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 中國大力發展核電背後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e9%bb%8e%e5%bb%a3%e5%be%b7
黎廣德

作爲中國核工業環節之一的核廢料處理廠在數個城市選址落建一刻頻遭遇公民强烈抵制,讓中國核事業推進艱難。在全球都以警惕姿態對待核電的大背景下,爲何中國政府逆勢而爲,大力推動核工業建設?為此,《超訊》國際傳媒專訪了長期研究環境保護和基建發展等議題的香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

黎廣德長期致力於低碳經濟、環境保護、基建發展等議題研究,曾於2009年率香港民間團體參加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以下為專訪主要內容。

 

超訊: 中央在「十三五規劃」出台後一直在地方大力推進核工業建設,意圖是什麽?

黎廣德:核工業中的軍用和民用存在互相依賴的作用,譬如說核工業中民用設施所産生出的廢燃料提煉後可以用來做軍用的核工業原材料,因此軍用核電與民用核電存在這樣一種依賴與聯繫。內地大規模發展民用核電是不是因爲軍用的需要,這個不是很清楚,也是軍事秘密,不對外公開。我覺得或許因爲軍用需要,所以中國想大力推動民用核電發展,從全盤計數的角度來說,這樣做的效益會更高。另外在核能上,需要投入千百億才能建一個與核項目相關的廠。這種資本密集的産業涉及很大的利益,有工業本身的利益,還有官場和官員的利益,正是因爲這樣,使得目前內地官場上有一種思維——用這些資本密集的工業來推動當地經濟。

 

超訊: 2015年中國慶祝核工業60周年的官方網站上寫道,「中國要積極推動核出口」,爲何中國要積極把核工業推向國際市場?

黎廣德:這與産能過剩有關。實際上,中國核工業一直在爲處理核工業産能過剩找藉口,官方以國外市場作爲藉口來處理中國內地核工業的産能過剩問題。可以看到,內地現在同時做著三種不同的核電技術,世界上很少有國家會連續推動三個不同的技術,因爲這是需要很龐大的人力和物力。

 

超訊: 日本六所村在1993年也是利用阿海珐的技術意圖建造後處理廠,但是因爲技術問題,到目前爲止前後延期22次,項目至今也沒落成,中國擬建的核廢料後處理廠是否也將面臨這種狀况?

黎廣德:這個目前沒辦法預測。目前所知道的是,在技術上,中國是依靠法國的阿海珐公司(Areva),因爲中國沒有建立核廢料廠的經驗。但阿海珐在法國市場就遇到很大問題,阿海珐就是提供台山核電站技術支持的集團。阿海珐因爲EPR這個技術搞不定,芬蘭的廠建不了,法國的廠建不了,都要破産了,所以就找法國電力公司收購阿海珐,避免它破産。你現在和一家這樣的公司(阿海珐)合作,靠它來建成中國核循環廠。其實這間公司自身就不穩健。

 

超訊: 核循環廠的建造技術存在問題嗎?

黎廣德:因爲已隔了一個空白的時間,整個法國已經很久沒建這個核電廠,現在已經沒有那些工程師了。那現在中國要靠法國來建,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找回法國的這些廠。因爲要建造這些廠,一定要有一個reference plant(參照廠)。但是法國那個是幾十年前起的,如果參照它的話呢,究竟是不是用得了呢?這是一個問題。

 

超訊: 如在廣東建,香港會受到什麽影響?

黎廣德:如果在湛江建廠,不是一個直接的影響,因爲隔了近400公里遠。問題是當這些核廢料運輸時,核廢料的輸出輸入就存在泄露風險。如果泄露的話,可能對水,對食物對空氣都有污染,這些都有機會影響到香港人。■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