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美俄同步進入强人政治元年

文 | 吳非 (暨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致公黨暨大基層委委員)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e4%bf%84%e8%88%aa%e6%af%8d%e3%80%8c%e5%ba%ab%e8%8c%b2%e6%b6%85%e4%bd%90%e5%a4%ab%e6%b5%b7%e8%bb%8d%e5%85%83%e5%b8%a5%e3%80%8d%e8%99%9f%e9%a7%9b%e5%90%91%e4%b8%ad%e6%9d%b1
俄航母「庫茲涅佐夫海軍元帥」號駛向中東

隨著美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特朗普當選總統後,世界地緣政治格局將會發生巨變,但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總統普京之前就準確預測英國將會脫歐,這次普京身邊的人也再次押寶特朗普。俄羅斯不光只是思想上指望特朗普改變美國整體的對外政策,其實早在九月底俄羅斯唯一一艘航母「庫茲涅佐夫海軍元帥」號航母駛向叙利亞海域,參與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行動。俄羅斯在叙利亞的軍事行動進一步升級,主要是通過在中東反恐,直接掌握全球的反恐情資與主動權。

現在能够全面掌握反恐情資就只有美國與俄羅斯,而歐盟面臨恐怖主義威脅與解體的危機,如果俄羅斯能够利用反恐打通、改善與歐盟的關係,那麽美國的戰略空間就會被壓縮在亞洲。在世界經濟還沒有找到可持續發展的途經時,美國與俄羅斯的强人政治成爲民衆與精英的的選擇。希拉里的失敗其實也是美國高層精英的選擇,因爲其只能够用地緣政治的手段使美國再次偉大,其實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2017年世界將會進入强人林立、多重手段交織較量的空前複雜的局面,新冷戰、貿易戰、金融戰、意識形態戰皆有可能發生。

五角大樓與金融寡頭支持特朗普

這次美國總統選舉出現了兩個問題,首先是美國精英基本上全部支持希拉里,其次是美國的媒體全部預測錯誤,並且還錯的離譜。美國媒體始終認爲這次選舉是兩個爛蘋果的選擇,事實却不是如此,特朗普在商界是非傳統商人出身,依靠强勢與取巧的商業方式取得成功,並且其企業的律師羅伊﹒柯恩早在五十年代就是麥卡錫主義的主要推動者之一。希拉里早年也加入國會水門事件彈劾調查小組成員。

美國這次選舉基本上是在兩强中選擇最强勢一方,基本上美國內部的高層精英最後抛棄希拉里爲代表的地緣政治,改爲全壘打選手特朗普,並且特朗普在選勝後,馬上就放風出來可能將中國做爲人民幣匯率操縱國來對待,對台售高端武器已經在討論中,這完全符合美國高層精英的預測,可以說特朗普背後的兩個支柱分別爲五角大樓與金融寡頭已經隱隱若現。

據信美國安全中心的創始者、前主管東亞和太平洋地區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五月份私下認爲:希拉里與特朗普真正的區別在於美國要用什麽方式來與世界各國交流,在希拉里時期,重返亞洲的政策可謂是如火如荼,但其效果基本上大大縮水。美國不但沒有有效抑制中國的影響力,而且還使得美國的盟友可以無休止向美國要資源,甚至是連弱小的菲律賓的總統杜特爾特都可以直接侮辱奧巴馬。美國內部發現主要的問題在於希拉里只會使用地緣政治的概念來解决問題,奧巴馬則完全是個外行,福克斯電視台直接稱奧巴馬爲笨蛋,但如果美國要想在世界依然佔有絕對的優勢,就必須要使用政治、軍事與金融的手段全面控制、控管危機。

之前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遇到空前的挑戰,但普京基本上使用國有資産穩定局面,寡頭現金資本到處滅火,在把資源以期貨形式賣給中國換取現金,隨時與陷入危機中的歐盟國家進行調和,以政治、金融各種手段全面度過危機。而特朗普恰恰是具備同時應用地緣政治、金融手段的最佳人選。美國一直就不希望總統是一位非常强勢的人物,畢竟三權分立是政治正確,這種情况下只有在經濟危機與二戰期間的羅斯福做到了這一點。

3e0aef3339ade06bfae0b20b8bb77564
五角大樓是特朗普背後支柱

俄羅斯企圖掌握中東話語權

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謝爾蓋·納雷什金在《消息報》中指出:歐盟概念本身已經搖搖欲墜。遇到新的挑戰時,其表現得非常低效,而歐洲官僚制度則在難民危機和日益增强恐怖主義威脅面前顯得無能爲力,並且笨拙遲鈍。然而這一切不過是更爲深重的問題和此前犯下的錯誤的後果。「大歐洲」的偉大構想已經變得貧乏空洞,要知道,如果沒有國家間正常、平等和基於尊重的關係,那麽一個牢固的一體化聯盟是無法存在的。

俄羅斯高層方面認爲:這次美國大選後,美俄的關係要經歷重大的調整,並且美國內部在戰略轉向亞洲的同時,亦會加大對於俄羅斯的戰略擠壓,使俄羅斯在叙利亞、伊朗、土耳其取得的戰略優勢逐步减弱,俄羅斯與歐盟的合作依然是主軸,但此時俄羅斯需要全面掌握在中東的反恐信息,俄羅斯在叙利亞反恐的主動權意味著俄羅斯在與歐盟的安全合作中也可以保持主動。如果未來俄羅斯與德國進行合作,就必須要在中東地區有穩定的基地,掌握在中東地區的話語權,尤其當歐盟面臨恐怖威脅與大量難民進入之時,俄羅斯掌握中東地區的話語權,就等於握住俄羅斯與歐盟、英國進行潜在合作的鑰匙。

在英國無論是卡梅倫,還是特蕾莎,他們從來都不是留歐的長期堅定支持者。卡梅倫曾長期討好英國的歐洲懷疑論者,這對他本人的政治生涯是有利的。特蕾莎也從未參與過英國留歐的鬥爭。英國保守黨三分之二都是歐洲懷疑論者,有的溫和,但也不乏激進者。特蕾莎不可能做出除了尊重公投外的其他申明,否則對其出任首相,在保守黨內特蕾莎將得不到任何支持。英國脫歐的過程中除了與歐盟討價還價之外,還要與美國共同商討利益分配,並且與俄羅斯和平共處,在反恐問題上英國與歐盟則是情資完全無法合作。

這樣俄羅斯在叙利亞的反恐行動中基本掌握對於伊斯蘭國的恐怖行動的基本特點及恐怖分子的名單,俄羅斯掌握恐怖分子的數量基本僅次於美國,而德國與法國對於恐怖分子基本上知之甚少,這才導致德國强人總理默克爾在難民危機中處處被動,並且導致選舉全面失利。美國大選後歐盟出現强人政治的可能性已經大大增强,新冷戰、貿易戰、金融戰、意識形態戰發生的可能性已經大大增强。small-logo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