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 為全球經濟帶來四大不確定性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unnamed

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大選前,民主黨雖然無所不用其極,玩弄GDP(本地生產總值)的數字遊戲,力挺希拉蕊,但最終也沒能打破自老布殊後同一政黨8年後難以繼續連任的魔咒。特朗普在選舉中表現出的語不驚人死不休,讓全球頗為擔心未來的經濟走勢。雖然特朗普勝選感言相對溫和,中和了競選時的言語出位,但仍牽動著全球市場的敏感神經。市場在選舉結果揭曉當天,就起起落落。不可否認的是,特朗普面對著的,不僅僅有民主黨尚未收拾好的美國經濟爛攤子,還有他是否完全兌現競選時的口號。這為全球經濟帶來四大不確定性。

 

無所適從 無從應對

 

一、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

特朗普是商人。商人是務實的、資本是逐利的。在選舉過程中,他最大的利益點,是贏得總統寶座。他用他的方式,打動了選民和選舉人,他贏了。登上總統寶座後,他又是政客。政客要縱橫捭闔、政治需權衡取捨。他一方面要顧及推他上位的選民、要實現自己曾經的承諾,還要直面慘澹的現實。現實是,民主黨在大選中為了大選變戲法式地玩「數字政治」,把經濟資料誇張得水分很大。

美國GDP增速第三季度2.9%,從官方公佈的支撐這個增速的大豆出口、庫存投資、家庭消費的貢獻率來看,極不符合現狀。單拿大豆出口一項來講,對美國經濟的帶動,具有很大的季節性,不能持續刺激美國經濟增長。甚至,第三季度出口多了,下面就會減少。庫存投資的增加,特朗普上台後,反倒需要釋放庫存,對經濟是負拉動。家庭消費第三季度也是放緩的。光是大選之前的經濟資料「大忽悠」,是特朗普執政後,必須面對的現實。

 

後競選時代,我們更加難以準確判斷大選後的美國經濟走勢,無所適從、無從應對,極大地增加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

 

如果如前面所講,GDP增速2.9%是不真實的,美國經濟肯定要持續下滑。美國是第一大經濟體,經濟占全球總量的20%以上;作為全球經濟的火車頭,必然導致全球經濟不穩定、加劇世界經濟衰退。如果是真的,特朗普當家,按照他之前生意的幾次大起大落,還有他競選時的豪言壯語,勢必對內採取收縮政策,對外採取保護主義。這勢必會干擾甚至打擊新興經濟體的健康發展,尤其要拿GDP緊追其後的中國開刀。最可怕的是會再次引發世界性經濟危機的可能性,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首當其衝。

 

二、國際貿易的不確定性。

 

這是特朗普執政後的最大變數。美國不僅經濟總量主導世界,貿易上更是呼風喚雨。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在11月9日的記者會上表示,確定不會在2016年內議會上提交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法案,要把TPP留給特朗普裁決。特朗普上台,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會不會像他競選時所說的大搞貿易保護主義?從本質上來看,特朗普在選舉時推崇「逆全球化」、推行孤立主義,不變的是要服務於美國利益。如何實現他想「讓美國再變得強大」這一口號?他勢必推進自己的一套構想。如果真的像他說的那樣,對中國征45%的特別關稅,限制對中國的進口,對中國這樣一個以出口為主要拉動力、以美國為第一出口大國來說,不啻為背後一刀。不過,除非國家進入緊急狀況,美國總統的最大許可權是在150天期限內對所有進口商品增加15%關稅。言語出位,有助於特朗普當上總統;但治理國家,還要考慮到現實。

 

問題是特朗普游走於非此即彼的兩極、善變求變,我們如何做好兩手準備、各有應對,才是王道。尤其是特朗普獲勝,就意味著全球化更快地進入低潮,TPP似乎壽終正寢,TTIP(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定)也快斷氣,這或許給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帶來機會,需要審時度勢、拿捏得當。

 

三、跨國投資的不確定性。

 

特朗普推崇貿易保護,必然導致跨國投資受阻。這是一般規律,也是「逆全球化」的重要表現,有可能成為現階段的一個趨勢。特朗普執政理念的最大支撐,就是堅持他的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據報導,特朗普近日接受訪問說他將信守承諾,上任後立即驅逐非法移民出境,人數可能多達300萬。他還發話,要阻止企業解雇本國員工和到國外建廠、停止對在國外生產產品回流美國的免稅。這背後影射出的,是他對孤立主義一如既往的堅持。他會拿上一任政府的資料說事,修他的保護主義城牆,如此對中國的打擊也不會小。

四、貨幣穩定的不確定性。

 

這是危害最大的不確定性。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多次高調炮轟美聯儲局主席耶倫,質疑聯儲局的獨立性。特朗普甚至講,耶倫應為自己正在對美國做的事情感到羞恥,並稱耶倫將利率保持在低水準,是帶有明顯政治傾向的創造虛假繁榮,其目的是粉飾奧巴馬執政政績。當選後,據報導特朗普的經濟顧問Shelton又稱,特朗普並不會敦促耶倫辭職,而是在耶倫於2018年2月任期期滿後,特朗普不會提名耶倫續任,而是提名其他人。特朗普希望找一個想法與自己更相符的人選。

 

迎來經濟過山車時代

過山車已經上演了。當選後,特朗普儘量克制自己的言論,但沒有變化的是,特朗普認為耶倫和自己想法不一致。即便耶倫能接受特朗普曾經對自己的抨擊,但特朗普的態度變化和未來換掉耶倫的表態,都為耶倫任期期滿前的聯儲局政策增加了不確定性。

 

還有一個就是,特朗普表示過美國經濟應該以每年4%的速度增長,從美國經濟的現實情況看這是難以做到的;如果非做不可,就只有大規模增加財政赤字和繼續量化寬鬆。所以特朗普在選舉中對低利率有著前後矛盾的言論。整體上來看,特朗普對低利率的擁抱大過批判。很多媒體猜測特朗普上台後會繼續推動寬鬆的貨幣政策,那就有可能導致世界性的流動性氾濫,並迅速掀起全球通脹,金融危機有可能捲土重來。事實上,光是他的善變已經帶來了貨幣的不穩定。特朗普獲勝結果出來當天,大宗商品就來了次大波動。接下來,美元的不確定性還會繼續導致全球大宗商品大幅波動。

 

特朗普時代,迎來經濟過山車的時代,我們拭目以待。為此,投資者需要提高各自的抗逆力,以不變的謹慎對應瞬息萬變的經濟態勢。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