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開篇,禮物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兩個「寒流」,小寒和大寒。二十四節氣中,西曆新年的第一個,是小寒,隨後將是大寒。小寒,將帶我們走入一年中最冷的時間。根據內地的氣象資料,大多數小寒,都冷於大寒。今年跨年,香港迎來最低溫度十點三攝氏度,這對於香港來說,已然是至寒。

筆者的公眾號「超然」發佈香港有十六名港人因低溫送院,其中十二名死亡,有北方友人大呼吃驚,零下幾十度不會凍壞,十來度的香港反倒會這樣。的確,大多數體虛或上了年紀的人來說,沒有暖氣片的十來度,就是要命的寒冷。

前幾日,未到小寒時,香港已經要「凍掉了耳朵」的節奏。雖然沒有漠北那凜冽的雪,也沒有高原似刀片的風,香港的潮濕西風,也足以凍煞怕冷寶寶們。抵禦寒冷,除了來源於外力地多穿衣服、添置暖爐等,還可以食補。羊,特別是生長在高原或漠北的羊,對於禦寒來說,是食補上品。

前不久由於北上出差,正值雪花飄零,凍到手腳透心涼。雖然身邊隨身攜帶阿膠秘膏方,專門對治冬日寒涼,但由於旅途勞頓、奔波耗神,以至於返回香港,無論怎的,緩不過來。手腳不暖,乃氣血不足之最表像。於是嘗試食療醫治。據《金匱要略》,當歸羊肉湯,是上好的溫中補虛之法。

剛好友人從內蒙寄全羊和羊肉卷到深圳,一斤涮羊肉片下肚,頓時全身氣血運化開,後背督脈向上,頗有熱氣蒸騰之溫暖感,但又沒有絲毫燥熱感。果然,羊肉只應高原來,平原上家養的羊羔羔,可能從先天來說,對抗寒冷和惡劣天氣的抗逆力還是不夠的。況且,肉質的確有區別,吃羊肉,最重要的是入口即化,甭管煮了多久,都不會出現嚼不爛或者木屑狀。

試著煮馬來西亞的咖喱羊肉,兩個小時的燉煮,羊肉仍然嫩滑著、柔細著、味鮮著,這是怎樣一種「肉品」。而且,咖喱的香料,主發散,能夠將燥熱的部分排出體外,更加不易熱氣。

還嘗試紅燒羊排,羊排肉乃「活肉」,因為骨頭旁邊的肉會經常細微運動,特別細膩。很多人不喜歡帶骨頭的肉,特別是國際友人,而筆者獨愛那骨頭上的「小肉」,打斷骨頭連著筋的「筋肉」,還有骨頭盡頭、骨連骨中間的那一小片「軟骨」。據說,軟骨素價值不菲,專門對治股骨頭壞死或者關節不適等症狀。治癒系的好吃,就是上天最美的造物。上好的食材,最佳的廚藝,專心的品嘗,用心的感悟,才能造就美食。

有人說,吃飯還想那麼多,累不累?這是享受,身心享受。看著鄰桌那味同嚼蠟的面孔,抑或邊吃邊玩手機的分神,有什麼比靜靜地吃一餐美食,來得更加「精神內守」。時間碎片化,物質極大豐富,欲望橫生的都市,我們給天地人融為一體的時間,太少太少。哪還有福享受上天的饋贈呢⁈

在香港,國際超市和街市的冷凍食品公司都可以買到新西蘭、英國等地的急凍羊腩塊,紅燒、煲湯兩相宜,試驗下來,膻味十足,肉質稍許緊實。不過,魂牽夢繞的羊肉美味,還是夏季那霍林郭勒山地草原烤全羊的味道。尤其是羊腿,嫩中有乳香,乳香伴草香的味道。更加念念不忘的,是那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佐以草原奶茶的特殊蒙古文化風情。

筆者在內蒙古草原

此味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嘗。草原特有的風吹草低見牛羊,猶如彩虹珍石般灑落在草原的蒙古包,飄揚悠遠的馬頭琴聲,才是天地人之完美融合。據說,內蒙古草原的草,百分之八十是補氣益中的藥,羊兒吃著最新鮮、最補氣、最豐裕的天然食物,乃吸收天地之精華。人在草原不識君,此情此景在心頭。

香港沒有草原,但有最方便的航班,也有貼近內地的高鐵線。來一場暖身食療之旅,說走就走,未嘗不可。實在不行,退而求其次,到深圳的蒙古大營作客,吃暖是內熱,穿暖是外衣。抵禦寒冷,從羊肉吃起。

(Visited 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