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兩岸統一」是中共建國70年一脈相承。以此為節點,兩岸走入和平統一新階段。習近平提出和平統一民主協商。盛九元強調,兩岸和平統一首先要明確兩岸主權統一並規範彼此行為的基本法,建立以此為藍本的和平統一基礎。

上海社會科學院台灣經濟中心執行主任盛九元

讀習近平總書記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講話,上海社會科學院台灣經濟中心執行主任盛九元即撰寫文章,強調兩岸關係已經進入了新階段。在《習近平重要講話推動兩岸關係進入和平發展新階段》一文中,盛九元表示:在兩岸關係進入新階段的重要時間節點上,習近平總書記講話明確提出將兩岸關係由「和平發展」推進到「和平統一」的方向與路徑,將兩岸關係發展推向新的階段。接受《超訊》訪問,盛九元提出了三個標誌,同時強調,兩岸統一需要有相應的基本法規範。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始終提的是70年這條1949年以來的主線。為什麼提70年?盛九元指出,那是因為,包括葉劍英的「葉九條」在內,是正式提出和平統一的主張,但事實上,從1950年代起,中國大陸或者說共產黨的對台政策就是主張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這條主線是一以貫之的。「其實共產黨早就從解放台灣的政策推進到和平統一的主張,核心就是必須要解決台灣問題和以什麼方式解決台灣問題。」

以解決台灣問題為分界就是70年,現在進入一個新的節點,核心就是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倡議,就是強調怎樣以「一國兩制」方式來解決台灣問題。過去,「一國兩制」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始終還只是模式或者理論框架,實際著力有限,包括還沒有認真研究究竟應該以何種方式在台灣實踐「一國兩制」,不像香港還有一個基本法,有一個過渡階段。盛九元指出,現在開始,不但要講和平統一,而且要認真研究「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最大的標誌就是經過70年的發展,兩岸關係進入新階段了,大陸有力量有能力有信心解決好這個問題了」。

兩岸關係新階段的第二個標誌就是強調一個明確的方向,從過去講的「一國兩制」的台灣模式,到真正變成「一國兩制」的台灣方式。

第三個階段標誌是明確「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的具體實施進程。盛九元認為,港澳方案中有關主權的議題相對簡單,就是通過與英國、葡萄牙商談解決主權問題,並通過基本法對「一國兩制」在港澳的實施進行規範了。現在講到台灣方案的核心,路徑依賴的是什麼?當然是融合發展。「所以,融合發展極大地豐富了國家統一理論。是把國家進程和方案的實施從理論具體到方案,更加明晰化了。實現和平統一的方向是「一國兩制」,它的路徑就是融合發展,現在的關鍵在於我們要解決哪些問題、以什麼方式解決、選擇什麼樣合適的時間節點? 」

民主協商與打造共同市場

盛九元進一步解釋,大家講了很多年的融合發展,但融合發展中始終沒有找到根本有效的路徑,事實上只有經濟融合一種方式。經濟融合發展當然還要堅持,總書記也講要「應通盡通」,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總書記講兩岸融合發展之前,還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倡議,並強調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進行民主協商,這個邏輯關係必須把握,而且也是理解融合發展最核心的內容,實現融合發展,關鍵是兩岸必須有明確的發展方向,兩岸要通過經濟合作的制度化,實現打造共同市場、壯大中華民族經濟的目標。

如何打造共同市場?盛九元表示,總書記明確提出三個發展階段,最關鍵的是實現「應通盡通」,具體可以分為兩岸經濟的深度(「新四通」)、兩岸相關城市之間的公共服務的有效銜接,而在具體推進過程中,則可以從推動「金廈全面合作」的「通水、通電、通氣、通橋」開始,既有明確的方向,更有具體可操作的政策目標,因此,總書記提出的打造共同市場具體戰略性和可操作性,也為更有效的推動實現兩岸融合發展指明瞭方向。

關於民主協商,依盛九元看來,民主協商應該從兩個方面來看。首先,民主協商在中共建政的過程中發揮過極其重要的作用。新中國成立與民主協商緊密相關,新中國的成立是在民主協商的過程中實現的,最大限度的團結了國內各種力量,共同商討如何振興民族、建設新中國、萬眾一心建設新中國。
第二個,民主協商最大的優勢是什麼?就是把很多政治上不同看法的群體整合在一起,大家擰成一個共識,結束中國過去長期在政治上的紛亂,通過這種民主協商的方式把各種意見融合在裡面。為整個政權的建構提供合法性,體現了包容性。「我覺得就是合法性和包容性應該是民主協商的最重要的兩個基石」。

為什麼兩岸需要民主協商?盛九元說,第一,和平統一的條件逐步成熟,中國大陸有能力有信心也有決心推動實現和平統一。實現統一是大陸堅定不移的目標,而且主動提出就「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展開民主協商。有了這個意願,兩岸開展民主協商就有了基礎和方向,就可以採取民主協商。回顧歷史,「現在大陸有力量有決心有信心推動實現和平統一,這是開展民主協商最重要前提和基礎」。

第二個問題是如何實現包容性? 包容性問題在於,台灣地區領導人是經過選舉產生,可以用民意和所謂的法規與大陸進行對抗,現在,台灣當局就以法的方式對抗大陸提出的民主協商,嚴格限制島內的政黨、團體和代表性人物與大陸就「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開展協商,儘管引發爭議和不滿,但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得這一協商的包容性面臨挑戰。

因此,盛九元對《超訊》說,講到底,實現兩岸和平統一是個涉及法和基本規範的問題,「怎麼樣通過規範的方式來凸顯兩岸主權的統一和以民主協商方式推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實施,使兩岸的談判或者兩岸的對話具有一個充分包容性,突破台灣當局各項限制性政策。這就是問題的難點也是突破點。」

截至現在,兩岸統一講「一國兩制」方案、民主協商方案,在實施過程中還有很多困難和障礙,嚴格的講還很難有實質推進,盛九元提出,這「要用可以涵蓋兩岸、兩岸也共同遵守的規範去推進兩岸關係的發展」。也就是說,兩岸之間需要有一個共同遵循的規範。回顧國際經驗,我們就知道需要有相應的「基本法」;而且兩岸一旦統一了,兩岸也同樣需要共同遵循的規範,這就涉及到「兩岸基本法」的問題。

兩岸統一實質推進,必然需要有一個兩岸共同遵循的基本規範和法則。盛九元說,這個基本法,雖然不同且低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但憲法和它應該有一定區隔。「基本法受憲法的制約,但同時它具相對獨立性。就像港澳基本法一樣。這個法的通過對於兩岸來說,有一個很好的合法性基礎就是包容性,兩岸需要共同來商討基本法,怎麼建構一個基本法。」民主協商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要協商、達成並推出兩岸關係發展的基本規範。

(Visited 148 times, 2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