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之地》

《寂靜之地》由卡拉辛斯基(John Krasinski)合寫並導演,並且由他的妻子艾米麗•瑪麗•包萍•布朗特(Emily ‘Mary Poppins’ Blunt)出演女主角。這是一部燒腦的生存主義恐怖片,巧妙地運用恐怖題材的高概念電影手法:外星怪物消滅了地球上的大部分人類,但是因為它們沒有視覺,只能通過獵物發出的聲音來獵殺他們。這意味著片中男女主角和他們的孩子必須用手語交流,光著腳走路。即使是一個杯子掉在地上,或者一聲大笑都可能導致可怕的,幾乎是瞬間的死亡。克拉辛斯基拍攝這部低預算片子一絲不苟,對片中這個家庭遭遇的危險也認真對待。他不斷尋找新的方法來折磨角色和觀眾,但是情節的發展都符合劇情前提和背景的邏輯。《寂靜之地》會讓你為劇情的巧妙構思會心微笑,而又為緊張的節奏輾轉不安。

《小偷家族》

從某種角度來看,電影《小偷家族》中的幾個角色不僅僅是小偷,還是詐騙犯、綁架兒童犯和其他一些身份者。今年金棕櫚獎得主是枝裕和(Hirokazu Kore-eda) 製作的這部狄更斯式的社會政治戲劇,採取了一個同情的角度來展開。電影講述的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三代人之家,家主為柴田治(中川雅也飾Lily Franky)和信代(安藤櫻飾 Sakura Ando)。他們擠在一間狹小的東京平房裏,用一些小騙局和小偷小摸來補充微薄的合法收入。是枝裕和沒有把他們的犯罪浪漫化,而是通過他多層次的寫作和出色的演員陣容表現了這個家庭的成員的溫柔善良。於是,他們的行為看起來是合乎情理,甚至頗具英雄氣慨,他們的挫敗讓最鐵石心腸的觀眾也忍不住落淚。

《冷戰》

既不能在一起又無法分開的兩個戀人——維克托(托馬斯•科特 飾Tomasz Kot)和祖拉(尤安娜•庫裏克飾Joanna Kulig)於20世紀五十年代在波蘭相遇。當時維克托正在為一個政府資助的民謠合唱團招募歌手和音樂家。他們的激情讓他們穿越鐵幕,儘管他們一路上在爵士俱樂部和音樂廳玩得很開心,但他們從未感到滿足。繼奧斯卡獲獎影片《艾達》,帕夫利科夫斯基(Pawel Pawlikowski)這部新片描述大致基於其父母的回憶。他說,”他們都是堅強、出色的人, 但作為一對夫妻,他們是一場永無至今的災難。”但更廣泛的說,《冷戰》既是對一個歷史時期的精確審視,也是對移民生活的及時評論。此外,今年還沒有哪部電影擁有如此迷人的黑白攝影作品或者是如此琅琅上口的歌曲。

《假若比爾街能夠講話》

電影講述了一對年輕夫婦(史蒂芬•詹姆斯 Steogab Hanes,基基•萊恩 Kiki Layne 飾)被貧窮、員警暴力和制度化的種族主義撕裂的故事,是詹金斯(Barry Jenkins)根據鮑德溫(James Baldwin)的同名小說改編。據其內容,詹金斯大可以拍成一部激情的政治抗議電影。 但實際上,他拍攝的《假若比爾街能夠講話》卻如同一首溫柔的民謠,歌頌戀人、家人和朋友間的相愛治癒了內心的創傷。弗蘭科(Dave Franco)飾演的角色說,“我喜歡彼此相愛的人,黑色、白色、綠色、紫色,我都不在乎。” 更不可思議的是,詹金斯給人的印象是,他才剛剛發現了電影這一媒介。也就是說,你幾乎可以相信,他對情節敘事、顏色或聲音沒有先入之見,所以他需要自己努力弄明白如何將音樂和移動的畫面結合在一起。他製作了一部與眾不同的懷有夢想的、爵士樂風格的電影。

《寵兒》

蘭斯莫斯(Yorgos Lanthimos)擅長刻畫扭曲的當代社會,如他的電影《狗牙》、《龍蝦》、《聖鹿之死》等,所以很難想像他會如何處理一部關於英國皇室的歷史劇。《寵兒》和他的其他電影一樣古怪,但是他的其他作品都沒有這一部如此有趣、豪華或感人。故事發生在18世紀初,當時生病的安妮女王(奧利維亞 • 科爾曼Olivia Colman飾)依靠她最好的朋友、馬爾堡公爵夫人莎拉(蕾切爾 • 薇茲Rachel Weisz飾)與國家中爭吵不休的貴族們談判。但是,當莎拉野心勃勃的表妹阿比蓋爾(艾瑪 • 斯通Emma Stone飾)進到王宮後,這個舞臺就像是為一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美人陰謀電影《彗星美人》搭設的,但還有性、嘔吐和龍蝦賽跑的場景。戴維斯(Deborah Davis)和麥克納馬拉(Tony MacNamara)的劇本是一場美妙的羞辱盛宴,裏面的三位明星都應成為頒獎季最受歡迎的寵兒。

《蜘蛛俠:平行宇宙》

對於超級英雄電影來說,今年是轟動的一年。《黑豹》對非洲人的刻畫開闢了新天地,《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將十幾個大角色聚集在一部電影裏。 但是這兩部片都沒有《蜘蛛俠:平行宇宙》那麼特別,後者是一部結合了數碼和手繪動畫的迷幻流行藝術傑作。 在使用分屏、字幕和有衝擊感的插圖風格方面,《蜘蛛俠:平行宇宙》比大多數超級英雄電影更接近漫畫書,但也有炫目的電影感。影片以蜘蛛俠主題,從多重交替現實中塑造多位超級英雄形象,是一種大膽的後現代主義手法,不過說到底,其本質上也是一個可愛的紐約布魯克林少年的故事。蜘蛛俠的創造者斯坦 • 李(Stan Lee)和史蒂夫 • 迪特科(Steve Ditko)都於2018年去世。這部電影《蜘蛛俠:平行宇宙》是悼念他們的完美紀念碑。

《騎士》

作為編劇兼導演,趙婷(Chloe Zhao)的第二部電影是一部當代西部片,講述年輕的牛仔競技騎手詹德魯(Brady Jandreau)被馬踢傷頭部的故事。他知道,如果再回到競技賽場,他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冒險,他最好朋友的腦損傷比他還嚴重,但他不知道自己除了馬術競技表演還能做什麼。電影深入人心地描述他緩慢的恢復過程,對身為男子漢所感受的同伴壓力,還有狂野的西部肖像,以及那些身處廣袤天地卻無處可去的人們,都刻畫得絲絲入扣,非常打動人。但真正令人敬畏的是趙婷將事實和虛構交融的方式。毫無疑問,《騎士》是一部精心打磨的戲劇,但影片的力量來自於演員詹德魯自己的親身經歷,劇中的大多數人都在扮演他們現實生活中的自己。 很少有劇情片能把真實人生和詩意的美麗如此巧妙地結合在一起,或者達到如此讓人絕望的感人效果。

《不留痕跡》

距離上一部影片《冬天的骨頭》上映已有八年時間,導演兼聯合編劇格蘭尼克(Debra Granik)以又一部成熟的、製作上毫不妥協,但故事卻溫馨感人的劇情片凱旋歸來。這部電影也是他對生活在美國社會邊緣的離群索居者的另一種洞察。 主角本•福斯特(Ben Foster)是住在國家公園森林深處的一個值得信賴的受到戰爭創傷的老兵。托馬辛•麥肯齊(Thomasin McKenzie)飾演了他機靈的十幾歲的女兒。托馬辛飾演的角色提醒人們,是格蘭尼克給了美國知名女演員詹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在《冬天的骨頭》的突破性的主角角色。這部電影雖然充滿劇情張力,但其實相當溫暖低調,講述的是是一個可愛的女兒苦樂參半的成長故事。女兒最後意識到她父親的生存方式永遠不可能是她自己的人生道路。 她最後告別父親是這樣說的:“爸爸,我知道如果可以的話,你會留下來的。”除此以外,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登月第一人》

《愛樂之城》的導演和明星沙澤勒(Damien Chazelle)和高斯林(Ryan Gosling)為了一部關注度極高的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的電影傳記片而重聚。阿姆斯特朗是第一個登上月球的太空人。這部電影以沉重的力量表達了20世紀60年代作為太空先鋒感受的巨大壓力,以及將自己捆綁在有史以來最不舒服和危險的傳送機械上所需要的勇氣。沙澤勒和他的團隊拒絕把阿姆斯特朗變成一個高大全的美國英雄。在一些觀眾看來,阿姆斯特朗的堅忍和克制讓他顯得乏味,但對其他人(包括我自己)來說,在面對巨大的個人悲劇和職業挑戰時,阿姆斯特朗的謙遜和冷靜沉默令人為之心碎。 這部電影重現了一場意義模棱兩可的勝利,令人傷感的同時也讓你不禁發問,第一個登上月球的人在地球上是否是幸福的。(Credit: Daniel McFadden/Universal Studios and Storyteller Distribution Co LLC.

《甜蜜國度》

沃威克•桑頓(Warwick Thornton)這個南半球的西部故事發生在20世紀20年代的澳大利亞。影片主角山姆(漢密爾頓 • 莫裏斯Hamilton Morris飾)是一個原住民農場工人,他出於自衛,殺死了強姦他妻子的強姦犯,然後開始穿越壯觀的原始沙漠逃亡。 接下來的追捕戲以藝術化的方式處理,在倒敘和預述之間來來回回的穿插。但是每一個鏡頭和每一個臺詞都有其目的,是要與原住民角色特性保持一致,他們往往在“白斐拉”(whitefellas,白人,澳大利亞英文),即山姆 • 尼爾Sam Neil和布萊恩 • 布朗Bryan Brown飾演的角色咆哮和謾罵時保持沉默。以種族同化、奴隸制、宗教、軍事、法治和電影本身為主題,這部關於邊疆正義和非正義的風景冒險電影是有關澳大利亞歷史最好和最重要的電影之一。

 

 

 

(Visited 7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