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緣」—-走近星雲大師》由台灣香海文化出版,星雲大師題寫一筆字書名,還專門撰寫推荐序:「記者要有佛眼」。該書在本屆香港書展首發,作者紀碩鳴系香港資深媒體人,有多年來數十次採訪星雲大師的經歷,在高雄佛光山、在台北道場、在宜興大覺寺,當然還有在香港,近距離和星雲大師接觸,並寫下了十多萬字的採訪報導、心得。這些文字記綠了拜見星雲大師以及認識佛光文化的所思、所想、所念。點點心得,都傳神般的穿透心靈,化作佛的教導。卻又那麼親切,就像是在和鄰家長者聊天。書中將與星雲大師結緣的故事娓娓道來。

星雲大師係佛光山開山宗長、國際佛光會嘅創辦人,七十多年前來到台灣,五十年前自立門戶創建佛光山,三十年前創建佛光會,遍布世界各地的佛光山寺院有二百多,出家弟子一千多;世界各地的佛光協會有一百七十多個,下屬分會有三千多個,全球信眾近千萬。星雲大師說過:「人文要復興,佛法應該不分種族、不分國籍,應該平等,佛光等於太陽,光明有誰不需要?既然需要,就要佛光普照,法水長流。佛法就在我們心中,有人要了,我們就要給他。」

作為中共三代領導人座上客的台灣佛教宗師,台灣領導人也都拜訪過他。星雲大師早就坦言,他期待兩岸領導人能盡快見面,彼此不要設限,不要糾結於稱呼,開放度寬一點,多一點機會——新年之際,年事已邁卻並奔走兩岸,為的兩岸和平。

為著復興人文奔走世界各地,十三億中國人更是星雲所牽掛。有段時間,星雲幫助了因為「政治」事件而出走美國的前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的社長許家屯,不允進入大陸;後來允許進入,但有限制。不過星雲始終如一,他懷攜慈悲之心,除了弘揚佛法,傳承中華文化,為拯救受苦受難的心靈以外別無他求。他說,中國文革後中華文化在復興,也尊重過去固有的道德,但社會經過動亂,人心、人性受到影響,等於房子有損傷,需要修補,衣服壞了要縫補。「我覺得,整個社會人心變了,也需要修補,胡錦濤倡導和諧社會,就是修補人心,建設新的中國,讓中國在和諧的主題和旗幟下復興。」

一個記者從相約訪問,到走近星雲大師,留下了永遠難忘的生命記憶,寫下自己的悟性。作者不斷延續與佛光山緣分的精彩故事,這些緣都因星雲大師而起,都因佛而起。撰寫過「一筆字」;冩過星雲大師的管理思想;寫「佛光文化在海外傳播」;寫「佛陀紀念館」。完成星雲大師交給的作業,寫《365日》、《百年佛緣》、《星雲大師全集》等的讀書心得。

星雲大師

大師為作者和許家屯牽線

多年前,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美國洛杉磯西來寺,收留了因「政治風波」問題受牽連出走美國的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的社長許家屯。也因為此,中國大陸當局多年禁止他回國,連安排人員去揚州為母親祝壽都被拒絕,更有人稱星雲為「政治和尚」,「反統戰了許家屯」。不過,不管別人說什麼,星雲大師還是強調他以慈悲、智慧和時間,平息一切恩怨,以慈悲化解敵意。

那年冬天,許家屯感冒引起肺炎,要住院治療,後又不慎摔倒,傷了背脊骨和肋骨。星雲大師得知遠在美國的許家屯先生跌了一跤,甚為擔心。有一天,星雲大師對作者說,許先生年事已高,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不能讓他的故事流失,你應該去訪問許先生。並為作者聯絡,採訪許家屯,獨家解密星雲與許家屯的這段因緣。也梳理了星雲大師與許家屯之間,完全因為慈悲,因為友情的故事。

去大陸弘揚佛法,除了傳承中華文化、拯救心靈以外別無他求,這是星雲大師一直的夢,卻因收留了許家屯而推遲了整整十年。不過,星雲大師卻說,世界上的事情,得失很難講,「我每次在香港紅磡體育館弘法,每次都有盛況,二十年來不衰,我想這和許家屯有關,香港人對許家屯的因緣感情集聚到我這兒來了」。

(Visited 7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