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屆東盟峰會及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昨日正式在新加坡閉幕。經貿議題和中國南海問題是峰會上最大的焦點。

此次,除了東盟十國首腦,包括中國總理李克強、美國副總統彭斯、俄羅斯總統普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印度總理莫迪等國家領導人也出席了峰會或相關會議。東盟峰會成為了展現各國外交關係最新走勢的風向標。

美國干涉南海問題被菲律賓懟

由於總統特朗普沒能出席此次峰會,代表美國政府到場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表現自然引發了各界關注。不過,不少媒體報導彭斯所用的關鍵字都是“傲慢”。有評論指,彭斯此次在新加坡參加會議期間的種種行為,都盡顯其帝國色彩的傲慢以及對東亞國家的輕蔑。

在第6屆“東盟-美國會議”上發言時,彭斯的開場白就是“我們都同意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沒有帝國與侵略行為的位置”。

彭斯口中的“帝國”,其實暗指中國。他還批評中國在東亞南正進行以基建為名的“債務外交”,又高舉南海“自由航行”,使本就充滿爭議的東南亞區域日益“軍事化”。

不過東盟各國領導人對彭斯的說法似乎並不買賬。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在會議期間就表示:“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存在是現實,美國和其他各國都應意識到中國的存在。美國等國家在那裏的軍事行動終將釀成軍事衝突。” 而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也在會上多次批評特朗普政府的表現。

其實,中國在週三(14日)的“東盟-中國峰會”上,早已與東盟達成共識,要在未來3年之內確立規範各國在南海行為的“南海行為守則”。此項準則旨在告訴東南亞國家在南海如何避免衝突,包括和平解決紛爭、自我克制及確保船隻及飛機,可按國際法有航行自由等。在東盟各國都願意與北京以和平方法解決爭端之時,美國作為域外國家,其實不必多加干涉。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還正與中國協商一份共用中國南海水域油氣資源的協議,香港《南華早報》曾在8月8日報道,菲律賓外長卡耶塔諾(Alan Peter Cayetano)稱,杜特爾特總統已批准成立一個工作組,研究中國與菲律賓雙邊具有爭議的南海地區共同進行勘探的計畫。

中國東盟貿易談判取得進展

此次東盟峰會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舉行,而中國與東盟之間的貿易夥伴協定談判取得一定進展,可與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相抗衡。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此次峰會開幕時就明言,東盟國家要更加團結,面對挑戰,堅守多邊主義原則。

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在峰會期間也參與了有關經貿的發言。李克強強調,有關會議將進一步推動中國和東盟關係的發展,並希望能在2019年完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談判。

據悉,RCEP包括東盟十國、中日韓、印度及澳洲,將覆蓋世界近一半人口和近三分之一貿易量,協定提倡成員國互相開放市場,形成區內經濟一體化,希望整合共同市場吸引外資,提高區內國家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日本共同社報導稱,這份協定被視為可以對抗保護主義的核心,但過去5年談判沒有重大進展,報導引述談判消息人士說,印度不想大幅削減關稅,日澳希望在電子商務上有更高水準的共識,特別是在保護知識產權的問題上,各方仍然有所分歧。

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

BBC中文網援引李克強在峰會發言指,今年RCEP相關的談判已取得實質性進展,中方會採用互利、靈活的態度同各方繼續推進談判。當美國還在貿易戰中推行“美國優先”的原則時,不知是否注意到了中國與東盟之間持續推進的貿易談判進展。

文在寅苦等彭斯 杜特爾特睡覺錯過4場會議

據悉,此次東盟峰會中也出了不少有趣的小插曲。外媒報導,美國副總統彭斯週四(11月14日)在東盟峰會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會面時竟然遲到,文在寅空等了15分鐘後,彭斯才緩緩出現。有美國記者透露,文在寅在會晤前“苦等”期間,中途無奈便打了個小盹。

文在寅與彭斯會晤

美國記者、《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約什·羅根(Josh Rogin )15日上午在推特上貼出照片,並附文:“韓國總統文在寅等彭斯抵達會場等了15分鐘,他完全都睡著了。”

此外,另一位認證為“彭博社白宮記者”的托盧斯·奧洛倫尼帕(Toluse Olorunnipa)也在推特上介紹,匆匆而來的彭斯在看到文在寅後說道,“啊,我的朋友”,這時,沉浸在小睡中的文在寅方才醒來。

雖然韓國一直為美國盟友,亦受美軍保護,然而彭斯只是“副”總統級別,即使大家時間上安排不周,理應是他等文在寅,而非文在寅等他。有媒體評論說,彭斯是有多麼驕橫,才會視一國之領袖如無物,以副總統之身份冷落總統?

美國媒體早有彭斯是特朗普背後的“影子總統”之說,據稱曾聲言要將特朗普“帶向耶穌”。而且,文在寅因為與彭斯會晤延遲,無法準時現身在東盟峰會期間的“東盟10+3”領導人會議,僅得由韓國外長康京和代為致開場白。

無獨有偶,另一位國家元首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也因睡覺在峰會期間鬧出了尷尬。

據英國BBC報導稱,菲律賓總統辦公室說,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錯過了多個會議,原因是他在補充睡眠。 一名發言人說,杜特爾特14日錯過了4原定出席的會議,原因是他在“補覺”。

杜特爾特還為自己的行為辯護說:“我打個盹怎麼了?” 菲律賓的發言人說,杜特爾特總統工作得非常晚,只睡了不到3個小時。當被問到是否休息夠了的時候,杜特爾特說,打個盹還不夠,但是足以讓他堅持熬過剩下的幾天了。

(Visited 8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