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雛軍破解中國製造業困局

書評《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在《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一書中,顧雛軍提出以「引資購商」思路擺脫中國製造業空心化困境,主張中國資本控股或整體併購國際先進水平的製造企業,然後將其零配件和總裝製造逐步複製到中國,借此奪得全球市場的行業定價和規則制定權。

《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

七年的牢獄生涯之後,顧雛軍鬥志依舊。2012年,剛一出獄,他便頭戴「草民完全無罪」的紙帽、點名舉報陷害他的官員,同時積極尋求科龍一案的平反。另一方面,他也快速構想重新介入商界的路徑。四年多又過去了,科龍案的平反,依然看不到曙光;但在新的商業計劃上,他已經有了完整的想法。

2016年的7月份,顧雛軍推出了自己的新書《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在中國,第一流的政界、商界人物,願意出書的並不多。顧雛軍是個特例,他把自己完整的思考,寫在書裏公之於衆,其中有些地方,甚至有該如何具體行動的細節。顧雛軍在商界江湖,既有輝煌,也有落寞。輝煌的時候,同時掌控多家上市公司、隻言片語都可震動行業;落寞的時候,則深陷牢獄、財産被剝奪殆盡。他的思考,因此也格外具有淪肌浹髓的深刻。

近年來,中國製造業,出現了空心化和平庸化的困境。隨著營商成本整體增長,低端和中低端製造業,流向東南亞等成本更低的地區;高端製造業,則回流歐美發達國家。特別是隨著機器人取代人工生産的普及,以及政治勢力的推動,美國已經吸引了大量高端製造業回流,甚至中國一些企業都考慮將工廠搬遷到美國。加上金融、地産、虛擬互聯網經濟的誘惑,大量從事實體經濟的企業家,也選擇關廠炒房或者關廠移民。

依靠過去二三十年來作爲「世界工廠」的積累,在中端製造業領域,中國現在還可維持一定競爭力。但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國實體經濟一定要從中低端製造業向中高端製造業轉型,也要從勞動和資源密集型産業向技術和資金密集型産業轉型。中國政府發布的《中國製造2025》文件,旨在推動中國從製造業大國向製造業强國轉變。但中國政府所冀望的「招商引資」政策,在顧雛軍看來,已經走到頭了。「招商引資吸引的國際企業,看中的只是原先低廉的生産成本,引進的企業多爲勞動密集型的中、低端製造業,技術水平有限、相應的技術溢出效應和經濟拉動作用也有限。」

「招商引資」政策已走到盡頭

顧雛軍提出了「引資購商」思路,認爲可以取代「招商引資」成爲新的國家戰略。「引資購商」主張,在未來十年裏,在十幾個主要行業,中國資本選擇處於國際先進乃至頂級水平的國外製造企業爲目標,發起控股併購或整體併購,然後將其零配件和總裝製造逐步複製到中國,挾世界頂級品牌和技術以及中國製造成本優勢,奪得全球市場的行業定價和規則制定權。僅此,中國便能實現這十幾個行業的産業升級,每年爲GDP增長創造百分之一到二的增幅。同時,也可以培養出一批世界級的企業家和職業經理人團隊。

顧雛軍和他的團隊研究認爲,目前還給中國留有併購整合機會、並且也是中國需要的重點行業,分別有通用航空、功率半導體、數控機床、汽車零部件、商用車、機器人、油服、大型製冷空調、農用機械、照明、新能源及特種鋼等。中國當前還有「資本優勢」和「成本勢差」,借助龐大的外匯儲備以及相對的成本優勢,有必要奮力一博,借此實現中國的産業升級和經濟轉型。

在47萬字的《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一書中,顧雛軍用了三分之二的篇幅,具體舉了該如何對全球商用車行業進行「引資購商」中的「購商」。他系統分析了當前全球商用車七雄CNHI、納威司達、沃爾沃、曼、斯堪尼亞、帕卡、戴勒姆的現狀,以及可以對之進行併購整合的上、中、下三策的十種方案。顧雛軍認爲,實施全球商用車行業併購整合上策的窗口期,現在只有一兩年而已。一旦也在謀劃整合的德國大衆渡過「排放門」劫難,則中國資本整合之上策將不復存在。

籌劃「2025産業併購整合基金」

「購商」是目標,而「引資」則是準備。如何引資呢?這需要地方政府的配合。顧雛軍在書中又舉了一個例子,以高端通用航空業爲例,經過測算,某地方政府可投入100億人民幣引導資金作爲劣後資金,然後帶動其他投資者,組建規模爲600億元人民幣的「中國製造2025産業併購整合基金」。然後便可去併購海外高端通用航空業中的頂級企業,將該企業生産結構複製到中國。這對於地方政府來說,好處在於,經過不到3年時間,該産業可爲當地每年創造4000億人民幣的工業産值、120億人民幣的工業稅收,同時還可最終創造30萬個就業崗位。據顧雛軍透露,他的團隊目前已經在幫山東濰坊、湖北襄陽等地方政府,籌劃「2025産業併購整合基金」。

作爲中國商界風雲人物,顧雛軍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他的科龍舊事了。2001年,曾被鄧小平盛贊的明星企業、生産冰箱的科龍電器公司陷入經營困境。在香港擁有格林柯爾上市公司、同時也是製冷行業專家的顧雛軍,受順德地方官員邀請,併購整合了科龍。顧雛軍的團隊用兩年時間,重新帶領科龍騰飛。據書中透露,2004年,科龍重回順德納稅第一的位置。借助科龍,顧雛軍名滿天下,但謗亦隨之。有人視他爲民營企業的領袖,也有人視他爲竊取國有資産的蝥賊。

 

出獄後一直謀求平反

2005年,在輿論不利顧雛軍的情况下,有人開始盯上了科龍和他的財富。據顧雛軍書中介紹,「他們首先僞造一份科龍給格林柯爾提供2.76億美元的虛假擔保函,並以此虛假罪名騙取中國證監會對科龍立案調查」。由這2.76億美元保函開始,出現了一個複雜的局。最終導致在科龍渡過四年輝煌的顧雛軍,鋃鐺入獄,七年後才獲釋。但顧雛軍並沒有認輸,出獄後一直謀求平反。廣東高院把「顧雛軍刑事申訴案」的審限到期日已經延遲了十四次,到現在也沒有給出具體判决。

從牢獄歸來後的顧雛軍,在追求舊案平反的時候,也已經重新出發。書的最後,他心心念念的是他的新目標——全球商用車行業的整合。他說:「商用車行業之於我,有十年之癢,不思量,自難忘。不幸入獄,哪堪十年空茫。」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