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全球化何去何從?

文/周東華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2016年夏季,自6月23日英國公投脫歐始,世界仿佛著了魔似的進入了驚恐與震盪。英國脫歐、法德恐襲、土耳其嘩變、南海仲裁、韓國薩德……原本相對平靜的歐洲、亞洲也進入了動蕩,整個世界被各種意想不到的「黑天鵝事件」攪得惴惴不安,世人對時局的恐懼與擔憂已蔓延全球。正當世界各國忙於應付各種突發事件時,唯有美國例外,在這動蕩不安的夏季,美國不僅股指連創新高,而且經濟指標也開始出現向好趨勢。

英國民眾歡迎脫歐
英國民眾歡迎脫歐

美國「發動機功效」喪失

美元指數借英國脫歐開始大幅攀升,美股無論是道瓊斯指數或是納斯達克指數均跟隨創出歷史新高,美元成了全球金融震盪的避難所。避險資本加速回流美國,以致美聯署無需加息便坐享其成將高企的美國資本市場穩穩的撑起。但美國資本市場的繁榮能够拉動全球經濟的復甦嗎?

美國經濟在廿世紀曾引領著世界經濟,一百年來,它投射著世界經濟的興衰。但是這一「正循環」規律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被打破。那時,美國經濟與全球經濟顯現出「負循環」特徵:美國經濟復甦,世界經濟走弱,美國經濟走弱,世界經濟更弱。美國經濟明顯失去了世界經濟「發動機」的功效。

「功效的喪失」來自於後來美國經濟的日漸「空心化」。1944年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時,美國的實體經濟無可匹敵,美元借勢東風一度取代英鎊成爲世界單一儲備貨幣,而美國始成爲現實拉動世界經濟的「發動機」。這種情况在廿世紀七十年代發生了逆轉。

廿世紀70年代始,「黃金本位」退場,美元霸權確立,美國的實體經濟佔GDP比重日漸下降。至2008年金融危機,美國實體經濟與金融服務業在GDP中佔比分別爲21.02%與78.98%,這種對比顯出美國經濟創造財富實體動力的空心化特徵。美國長期依托美元貶值升值模式調控外匯匯率坐收漁利,導致實體經濟日益萎縮,最終在一場前所未有的金融風暴的席捲之下將美國經濟的本質暴露無遺。

淪陷在「雙金字塔結構」

美元掀動的經濟全球化浪潮,最初是以低端産業的全球轉移起步的,先發國家將技術含量低、污染嚴重、能耗高的製造産業轉向後發國家,自己則轉入高端技術與服務業爲主的發展模式。在這種産業轉移的過程中,受美元需求的牽引,世界逐漸形成了兩個全球性的「金字塔結構」。一是産業分工正金字塔結構,即多級分層的國際産業分工體系,低端製造業位於金字塔的底層,金融等高端服務業則立於金字塔塔尖,這種金字塔結構跨越全球,建立在國與國的分工基礎上的,客觀造成了生産與消費的空間隔離。二是財富分配倒金字塔結構,即位於産業結構金字塔高端産業具有超强的吸金能力,而處於低端的勞動密集型産業則利潤微薄,財富呈現自下而上的流動,由此形成上大下小的倒金字塔分配結構。與産業分工正金字塔結構一樣,財富分配倒金字塔結構也表現爲具有全球化特徵的國與國分離格局。兩個金字塔結構的長期幷存,使得生産與消費分離,貧窮與富裕對峙,長期保持在窮國與富國之間,以致合作空間日漸收窄,最終金融資本與實體經濟「脫鈎」,繁榮成了美元資本自我空轉的遊戲。

全球化以美元霸權為核心
全球化以美元霸權為核心

自十九世紀始,現代社會經濟危機的基本特徵就是生産無限擴大與消費能力相對落後。而擺脫危機的方式,主要是一國或者一個經濟體內部圍繞生産與消費的失衡關係進行重新整合,或减少供給(企業倒閉)或擴大需求(政府干預)進行整治。當金本位退場後形成新的國際分工體系,各國作爲全球分工體系的一個組成部分,生産與需求之間出現斷裂,恢復平衡協調關係很難憑藉一國之力完成,離開了外部世界的協同難以擺脫困局。恰在各國經濟最需要配合協作的時候,危機却把各國逼向了自保自救的立場。

實際上,英國脫歐就是歐盟內部利益矛盾衝突長期無法解决的結果。諸如經濟危機、失業增加等全球性問題困擾著歐盟,曾經共同繁榮的道路處處受阻。英國脫歐前,世界著名的益普索公司對八個歐盟國家進行民調結果顯示,希望脫歐的人群比例達三分之一,歐盟潜在的分離瓦解趨勢可見一斑。

出路:重建實體經濟

此外,今年夏季層出不窮的「黑天鵝事件」表明,整個歐亞大陸的經濟、政治局勢從西到東在2016年夏季突然發生了具有顛覆性的逆轉。儘管這種逆轉存在各種地緣政治因素,但經濟地位决定政治態度和價值取向的本質是不容忽視的。若解析世界經濟深陷國與國相互隔絕的財富虛擬化與創造財富實體動力空心化的矛盾至今無法突圍、解决的現實,可看出廿世紀七、八十年代興起的一輪以美元霸權爲核心的全球化浪潮,經2008年金融危機後,已經逐漸退去。

雙金字塔結構是在美元霸權基礎上建立起的全球「分工與分配」體系。世界經濟受困於這種結構,無法走出金融危機的困局。英國脫歐,看似與歐洲一體化進程和全球化趨勢背道而馳,據分析,在支持英國脫歐的選票人群中,經濟收入低,社會競爭力弱的普通民衆佔據了多數。英國民衆是用選票在質問:一個無法爲社會大多數人帶來福利和幸福的統一歐洲以及全球化進程究竟有何意義?英國從「入歐」到「脫歐」整整43年,這40餘年也見證了廿世紀後期經濟全球化浪潮由盛轉衰的變遷。

爲擺脫危機,各國必須重新認識「資本控制下的財富與勞動的關係」。近代以來,一次次工業革命釋放的能量推動著財富的高速增長,而現代工業生産在資本驅動下釋放出前所未有的創造物質財富的巨大能量。隨著商品貿易量的擴展,作為交易中介的貨幣,其需求也不斷增加,貨幣流通量與需求量的增長又促使貨幣金融與商品貿易分離,形成獨立的金融活動。近代工業革命基礎上形成的工業、商業、金融業的分工,都是建立在最大限度滿足資本增值目的,用以促進工業生産不斷創造超額利潤基礎之上的,這一資本運動規律建構起的工業發展圖景一直延續到廿世紀七十年代初「黃金本位」退場。金本位退出使原本從工業中脫胎而成的商業、金融業被牢牢鎖定在爲工業需求服務的鏈條斷裂,紙幣如脫繮之馬般狂撒,社會財富也因虛擬化被無限放大。畸形繁榮的泡沫經濟正是當下金融危機的根本難題。出路只有一條:重建實體經濟,爲繁榮奠定真正現實的物質基礎,正如奧巴馬上任時試圖讓製造業重返美國來緩解危機。

但現有的全球化經濟結構本身就是美元霸權不斷濫發貨幣的結果,在此基礎上難以尋找到出路,世界經濟必須進入全新的結構性變革。

總之,經濟全球化作爲現代化社會發展的根本趨勢,永遠不會落幕,但現代化總趨勢中的全球化浪潮則是以階段特徵一波波推動的。英國脫歐正在告示著既有的全球化浪潮開始退去,一個舊時代正在謝幕!■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