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扁豆」餐廳的社群理念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Lentil as Anything,中文直譯為「扁豆就是一切」,这是一個非盈利組織的名稱。該組織創始於2000年的墨爾本。 它的創始人是48歲的斯里蘭卡籍人士 Shanaka Fernando。該組織建立了一家同名的素食餐館,該餐館所有服務人員及大部分廚師都是志願者,他們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包括長期失業者、土著人、難民等。他們會在這裏的志願者工作中接受培訓,提高自信心。而這裏的食物,也沒有明碼標價,每個顧客完全根據自己的意願來付錢。吃完飯之後,自願地投十塊或二十塊到錢箱裏,其實,無論投多少也沒有人來管。

Lentil-as-Anything餐廳的外牆
Lentil-as-Anything餐廳的外牆

在資本主義金錢價值已深入現代社會每一個角落的今天,依靠志願者貢獻和顧客自願來維持一家非盈利的餐館, 不得不說,這是一項頗具創新但注定坎坷的選擇。創始人 Shanaka Fernando 說:「人們之間應該有更多的關愛,而不是一味的競爭。」 「金錢不應該把我們分開,它應該讓我們在一起享受(健康的食物和音樂)。」

餐廳所提供的素食
餐廳所提供的素食

在過去的15年中,Lentil As Anything 頑強地在墨爾本建立了5家分店,並於2014年,將版圖擴展到了悉尼。記者曾多次去過悉尼的 Lentil As Anything 餐館,該餐館位於悉尼西部的 Newtown,這裏的年輕左派、嬉皮士文化頗盛行, 有很多西方遊人也會來此就餐,感受悉尼的左派風。步入餐館你會為其隨意的裝修、員工的著裝外貌所吸引。在餐館的一角陳列著微型圖書館,供(尤其是獨自前來的)顧客閱讀,在一面牆壁旁陳列著一些藝術家的作品,也供出售。 每一次光臨都會感受不一樣的驚奇。

志願者和顧客組成的社群

當光臨者在這個小小的「世外桃源」將自己置身於繁忙和喧囂之外,享受它的食物、音樂和其所宣揚的社群價值, 自然別有一番滋味。來此就餐的,有些是投身社會正義事業的律師、活動家,也有其他支持這一理念的各類人士。記 者認識一名在悉尼大學讀社會學博士的智利籍學生,他告訴我,「很贊同 Lentil As Anything 所宣揚的價值理念,讓每 一個人都有幾會參與社群建設。這裏也可成為學習的場所,只要你願意交流。雖然,有時候食物可能沒有別的素食餐 館那麼多樣。」

Lentil As Anything 除了餐廳營業之外,還會組織瑜伽、禪坐、莎莎舞、健身活動等。所有從事這些活動的也都是志願者組織。他們來自不同的背景,有的想向社會奉獻、有的想擁有培訓機會。筆者和一個 20 出頭的志願者交流,她首先非常熱情地告訴我們今天所提供的食物和廚師的背景。在談及她在這裏的經歷時,她說曾是一名舞台劇演員,但劇院維持很困難,於是決定離開。因為住在附近,就來 Lentil As Anything 做志願者,這裏的工作讓她每天不僅忙碌,並感受到充實和歸屬感,「因為大家都有一些艱難的過去需要克服,而這個友好的 Lentil As Anything 志願者社群,不知不覺中讓我們重新找回自信。」

期待進入澳洲的難民
期待進入澳洲的難民

由於來 Lentil As Anything 的志願者大多處於社會邊緣,特別是有很多難民。Frnando 曾對媒體說,「志願者除了在 Lentil As Anything 得到培訓機會外,還會明白他們所帶給社群的價值,他們並不需要為了迎合澳洲主流文化而改變自己。 Lentil As Anything 鼓勵每一個個體在這一空間感受自己做原本文化和價值的主人」。

澳洲是一個以移民為主的國家,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在盡力融入澳洲主流社會的同時,也在為澳洲成為一個 更多元的社會而貢獻他們的文化,比如飲食中的素食理念。Lentil As Anything 的創立與發展,便是為澳洲創造多元包容 社會的一次嘗試。

為難民建立自信心

在目前澳洲主流政治家排斥難民,媒體報導醜化難民的背景下,這一多元理念的推廣更值得推崇。風味獨特的食物讓大家聚到一起,在享受美食時,同時接觸到了其他文化。澳洲的年輕人,在這裏,或許可以不經意間認識到難民(移民) 的到來,並不會奪走他們的機會,反而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加豐富。在一次媒體採訪中,一名巴勒斯坦顧客說食物和他媽媽的食物味道頗像,那天,主廚是一名來自巴勒斯坦的難民。
由於這一理念以及其在墨爾本的成功營運,Shanaka Fernando 曾在很多媒體露面,接受採訪,並於 2007 年被評為澳洲當地英雄。他表示他最初創立這一組織是基於人們之間的信賴,因為所有的人不管其社會地位、經濟條件如何,來到這一餐館,加入這一社群,都會接受同樣的待遇。來這裏的人,按照他們的意願支付費用,也有機會為這一世界創造更有關愛、尊重、信任、平等、自由,而付出一點貢獻。

2009 年的一個以 Lentil As Anything 為主題的紀錄片將這一運營模式醜化,並對其名譽帶來很大的損傷,墨爾本地方政府力圖逼其搬離,但因其多年的經營,在社區中建立了非常堅實的支持,他們打贏了官司。在一篇報導中, Shanaka Fernando 說,「當時你會聽見當地居民說,除非我死了,否則你別想拆毀 Lentil As Anything。」「這樣的社 區支持讓我們非常感動。」他說 ,「過去,有個父親,曾給我們捐了 5000 澳元支持,並寫信告訴我們,因為他女兒在 Lentil As Anything 做志願者,而成功地戒掉了海洛因,重新建立自己的尊嚴,成為社會的一個貢獻者。所以,我想 Lentil As Anything 有著一群平時沉默,但當我們需要的時候,會支援我們的民眾,這是個非常好的感覺。」2009 年,這 個組織成為當地小學「價值教育」的學習案例。在金錢邏輯大行於道的社會中,能夠擁有一片這樣的淨土,小心翼翼地想通過自己的實踐去捍衛社群價值、包容理念,令人感到了一絲的溫暖。為現代社會的高樓大廈沒有也不能淹沒的人們 的善意、善良而感到欣慰。但願這個小小的「世外桃源」越來越好。 ■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