「拿了很多錢來寫書」。

離開白宮後,奧巴馬夫婦兩人回憶錄版權費高達6000萬美元,出版權由著名出版商企鵝藍登書屋投得。這是出版界罕見的高價,遠高於在奧巴馬之前的兩任總統的版權費。

克林頓卸任總統後出版的回憶錄《我的生活》(My Life)版權費為1500萬美元,小布什則以《抉擇時刻》(Decision Points)收獲1000萬美元的版權費,而希拉里2014年的回憶錄《艱難抉擇》(Hard Choices)據報為她帶來1400萬美元的版權收入。

但奧巴馬夫婦的高價版權費也意味著,出版商可能會將米歇爾演講會收入的大部分收入囊中。另有10%的門票收入將捐給當地的慈善機構、學校和社區團體。

除了出書之外,奧巴馬夫婦還將進軍影視界,他們與在線視頻服務商網飛(Netflix)簽訂了協議,將合作製作關於兩人的電視和電影。

「米歇爾2020」?

由於米歇爾在選民中的高人氣,期待她在2020年競選總統的呼聲一度甚高,在社交媒體和民主黨集會中,「米歇爾2020」的說法時常出現。而出版回憶錄又恰恰是許多政治人物競選公職前的預熱。在米歇爾宣傳回憶錄的過程中,關於她會不會競選美國總統的問題不免被反覆提起。

「我沒有任何競選的意圖,從來沒有。」 米歇爾在回憶錄中明確表示。她已故父親曾擔任地方選區代表職位,她童年的玩伴是民權運動家、參議員傑克遜(Jesse Jackson)的女兒,早期她通過他們窺探過政治世界,其後與奧巴馬經歷了白宮八年,政治顯然並沒有給她留下好印象。「我從不熱衷政治,過去十年來的經歷幾乎沒有改變這個想法,我依然反感它的骯髒。」 她在書中寫道。

然而, 這並不意味著米歇爾遠離政治。「我會投入到比一場選戰、一個領袖或新聞故事更大更強的浪潮當中,那就是樂觀主義。對我來說,那是一種信仰,也是恐懼的解藥。」

(Visited 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