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勿勿走了,他玩了大人物,也只是生命的玩偶

文 | 張倩燁 紀碩鳴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2013年一個週末的下午,我和同事張倩燁在香港北角城市花園喝咖啡,意外的遇到了大師王林,那時他與徒弟惡鬥避走香港,卻還是信心滿滿,意氣風發,自認為「大師可以逢逢凶化吉」。想不到3年之後,王林涉案入獄,不久後就撒手人寰。他的生命顛峰玩了大人物們,或者也只是大人物們的玩偶。人都玩不過命運,大師亦只是徒有其名,願大師王林一路好走!

王林

大師王林避走香港期待公道

王林與鄒勇師徒倆對簿公堂,引來媒體參與「公審」,被稱為大師的王林要避走香港。他稱個別媒體的指控無中生有,變蛇只是娛樂,沒有任何錢財往來。江西省政府法制辦也否認了參與調查王林。

「上次見過你們以後,這幾天我惶惶不可終日啊。」王林在香港的家中,終於長出了一口氣,娓娓道來自從與我們初次相遇後幾天來的心情——他是個被媒體「搞怕了」的新聞當事人,很擔心我們再寫出幾篇文章,給他帶來更大的麻煩。

 

無法自救的「大師」

初次見到王林,是在香港北角的一家酒店內。8月16日,我們正在酒店的咖啡廳聊天,一位個子不高的黑衣男子拖著旅行箱,神色匆匆地走過我們身邊,準備在對面的座位安頓下來。

「王林大師!」出於記者的本能,我叫出他的名字。他一愣。

「你們是誰呀,怎麼認出我來的?」

落座後,我們很爽快地報出記者身份,王林倒也沒有過多防備,倒上茶就開始講起他和鄒勇的恩恩怨怨。

大概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聽著眼前這位紋過眉、鷹鉤鼻、一身黑衣的「氣功大師」訴說他怎樣被鄒勇逼到香港,一臉憤怒和無奈,很難把他與內地媒體呈現出來的那個能「隔空戳死」司馬南、詛咒記者不得好死的王林大師聯繫在一起。

「深圳是我的家,蘆溪是我的老家,老家有我那麼多老鄉親,以往我每年都要住幾個月的,現在,家門口有記者堵著找麻煩,那裏反倒成了我最傷心的地方了。」王林一邊歎氣,一邊搖頭。

初次交談結束後,王林和他一位助手先行離開下樓,沒過幾分鐘,王林一臉凝重地轉回到我們的座位,千叮嚀萬囑咐,不要讓我們把他的行蹤和當天的談話報導出去,並答應我們,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會接受訪問,會講出真相的。

那一刻,在他的眼裏,我們成了多少可以決定他命運的「大師」,他只是一個無法自救的老人。

八月初,媒體廣泛報導,江西省法制辦會同公安、衛生等部門商討,控王林涉嫌非法行醫、偷稅、重婚、詐騙、行賄、賭博、非法持有槍支七項罪名,還說成立專案組調查。但事實上,能用真憑實據「起訴」王林的,或許只是他家中的一把模擬玩具槍。

新華網隨後發自南昌的報導稱,針對「王林事件」,7日有媒體報導稱,「江西省政府法制辦將對調查進行指導、監督、推進、協調,絕不能讓王林逍遙法外」。法制辦負責人對此予以否認。江西省政府法制辦負責人告訴新華網記者,法制辦主要職能是統籌規劃省政府立法工作,負責起草或組織起草有關重要的地方性法規、規章草案,並不具有協調相關案件調查的職能。

 

被媒化的王大師

媒體的報導讓王林終於體會到輿論的壓力,但發動這場傳媒戰爭的,卻是他的「昔日弟子」鄒勇。王林告訴我們,自己從來不帶徒弟的,也沒有收過任何人的「拜師費」,但社會上叫他「師父」的,的確也不在少數。

7月下旬,中國大陸媒體突然掀起一股「倒王風潮」,王林這位光鮮一時的「氣功大師」,一夜之間成為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媒體的圍攻對象。蹊蹺的是,在此之前,王林並不像過去那些被媒體請下神壇的「大師」們一樣高調,人們聽說過李一、聽說過嚴新、聽說過張宏堡,但沒有多少人聽說過王林,可以說,王林的成名與他的「氣功神話」破滅,幾乎就是一夜之間同時來到的。

按王林的話說,是鄒勇請來了記者,其中一位北京某報的記者事後寫到,王林對她惡語相向。對此,王林和他的助手回應:那些話,只是江西人的口頭禪而已。他說,朋友們關照他,近期最好不要接受媒體訪問,任何消息都不能透露,否則該報社「要把我搞死的」。該報社在報導刊出後,又派出一位資深調查記者坐陣江西,「要搞我,現在我是有求無應」。

一場媒體圍剿聲勢浩大,王林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亂箭齊射,他連夜跑到香港躲避,等待當地政府作出公道的結論。

王林對大陸一些媒體對他的報導很氣憤,認為這些完全不屬實。「說我拿著五十斤的金子給他(官員),五十斤我提得起嗎?我有這麼大的膽子提著五十斤的金子送給領導?(媒體上的)好多東西都是我沒有講過的。」

在所有關於王林的報導中,有一條最令受眾哭笑不得的:王林發微博稱,自己可以「隔空戳死」司馬南。

我們向王林求證是否有此一說,王林表示,自己連微博都不會用,微博上的帳號,是他的一位「弟子」在操控。在我們的見證下,王林親自撥打電話向這位「弟子」索要微博帳號和密碼,遭到對方婉拒。但對方稱,不會再以王林的名義發微博了。

 

與鄒勇的恩怨情仇

無論是王林還是鄒勇都不否認的一點是,他們曾經過從甚密。

鄒勇自稱是王林的關門弟子,但王林否認收過他做徒弟。內地媒體曾報導,鄒勇稱,他曾向王林借過1300萬元人民幣,王林也曾幫他付過2000萬的房款訂金,而王林從他這裏拿走的卻更多,包括2100萬元的房子裝修費,1840萬元買假酒的錢,以及3000多萬元拜師費。這樣清算下來,鄒勇覺得王林「騙走」了他總計大約4000萬元。

王林則表示,從來就沒有「拜師費」一說,真相是,自己「幫鄒勇在香港買了一套房子,我出的錢,用他的名字,零五年他搞貨場,零七年買的(房),八百多萬,現在一千多萬。裝修傢俱都是我買的,現在在他的名下,他租出去了。我問他要錢,他翻臉胡說,說他和他朋友姚某每人提了一千萬人民幣丟到我的深圳家裏,我問他你們每個人能提得起一千萬嗎,他又改口說提的是港幣,他就一口咬定說反正他是提了的,他就是這麼亂說的」。

在香港的家中,王林拿出鄒勇的多張借款憑據以示證明。

王林稱,自己借錢給鄒勇是出於朋友情誼。「我接觸的人廣泛,認識的人也多,但我自己家裏的事,從來沒有找人去幫忙。遇到朋友需要幫忙,我會出手幫忙。誰的家裏有人病了,缺錢了,我都會去幫一幫。」

許多媒體都報導過王林曾在「文革」期間入獄,王林解釋,那時是因為「好吃懶做」這種「罪名」——他時常變出個把戲,把人看得暈暈乎乎的。那個時候沒有法治,公檢法一體,想讓誰坐牢就把人關進去了。

王林說,正因為自己從小生活條件艱苦,還坐過牢,因此「自己能幫的就一定會幫,幫了別人,自己就會心安理得」。

王林向我們展示了過去多年裏,他堅持向萍鄉的困難鄉親們捐款捐物的證明,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本本的受捐花名冊。「在萍鄉我從不登報宣傳,春節年底我到處捐物,去找豬肉分送給老百姓。我不要人家說我好,希望過年過節大家都有好東西吃。我有飯有衣,我每年捐,是想讓人家少流淚,我得到一份安慰。」

王林絕技:變蛇

兩年前,王林生了一場大病,病中的王林決定徹底理清他與鄒勇之間的債務。他回憶起鄒勇探望他時的情形,說向鄒勇要求還錢,「我要他把欠我的幾千萬還回來,但鄒勇當時沒有說話,出去呆了一會」,再進房間的鄒勇就爆了句粗口,立馬變臉告訴王林:我不欠你的錢!

2012年10月,王林向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鄒勇返還自己為其購房及裝修的巨額款項。今年7月,一審判決,法院判決鄒勇返還王林3300萬元購房款,並駁回了鄒勇的反訴請求。但是9月初,江西省高級法院卻裁定把官司發回重審。

鄒勇是江西天宇燃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是江西省人大代表,曾先後被授予「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王林受到的壓力,部分來自鄒勇與上層的關係。

從2012年11月開始,王林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江西省人大、江西省高級人民檢察院等機構寫信或上訪實名舉報鄒勇。今年6月,王林向駐派江西的中央第八巡視組遞交了實名舉報鄒勇的材料,王林在舉報材料中稱,持有外國護照的鄒勇利用金錢編織的關係網對當地商人大肆打擊報復,稱鄒勇是岡比亞國籍,並有黑社會背景。

「鄒勇對外說是我騙他錢,還說我和明星洗澡亂七八糟。我認為,他說這樣的話是太無恥了,信他這些話的人,也太輕信了。這樣的話,他怎麼就能講得出來呢!」王林對部分媒體的偏聽偏信,感到很不理解。

「他還說我跟領導有關系,我可以跟你講,除了曾經找劉志軍幫鄒勇批示,我沒跟任何領導要過批文,其他沒有找任何領導開過後門。他鄒勇把該還我的錢,說成了是我騙他的錢,他還說有銀行的匯單,說我是騙了他的錢的,事實上,萍鄉法院的官司打過了,兩方的證據都擺在那裏了,到底是誰欠了誰錢,長著眼睛的人,都能看得清楚嘛!」

一位瞭解王林事件的內地網友曾這樣寫道:

「針對王林舉報鄒勇是黑社會、涉及萍鄉36件刑事大案和兇殺案及當地七星酒店事件,本人在蘆溪旁觀了媒體採訪相關當事人,但是關於鄒勇的黑社會問題,相關當事人和當地人都不敢說,提心吊膽地告訴媒體:鄒勇已經放話,誰敢為王林作證就弄死誰。」

 

小隱於香港

王林只讀過不到三年書,說起話來都是帶有濃重江西口音的普通話,要費些力氣才聽得懂。他的世界仿佛很簡單,評價人也多用「好人」或是「壞人」這樣單純的坐標系。他不僅不會用微博,有時連去銀行取款都需要助手代勞。

認知的局限也決定了當他遭遇媒體轟炸時的第一反應不是回擊,而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跟誰去解釋,才能把自己的委屈說清楚。如今,在香港的街市間散步,王林常常會被路人認出。我們跟隨他回家的一路,就先後有三撥人在擦肩而過時竊竊私語:「那不是王林嗎?!」回頭率和相貌辯識率極高的王林,也逐漸習慣了這一切。

王林(右)與鄒勇(左)

「有一次我去便利店買膠紙,付錢時那個老闆說不要錢,他知道我是誰。」香港的溫情讓王林很開心,緊張的神經開始放鬆下來。

王林表示,自己已經在香港起訴了鄒勇。在香港,沒有了記者圍追堵截,也不必擔心人身安全受到威脅,這讓王林感到安心,感到清靜。

偶爾受邀與朋友晚餐,席間不乏中資機構在香港的高管、本港立法會議員等香港名流,其中有一位對我們說,他相信王林還是有些真本事的。

採訪結束後,王林熱情地送我們離開住所,路上還不停地向我們展示他手機中保存的在美國白宮、俄羅斯等地進行表演的照片。我問他,你真的會發功變蛇嗎?他笑笑,說一年只表演一兩次,朋友之間娛樂的。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