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東北亞新格局 迷霧深鎖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韓美同盟以及對北韓的政策,在特朗普執政下,會發生很多不可預測性。傳統的韓國同盟關係不會出現重大變化,但韓國對外影響力可能减弱。2017年韓中關係的前景就在於美國的亞太政策、中國的東亞政策、朝鮮的核問題和韓國選舉結果。

美國不想再做「世界警察」

隨著2016年年初朝鮮的第四次核試驗,朝鮮半島核危機由長期以來的拉鋸戰逐漸發展成爲南北雙方對抗不斷升級的「困局」。面對朝鮮的不斷挑釁,韓國方面在應對上爭鋒相對,並與美國加强聯手,繼而韓美雙方達成了「薩德」系統在韓部署的一系列協議。此舉也引起了中、俄和朝鮮的强烈不滿,韓中關係更是急轉直下,一時間韓中兩國國內外圍繞「薩德」的輿論戰也異常激烈。後來,韓國政府在「薩德」引入部署一事上的立場也越發變得强硬。

「薩德」入韓早期不但導致韓國國內朝野政黨之間嚴重對立,韓國國內民衆的態度也是不盡相同,後來因爲朝鮮不斷地挑釁導致韓國輿論支持部署的呼聲逐漸佔據上風。面對朝鮮的核武和飛彈的威脅帶來的不安全感,韓國政府在國內政治和外交上也尤爲積極,積極表明朝核和飛彈帶來的威脅和韓國安全的重要性。

去年10月24日,朴槿惠總統在韓國國會提起「改憲」當天晚上,韓國JTBC電視台爆出了有關朴槿惠政權不光彩的報導——崔順實事件。從那天開始到總統彈劾案在憲法法院審理的至今,韓國政界和整個社會都陷入了愈來愈「混亂」的狀態,目前正在韓國國會正在進行的彈劾總統議題。另外,在大洋彼岸的美國,2017年當地時間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美國新一任總統。在這種情况下,韓國國內和國外政治如何發展變得難以預知。在美國特朗普當選之後,對於亞太地區的政治變化是帶有不確定性,甚至對於亞太地區外交安保等問題的專家都無法預測。

 

特朗普强調「美國優先」

特朗普的當選將會給東北亞區域安保變化,帶來不可預想的影響。他强調「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發展道路,所以有可能退出在東北亞地區的勢力部署,這樣將會造成區域力量的失衡,勢必在該地區的安保問題造成很大的影響。由於前任奧巴馬政府的「東北亞政策」面臨重組的問題,短時間內針對韓美關係以及朝鮮問題都尚未明確。但是很多專家認爲特朗普在實用主義的模式下繼續會保持美國在亞太的戰略模式。從特朗普特別重視俄羅斯關係的言論來看,他也可能通過與俄羅斯合作的方式可能封鎖中國的可能性也存在。

當前,美國充當世界警察,付出的軍費遠大於其他國家,美國新總統特朗普主張這並不是只爲了美國,而是爲了保衛他國(同盟國),因此這些國家應當承擔軍費。特朗普甚至表示,日本、韓國自己可以發展核武器,去保護自己國家的安保。這一發言,很有可能引發東北地區的核武裝競賽。今年四月,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游說時指出,在韓國或是日本等同盟國家內,如果沒有威脅到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的話,不會介入區域紛爭。但是特朗普在選舉上勝利後,他否認此事。以奧巴馬爲首的民主黨主政時期下的韓美同盟以及對北政策,在特朗普選上總統的情况下,會發生很多的不可預測性。特朗普會以實用爲主地處理朝核問題的可能性也有,但是保持著與現在一樣的對朝制裁的可能性也存在。

在駐韓美軍和薩德部署的問題上,特朗普則强調,美國不再做「世界警察」的角色,安保問題應該由自己負責,並指出駐韓美軍對於美國來說,如果得不到任何利益,或者回報,撤出駐韓美軍也無妨的觀點。同樣的觀點之上,薩德的部署也是爲了維護韓國的安保問題,所以此費用應該也由韓國擔負的可能性很多。他的核心思想是以减輕美國維持東北亞秩序的負擔,與他此前强調韓國和日本必須擁有核武器的主張一脉相承,但是美國政府承認或允許韓國和日本開發及擁有核武的可能性不大。特朗普可能把薩德系統也當作貿易商品的可能性也存在。

在過去的八年期間,在美國民主黨政黨領導下的政治構造,將會因爲特朗普的當選帶來很多的不確定性,在對朝鮮半島問題上更是不可預測。針對朝鮮問題,在特朗普競選宣言中可以預測出以下兩點的可能性:他願意與朝鮮領導人會晤;預防措施完備的前提情况,針對朝鮮問題,可以看出特朗普積極的態勢,會有根據朝鮮的應對態度而改變對其的政策實施的可能性。他的這些說法都背離了共和黨「冷戰」以來在亞洲的安全架構設想。這對朝鮮來說既是危機也是機會,短期內朝鮮也不會有戰略上的挑釁,會密切關注特朗普政府的變化。但是同朝鮮政府的協商一旦失敗,美國很有可能會先發制人的發動主要力量來遏制朝鮮的核武器。無論是哪一主權國家,都希望通過「制裁和遏制」改變金正恩的政權。在同朝鮮問題的交往上,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展現出不同以往的政策變化。並且,不排除將朝核問題以「朝核委任」的方式,把責任推給中國去解决。但是,目前準備任命的外交和軍事人員來看,美國對朝鮮的强硬態度不會有很大的變化。

韓國因政治腐敗引起政權鬥爭

韓國對外政策不確定性增加

由朝核和薩德議題發生的東北亞局勢的轉變因爲韓國國內的政治風波,致使韓國在對外關係上可推動的力量减弱,與此同時,特朗普當選爲美國新一任總統後給東北亞局勢帶來的不穩定因素增加,而明年四月韓國國會議員的補選和年底或提早進行的總統大選也使韓國的對外政策的不可確定性增加。在這種情况下,韓美關係、韓中關係與韓日關係受到朝鮮和美國新一届政府的影響會變得更爲明顯。

目前韓國政府也面臨因政治腐敗引起的政權鬥爭的階段,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之下,韓國充分準備特朗普就任後之對策的餘力不大。韓國政府只能推行原本與奧巴馬總統商定的內容,但是,這些政策的推行也有可能面臨很大的市民和在野黨勢力的反彈。朴槿惠彈劾案的結束以及韓國新一任總統的選舉有可能會影響薩德和朝核問題的新一輪變化。而韓國的對外政策面臨新一任總統的上台勢必出現改變。在這裏需要强調的是傳統的韓國同盟關係不會出現重大變化,但是中國的穩定發展與崛起以及大國博弈的框架下,韓國的對外影響力减弱的可能性會比較大。2017年的韓中關係的前景就在於特朗普的亞太政策、中國的東亞政策、朝鮮的核問題和韓國國民的選舉結果。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