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曇花一現 泛民重奪主流地位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本土派運動這兩年在香港一日千里,甚至本土派中的「港獨」勢力也進入了立法會。但在中央以「釋法」的雷霆之力整治反對派後,倏忽間港獨勢力土崩瓦解,備受本土派排擠的泛民勢力慢慢收復失地,重回反對派核心。

香港街頭遍布茶餐廳,每日中午的午餐推薦,快速、簡單同時也非常實惠。在這個匆匆忙忙的城市,快餐,幾乎是人們餐飲的主流。由此而放開視野,會發現,這個城市的一切,似乎都是快餐式的。文化、生活、經濟等等,更迭頻率都非常快,簡單、直接,不做反思,快速進入下一個階段。現在來看,連政治也是如此。

12月11日,在金鐘政府總部門前,除了一把小黑傘之外,幾乎沒見到什麽人。政府保安也慵懶地散著步。似乎沒人記得這一天是什麽日子。唯有那把小黑傘上的一些文字,還可以把人帶回兩年前的風風雨雨裏,「勿忘初衷 切忌亂衝 和平抗爭 提防內訌」。這是一把「佔中」時使用過的黑傘。

 

「佔中」對香港産生深刻影響

這一天,是「佔中」清場的紀念日。2014年的12月11日,警方執行清場令,拆除了政府總部外面的佔領區,堅持70多天的「佔領行動」走向了終結。這是對香港産生深刻影響的大事。但是短短兩年時間之後,佔中現場,幾乎看不到什麽有形的遺迹了。甚至,佔中所産生的精神性影響,也像地面的水痕一樣,被快速蒸發,不留痕迹。

佔中者霸佔道路打麻將

被視爲佔中遺産的本土派運動,這兩年在香港也是一日千里,大有星火燎原之勢。甚至本土派的激進派「港獨」勢力也登堂入室,進入立法會。人人開始擔憂香港的未來。但是,倏忽間,港獨勢力似乎就土崩瓦解了。自從「青年新政」梁頌恒、游蕙禎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自中央以「釋法」的雷霆之力重新整治反對派以來,港獨幾乎變得悄無聲息了。

「港獨」的領袖們也紛紛改變策略。作爲挑動正月裏旺角街頭暴動的主角,「本土民主前綫」負責人梁天琦和黃台仰,是「港獨派」實力人物。他們因爲無法入閘參選立法會,所以推出了青年新政的梁頌恒。梁頌恒據說不過是梁天琦的前台代言人。但現在,在港獨派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梁天琦却選擇去哈佛大學做研究員,黃台仰則選擇去牛津大學讀書。瞬間,他們也變成了所謂的「離地中産」,「建國」舊夢如昨日黃花。

 

港獨分子選擇避逃海外

中央循釋法的「大棒」,緊盯著立法會內其他有港獨傾向的本土派,一時之間,誰是下一個將被取消資格的議員,成了實實在在的威脅。可以說,議會鬥爭一途,已被封死。剩下的只剩街頭鬥爭了。但兩年前的佔中,堪稱香港街頭政治的頂峰,尚且無功而發,「港獨派」又能有什麽樣的新創意呢?梁天琦、黃台仰,在梁、游被司法覆核之際,默不作聲,在釋法雷霆打擊之下,又選擇避逃海外。「港獨派」的街頭政治也沒什麽值得期待。

轉眼間,本來有望成爲香港政治三足鼎立之一的激進港獨勢力,曇花一現。香港政治又將回歸泛民與建制的二元對立?茶餐廳的午餐推薦,天天換,一周內雖然能保新鮮感,但流水綫式的生産,除了滿足飽腹作用之外,失却了文化的沉澱。香港政治你方唱罷我登場,紛紛擾擾,看似熱鬧,實際上也變成了快餐式的消費,過於極速的變化,沒有積累,無法推進問題的根本改變。

12月9日,特首梁振英突然宣布,不再尋求連任,給香港政壇投下震撼彈。兩年前的佔中,很大程度也是因梁而起,兩年來,港獨勢力大漲,與梁振英執政的刺激有沒有關係雖有爭議。但是,梁的棄選,對香港民間一些反梁反建制的力量來說,是種舒緩。這爲香港政治重回佔中前的格局,創造了條件。

緊隨梁振英棄選,兩天之後選舉管理委員會(選委會)選舉結果公布。一共1200名選委成員中,非建制派勢力大增,比上一届選舉增加了120多席,總數佔到了325人。這一成績,雖然還無法達到主宰特首選舉的席位,但是非建制派成功爭取到了選委會中的關鍵少數地位。而非建制派中,也主要是中間泛民拿下席位,激進本土勢力大敗而歸。其中,泛民更是囊括了代表中産階級的高教界、法律界等界別。

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到12月的選委會選舉,才短短三個月,香港政治已經發生巨大變化。當下,要是跟兩年前佔中結束之際相比較,變化更是翻天覆地。這種極速的變化,一方面說明,香港這個城市「快餐」的特性無處不在,另一方面,也說明香港並沒有走向「政治成熟」。

中央循釋法對付港獨

港英時代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11月28日在訪問港大時,對港獨派領袖梁天琦表示,港獨的立場「大錯特錯」。他認爲,港獨能够贏得短暫掌聲,但長期會漸失支持,甚至會危及(香港人)想達成的事,令其獲得一個悲慘的結局。作爲一個依靠商業立足的城市,香港人在政治上並沒有太多歷練。最多不過是港英時代跟隨英國殖民官員學習管治,但管治也非政治。現在,直面來自北京的政治,香港年輕反對派激進、冒失、輕浮、草率。青年新政梁頌恒、游蕙禎辱華宣誓,激怒北京,結果被取消議員資格,而且也引發民意怒斥,可謂典型代表。

 

泛民在認同中國的基礎下追求民主

過去幾年來,備受本土派排擠的中間泛民勢力,隨著選委會選舉的小型勝利,慢慢收復失地,再回反對派核心。泛民在中國認同的基礎之下,追求民主,追求整個大中國的政治進步,在過去二三十年來,雖然成效緩慢,但一直激勵和影響著整個華人社會。現在,伴隨特首輪替、港獨乍起乍落,泛民、建制兩派鬥爭,應該會回歸香港政治主流。

現代都市生活,講究高效,所以快餐有其存在價值。但是,快餐不能涵蓋一切。厨師細細打磨,食客慢慢品嘗的佳餚美味,才是推進飲食文化進步的主流。香港政治也一樣,魯莽的衝撞就算能收獲掌聲,但對於港人所追尋的政治清明,未必是什麽好事。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