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周六(12月1日)的會晤,為僵持多月的貿易戰問題帶來突破,美國暫緩原定在明年1月1日提高中國商品關稅的計劃,中國承諾向美國購買大批農業及能源商品,美國設下了90天的談判期,一旦談判不成功,美國表明會繼續提升關稅。

分析認為,兩國暫時阻止貿易戰升級是預期之內的事,但這不意味未來的談判之路會暢通無阻,目前的「停火」只是90天,還要看中國能夠作出多大的讓步。美國也揚言,一旦兩國無法達成協議,便會依舊把關稅提升至25%。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4月6日,美中兩國元首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舉行會晤後,雙方也宣佈開展為期百天的貿易談判計劃,但最後這一「百日談判」並未阻止貿易戰開打。

中美貿易:沒有停戰

根據白宮聲明,美國總統特朗普同意不會把貨品關稅稅率提升至25%,維持之前定下的10%,中國會「立即」向美國農民購買農產品,亦同意購買「非常大量」的能源、工業等來自美國的產品。

雙方會就結構性改革啟動談判,特別是針對強制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及盜竊等議題,如果90天內無法達成協議,仍然會把10%關稅上調至25%。

協議中,習近平亦回應美國的訴求,包括把芬太尼定為管製藥物,以及重新考慮早前中國不批准的高通收購半導體公司恩智浦的交易方案。

中國外長王毅在中美元首會晤後對記者說,中方願意根據國內市場和人民的需要擴大進口,包括從美國購買適銷對路的商品,逐步緩解貿易不平衡問題。雙方同意相互開放市場,在中國推進新一輪改革開放進程中使美方的「合理」關切得到逐步解決。

BBC駐華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分析,這份協議不是「停戰」,而是「阻止貿易戰升級」,中國在這次談判中其實沒有放棄任何東西。中國這次反而得到了90日緩衝期,有時間讓雙方談判。

中國問題專家胡星斗對BBC中文表示,協議表面上看,是中國作出的讓步更大,美國對中國實行「全方位的施壓」,但仔細看,中國所作出的所謂「讓步」,實際上對自己也有好處。

胡星斗說,兩國這次達成的共識,是重要的突破,除了中國進口美國農產品、90天談判期以及避免美國在短期內繼續加徵關稅之外,對中國而言,更重要的是避免美國對中國進行技術、人才、教育等各個方面的制裁,使中美關係能夠有一定程度的恢復。

「當然也不一定完全能夠恢復(關係),但至少不能夠成為所謂的競爭對手,」他對BBC中文說,「中美兩國絶對不能成為敵人。」

他認為,在經貿政策層面上,談判成果可以令中國檢討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在減少補貼、減少貿易壁壘的同時,加強企業競爭及恢復經濟的活力,促使中國朝著真正的市場經濟發展。

胡星斗說,這次中美領袖會晤,幾乎是解決中美矛盾惡化最後一次機會,所以得到中方高度重視。而中美關係涉及到中國改革開放的問題,如果中美關係不斷惡化,會導致中國改革開放的倒退、國內民族主義持續的高漲,也會促使更多「自力更生」政策更多的出台,最終就有可能導致國門被關閉,改革開放出現倒退。

香港浸會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巫伯雄對BBC中文表示,今次的突破是貿易戰「沒有升級」,能夠減低市場的憂慮和不確定性,對市場有正面的作用。

巫伯雄認為雙方避免貿易戰升級是預料之內的事,因為「大家都覺得痛」,他指出,美國早前因為減稅措施令股票市場短時期地上升,但減稅效果遞減後,關稅措施的效果出來了,也令美國股票市場開始受壓,經濟有所放緩。

他說,在中國反制下,美國國內也有部分人及行業受害,例如大豆及肉類製品的出口大受打擊,這些行業的反對聲愈來愈大。

雖然在談判中,中國允諾向美國購買農產品、能源產品等等,但巫伯雄認為,是否向美國購買產品有一部分由市場決定,他認為這個承諾有點「政治秀」的感覺,亦可能只是一、兩年短期的承諾,務求「過這一關」。

「這個是正常的國際談判策略,這個承諾很政治術語,雖然(中國)國內有很多公營機構,但有很多由市場決定,」巫伯雄對BBC中文說。

談判難點

根據白宮聲明,中美兩國未來談判的重點,會在於「強制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及盜竊、服務業及農業」。

分析認為,知識產權保護將會是談判重點,同時也是中國需要改善的領域。

香港學者巫伯雄說,美國最長遠的考慮是恐懼中國科技發展會掩蓋美國,「美國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高科技,但當中國的高科技一路追上來,美國優勢喪失之後,基本上國際地位會下降,這個是最大考慮」。

BBC駐華記者麥笛文則表示,北京未來能否把市場開放到特朗普政府能接受的程度,仍然存在很大疑問。

澳新銀行的分析師認為,許多中國媒體過度解讀會晤成果,忽略了目前的「休戰」的只是90天,也刻意沒有提到美國要求中國需要作出的結構性改革。中美對中國就貿易自由化作作出的承諾有不同的解讀,這是一些難以短期內解決的深層次矛盾,目前難以確保美國政府對這次「停火」聲明有多重視,美國也沒有承諾不會把規模擴大,但相對地,白宮聲明第一部分,只是中國在芬太尼藥物上的讓步。

中國學者胡星斗表示,中國知識產權立法方面還不夠完善,除了立法,還要加強執法,加大懲罰力度,而如果知識產權的問題解決了,也能夠促進中國的創新發展,對中國亦有益處。

目前胡星斗對雙方未來的談判持「謹慎樂觀」的態度,主要問題在於特朗普是「善變」的人,對於承諾能否兌現是一個問號,不排除在談判過程中他會不斷加碼或提出新的條件。

不過,胡星斗認為中國也是一個大國,美國不可能單方向對中國無限制地提出要求,例如在朝鮮問題上,美國也是需要中國的支持和協助。

巫伯雄亦指出,中美貿易戰下,美國實行的關稅措施,是政府短期內緩和財政赤字的方法,但長期下去亦有可能減低生產力,所以貿易戰升級的機會本來就不大。

《華盛頓郵報》報道,這次會晤在中美經貿上並沒有帶來突破,貿易問題上只是回到幾周前的討論,而90日限期也是一個「甚具野心」的計劃,中國需要付出更多,才能夠與美國達成協議。

(Visited 2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