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東亞地區,最近幾年政治上的對抗越來越强烈。中日之間、朝鮮南北雙方、台海兩岸,以及南海周邊的衆多博弈者,彼此的矛盾似乎變得更加無解。這會威脅到該地區的和平嗎?近日,《超訊》專訪時事評論員、澳門國際軍事學會會長黃東。他認爲目前已出現了局部冷戰的狀况,前景令人擔憂。他呼籲,東亞地區應該儘快建立專業的對話機制,把對抗降下來。以下是對黃東的採訪摘要:

澳門軍事專家黃東

澳門軍事專家黃東

超訊:最近亞太地區的軍演非常頻繁,形勢似乎很緊張。這會不會導致擦槍走火?最近的軍演跟以前的軍演比,有什麽不一樣呢?

黃東:最近的軍演,在密度、强度和規模上,越來越大、越來越多,代表著對抗的傾向越來越强。南海、東海、朝鮮,都有這種趨勢。從和平的角度來看,這是冷戰之後從來沒有過的。軍演規模越來越大,表示互信越來越弱。這是非常不好的信號。現在需要找一個機制,把這種對抗降下來。

現在大家覺得,演習都是可控制的,但是,歷史上很多軍事衝突,我說的就是戰爭,是怎麽開始呢?是從演習開始的。演習要加强偵察,加强偵察就會讓對方的互信越來越差。雖然,每一次演習,都會說「不針對第三方」,但任何一個軍隊,都不可能沒有針對目標的演習。所以這說法是騙人的伎倆。不斷的演習,不斷的猜疑,這本質上就是冷戰了。

東亞地區,中國和俄羅斯,不算盟友,但有軍事聯盟的味道。另一方面,美國、日本、韓國,加上澳洲、菲律賓、越南,加上更遙遠的印度。兩方面隱形的聯盟正在形成。我們要解套,而不是讓結打的越來越解不開。美蘇之間,當年即使有冷戰,但也有對話的平台。東亞也要朝這個方向走。

超訊:東亞地區,朝鮮、南海、東海、台海,哪一塊最有可能擦槍走火呢?

黃東:這個難說。有很多客觀的因素在裏面,各方都有責任,不是某一方面可以操控。包括東亞以外的因素也會影響。比如克里米亞、叙利亞,外圍的因素,也會間接影響東亞的態勢走向。不能只盯著東亞。但是從綜合複雜程度來看,南海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會更高。東海發生問題,東南亞國家不會參與,但南海發生問題,很多國家都會參與。很多國家有利益投射或者野心,包括澳洲、印度,如果這些國家都在裏面的話,參與的國家越來越多,那麽地區就會越來越危險。

台灣也不安全,520之後,兩岸關係呈一種倒退的狀態。但目前還沒有發展到戰爭,在馬英九執政這八年裏,中國大陸比陳水扁時候更加加强了演習和攻台武器的部署。不一定在東海、台海地區演習,其實,很多在西北地區的演習,都是針對台海的。2020年,蔡英文和民進黨可能會有連任的考慮,中國大陸的軍隊方面,已經在做最壞的打算。最壞的打算就是戰爭。馬上發生戰爭的話,還不成熟。但過幾年,軍力、財力,應該準備的差不多。軍隊公開透露出來的信息,也表示2019建國70周年,兩岸關係必須要有進一步的突破,不能停留在現在。南海、台海的危機,比東海要高。日本加上美國的勢力,還是遠遠强於中國。中國目前還沒有把握打敗對手。

解放軍在台海軍演威懾台獨

解放軍在台海軍演威懾台獨

南海方面,跟其他方面沒有太大的關係,中國只要抽調一個南海艦隊就可以把他們打垮,問題是美國、日本,要調動多少力量和中國作戰。遠海作戰和遠洋作戰,並不是中國的優勢。中國目前也沒有一定要與美國打一仗的需要。還需要時間,基建啊、武器裝備啊,需要幾年時間,這幾年時間裏,中國還是採取守勢。但如果把台灣打下來,則突破美國構建的第一島鏈。如果不打台灣,跟美國、日本打,也沒有信心台灣不插手。所以,多方面考慮,要先解决台灣問題。

超訊:中國軍方的變化大,反腐、軍事改革,這是否會導致軍方鷹派勢力上升?

黃東:習近平在上台前,已經去各地考察,他想知道中國軍隊戰鬥力到底有多强。結果大吃一驚,根本就打不了。不能打的原因不是硬件而是軟件,軍官將領不是爲了國家,而是爲了自己。所以他有意識地提升軍隊戰鬥力,進行大的改革,不是小打小鬧。而反貪腐,就是其中一環,目前還遠遠沒有結束。這跟演習、裝備、提升軍人待遇等等,是一體的,一步一步來的。文革以後,習近平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軍委辦公室,所以他對軍隊的事非常熟。

需要幾年時間,把一些不適應戰場的軍官、高級軍官撤下來。反貪是提升戰鬥力的重要一環。但是軍改的風險也很大,這種改革傷筋動骨,建國以後從來沒有過。摸著石頭過河。但是,不改的話,永遠不能走出第一島鏈,永遠不能跟美國較勁。現在來看,要幾年時間,恢復元氣。中國的最高層,並沒有馬上急於跟美國發生對抗的準備。下面那些大嘴,張口就是開打,那不是一回事。不斷的演習,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現在最怕的就是這種狀態,令上面也受到影響。清朝的時候,鴉片戰爭也是這樣的走過來的。沒有一場戰爭認爲自己會失敗的。我們有些軍人,太小看戰爭的破壞力了。

超訊:冷戰是全球性的兩大陣營的對抗,東亞的緊張局勢,會不會也演變成全球的陣營對抗?

黃東:歷史不會簡單的重複。「上海合作組織」是一個很鬆散的聯盟,不像華沙條約。「上合組織」中的一些國家,比如伊朗,肯定不會介入到東亞的衝突。我看未必會發展到全球性對抗,俄羅斯沒有蘇聯强大,中國的海軍也遠遠及不上蘇聯。兩者合在一起,也沒有把握壓過對手。

而且,對抗形式,也不會走到冷戰時候純粹的軍事對抗。雖然會有很强烈的競爭,但新冷戰,有冷戰的元素,不一定就跟以前一樣。焦點有兩個,一個是歐洲,一個是東亞。這要看中國跟俄羅斯怎麽磨合。在南海,俄羅斯肯定不會插手,你的國家利益不代表我的國家利益。華沙條約時期,蘇聯有壓倒性的優勢。但是中國跟俄羅斯,現在沒有一個壓倒性力量,只能携手合作。演習可以,但是萬一發生什麽衝突,只能自己打。同樣,歐洲,比如克里米亞發生很大衝突,中國也不會支援俄羅斯。因爲跟我們的國家利益沒有關係。

中東地區,中俄兩國可能有合作。而到了跟中國利益關係密切的非洲,鑒於俄羅斯海軍已經衰弱,也不會有興趣前往非洲了。所以,合作不能完全回到冷戰,只能是局部的冷戰,而不是全球的冷戰。

(Visited 15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