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發銀行專注綠色能源項目

專訪: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副行長PAULO NOGUEIRA BATISTA JR.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新開發銀行副行长PAULO NOGUEIRA BATISTA Jr.接受《超訊》記者專訪
新開發銀行副行长PAULO NOGUEIRA BATISTA Jr.接受《超訊》記者專訪

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新開發銀行)於2012年首次被提出,2014年成立,2015年7月21日正式開業,由金磚五國:中國、巴西、印度、南非以及俄羅斯聯合建立,總部設立在中國上海。新開發銀行的目標是為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提供資金,實現可持續發展。作為一個剛剛成立開業不久的銀行,新開發銀行的知名度雖然不算太高,影響力有限,但卻有著理念先進、項目具有戰略意義以及覆蓋範圍廣等優勢特徵。

在成都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超訊》獨家對話新開發銀行副行長PAULO NOGUEIRA BATISTA JR.。他向《超訊》記者介紹了新開發銀行的業務情況、與他方建立的合作以及此次參會的意義。以下是對話的內容。

超訊:新開發銀行是剛建立的新銀行,成立僅僅只有兩年而已。作為金磚國家的資金池,你們的運作順利嗎?有達到你們設立之初的目標嗎?

Paulo:新開發銀行本周才在上海開了我們的第一次年度會議,所有銀行的高層人員都去到上海進行重要事項的商討。在建立的首年,我們決定做實實在在的銀行業務,不僅僅做借款業務,也會涉及籌資業務。例如在第一年,我們所執行5個項目都是關於可再生能源、可儲存能源等。而在籌資方面,我們發行了首個以人民幣為形式的綠色債券,通過這種方式得到了大量的資金,然後投入到綠色項目當中,通過建立獨立的第三方認證制度去監督保障。我們本身就有綠色銀行的基因,是少數、甚至可以說是唯一從一開始就把綠色可持續發展寫在協定當中作為條例的多邊發展銀行。

超訊:新開發銀行的理念非常有趣,為什麼你們把綠色能源和基礎設施建設作為戰略重點呢?

Paulo:我们渴望成为一家名副其實的21世纪全球化銀行。在21世紀,全世界面對的共同挑戰是環境問題,需要一起努力解決。新開發銀行會做綠色能源之外的一些項目,包括傳統形式上的基礎設施建設,這都是很靈活的。但是,如果我們專注於能源並為此做出最大的努力,可以最優地解決環境問題和社會問題,也使我們更好地與未來的社會、我們的下一代相連。這是一個長期的項目,新開發銀行從現在剛成立,未來會逐漸變成一個覆蓋範圍更廣、佔主導地位的發展銀行。像我一樣的年長的人會逐漸退出,而年輕一代則會繼續接手這些项目,我們需要和新一代的年輕人建立更多的聯繫。

超訊:您認為中國在新開發銀行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呢?

Paulo: 中國扮演了一個非常關鍵的角色,是創立國之一,新開發銀行的總部也設立在上海。我們得到了上海市政府、財政部門、中國銀行等的大力支持。例如我們發行的第一個人民幣債券就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幫助。所以,中國在新開發銀行的發展過程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新開發銀行為五個創始國共同所有,每個國家都均等地佔有百分之二十的資本以及投票權。這是我們與其他的一些銀行不同之處,其他的一些銀行是被少數國家主要投資的,例如世界銀行以及IMF的總部設立在華盛頓,所以美國會在決議上有領導性權力。在我們新開發銀行,沒有國家是佔主導地位的。

我們按照簡單多數並且必須滿足大多數的原則來做決定,每一個決策都不會要求絕對地統一。這樣就意味著每一個國家都有主導權力。所以我們希望在做決策時能夠一致通過,但我們也同時會在出現意見分歧時做出決定,不會影響機構的團結。
而關於我們的新成員,這周我們在上海舉辦了首次的理事會年度會議,理事會的主要領導人與未來可能參與到新開發銀行的新成員展開了對話。所以,接下來的幾年,我們將逐漸地擴大我們的成員隊伍到高中低收入國家以及全世界所有的區域,包括拉丁美洲、非洲、亞洲、歐洲等。

超訊:美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金磚五國就被認為能夠刺激經濟的發展,取得新繁榮。現在,雖然美國的經濟有所增長,但是這五個國家的經濟增長卻有所放緩。您現在認為金磚五國仍然是經濟增長的主力嗎?或者您認為可以通過擴大成員的數量來解決經濟上的困擾嗎?

Paulo:讓我首先來解釋一下這之間的區別。

金磚五國是指政治上,由國家最高層次領導的組織。而新開發銀行則是金磚五國的創造物。新開發銀行擴大自己的成員並不意味著金磚五國會擴大自己的成員國。來自拉丁美洲的國家或者發達國家可以加入到新開發銀行,這都是金磚五國發展的一個過程。

回到剛才的問題,金磚五國確實遇到了一些難題。印度在這方面做得很好,經濟情況非常良好。中國雖然有一些問題,但是表現仍然非常強勢。在俄羅斯、南非和巴西方面,雖然它們的經濟正在衰退,但是它們並不會改變金磚五國和新開發銀行的目標宗旨。金磚五國和新開發銀行都是長期的項目,所以我們都不會被經濟波動以及經濟發展週期所影響。

的確,有些國家經濟正在高速增長而有些國家卻要面對經濟衰敗,但是我們必須把目光投放在長遠的未來,有很多關鍵的問題需要在更長的時間段裏被發現,特別是在GDP、經濟、人口、地理這四個最基本的指標上。這些都是可以表明國家獨立運作能力的指標,可指明此國家是否可以變成世界主要的力量。而這些力量合在一起則可以實現國際化的治理,但如今的世界局勢則過多地被北約的勢力控制,這些都是需要進行改變的。

超訊:那麼你們的任務是進行風險管控嗎?您提到了金融風險管控,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美國、日本、歐洲都實行QE,這些都造成了貨幣流通性氾濫,您和新開發銀行對此有何看法和應對措施?

Paulo:這種貨幣流通的氾濫是數量上的擴張,通常是非公約性地去刺激已經衰弱需要復甦的經濟。這些元素都十分直接,可以衍生出一個市場,有充足的流動性和低成本的特點。在這個市場裏,可以融資並且促進長期性的投資,例如在基礎設施上的投資與許多其他的機會。當然,這種市場也是非常波動、不穩定的,但我們會完善我們的機制去更好地應對這些挑戰。

超訊:那您認為G20會議,特別是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對於應對金融危機有幫助嗎?

Paulo:是的,G20是主要的經濟體之間的合作。自2009年以來,這是主要國家的財長以及央行行長齊聚的地方。他們花費一定的時間,使得相互之間更加了解,加強之間的對話溝通,這不僅僅是一個正式的會議,還是一個政府之間正式的對話峰會。這種親密的互動在金融危機發生的時期都是十分有價值的,會使得決策變得更加簡單。(資料整理/鄧焰譯)■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