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降低信用評級《超訊》作詳細分析

導讀:三大國際信用評級機構之一的標準普爾(標普)要下調中國評級警告的腳步聲還未落音,穆迪就發表最新聲明下調中國債券的評級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穆迪評級提供了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面臨面對的經濟挑戰的信息。中國經濟近年增長出現下滑,去年更是25年來最慢增速.剛剛召開的北京兩會傳出,今年的經濟增長再次下調為6.5%。

151_4445304_568c043bbe1833ef1b8e0d82081317d9

穆迪調整評級展望的理由是中國政府債務不斷增加且外匯儲備持續減少。但穆迪確認了中國長期債務Aa3評級,理由是中國的財政實力和外匯儲備依然強勁。但穆迪表示,如果發現中國放慢了旨在促進經濟可持續增長和政府財政穩健的改革步伐,可能下調中國評級。

穆迪還稱,下調中國評級展望反映了資本流出導致的儲備緩衝下降,這加劇了政策、貨幣和增速風險。中國允許外匯儲備降低會讓流動性吃緊。此外,預計中國政府財政實力將進一步減弱,中國落實改革的能力存在不確定性。穆迪預計中國政府債務2017年升至相當於GDP43%的水準,支援6.5%經濟增長目標的政策可能放緩國企改革。

不過,新華社發文稱,穆迪負面展望中國缺乏全面眼光。

《超訊》三月號文《中國站在債務危機的風口浪尖》及《債務最大系統性風險在銀行》對中國的債務問題作了詳盡的分析,而且本雜誌對債務問題從三大債務主體及主要債權人銀行的風險,進行了系統的分析,詳情可參閱:中國站在債務危機的風口浪尖一文。

經濟學者李揚:編制國家資產負債表

經濟學者李揚:編制國家資產負債表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中國站在債務危機的風口浪尖,已經被巨大的負債壓的喘不過氣來,還錢談何容易。三大國 際信用評級機構之一標準普爾(標普)近日警告,中國未來幾年可能面臨標普下調評級某些產業。從表面上看,中國 的債務問題似乎並沒有嚴重到值得引起特別關注的程度。財政部長樓繼偉曾表示,中國的總債務佔GDP不到40%,相 對其他國家低。但是,IMF的說法是,中國的債務被嚴重低估,今後幾年大量地方表外債務可能讓中國的債務率達到 250%,現在就可能超過200%。彭博社也支持IMF這一觀點。如果IMF的數字是真的,這將成為比日本還要大的火藥 桶。據專家統計,2015年財政支出17.6萬億,財政收入15.4萬億, 中央政府的財政赤字達到2.2萬億元,財政赤字率達到 3.5%,高出國家預期的2.3%。如果GDP增速減慢,赤字率相應增高,反之亦然。人大規定赤字率不能超過3%,如果 GDP今年達不到預期6.5%的增速,那麼赤字率一定會大幅增高。這應引起政府警覺,保持清醒頭腦和理智的調控。

專家估計,中國的債務總額達到120萬億。更有甚者,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表「洞悉中國的債務」為主題的報告 稱,中國的債務總額從2007年的45萬億元上升到2014年中期的172萬億元,7年中舉債水準增加4倍,舉債水準佔GDP的 比重已達282%的高位。雖然中國的債務水準並不比其他發達國家的債務水準高,但因為債務中一半或以上與房地產有 關,房產縮水,資不抵債。接下來,本文將從政府債務、企業債務和家庭債務三大債務主體出發,詳細探究當下中國 債務風險,以及背後隱藏著的系統性風險。

政府債務:主要是2008年以後產生

據社科院李揚帶隊編輯出版的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的研究結果,2012年全口徑的地方債務率是112.8%。考慮到地 方債務餘額的增幅遠遠高於地方GDP和綜合財力的增幅,所以目前的債務率遠遠高於上述比例。2015年底,全國人大 常務會審議國務院關於規範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工作情況的報告顯示,100多個市級、400多個縣級的債務率超過100%。 地方債務餘額16萬億,達到了GDP總額的23.6%,遠超過了美國地方政府13-16%負債率上限。數字當頭,不得不讓我 們警醒潛在的政府債務危機,除此之外,更應當注意以下五點隱性風險。

一,地方債務置換所帶來的風險。之前一萬億用於置換地方債務,並沒有根本上解決債務問題,只是延緩了債 務。當下的短期債務被置換成長期債務,寅吃卯糧,擠壓未來發債的空間,從而更大地增加系統性風險。不僅沒有解 決問題,更可能掩蓋了債務。政府為規範利息和成本高的銀行貸款、信託、BT等,將之前各種形式的債務規範化,市 場化,進行地方債務置換。據估計,政府預計三年置換地方債務14.4萬億,至去年底已轉3.2萬億,剩下的計劃兩年要 轉完,平均每年5萬億。

但障礙重重,債權人與政府之間存在著分歧和矛盾,而且從資料來看,這帶來的是債務壓力反增不減。政府發 債後,從公布的債務餘額看,除了重慶、湖北二省債務降低,絕大部分債務餘額在上升,特別是經濟下行壓力大的省 份,遼寧貴州、廣西、雲南、山東,債務規模迅速擴大。其中貴州債務規模兩年時間接近翻番,達到了120.2%,遼寧 是197.47,雲南111.23%,內蒙104.7%,都過了100%的警戒線。這些貧困省份財力弱,大部分靠中央財政轉移支付過日 子,償債的壓力和風險更大。愈貧愈難還債的惡性循環,恐怕等待的將是更大的危機四伏。

二,社保基金缺口風險(比如五險一金中的養老金等)。歷史原因造成的先改革後設保險,易形成收不抵付。或 者有一些經營不好,造成虧損或虧空。

三,地方通過BT或BOT方式發起基礎設施建設,也形成政府債務,但這一部分在資產負債表上並沒體現出來。

四,財稅空轉某種程度上掩蓋了地方債務問題。名義上收稅,實際上沒有收到錢。

五,有效益的政府基礎設施建設,用負債的方式去做,問題不大。但沒有效益的建設,硬要負債去做,將會很危險。

接近50%的中國地方債務是2008年以後產生的,這幾年是集中到期的高峰。當下供給側改革最大的辦法是減稅,減少企業負擔。但減稅必定增加赤字,繼而聯動性導致債務增加。負債消費,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們最不希望看到的 是,債務以及與其環環相扣的財政等問題,引起一連串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企業債務:總額已經接近110萬億

社科院副院長李揚2014年在搜狐峰會上說,中國企業的負債率115%,而OECD國家平均是90%,如此之高的負債 率,如不解決,企業將會被拖垮。2015年對實體經濟發放的貸款餘額92.75萬億,佔同期社會融資總規模的67.1%。2014 年不良資產貸款增速超過20%,2015年增速更快。據有關方面估計,2016年銀行的不良貸款規模將超過2萬億。

根據科法斯經濟學家調查,中國企業負債比最高,負債總額已佔GDP的160%,較2008年增加60%。按此計算,企 業負債的總額高達接近110萬億。如果負債率高,有效資產則被相應擠壓或消失。況且,來自影子銀行的債務,佔企業 負債總額的30%左右,將近30萬億的高利貸,風險可觀。有些企業大量高利貸,為還高息焦頭爛額朝不保夕。

中國企業的融資方式大多是間接融資,先天不足,由來已久,這決定了其資產負債比例高。如果企業效益好,債 務不會有太大問題,可以通過利潤將之抵消;反之,如果企業效益不好抑或虧損,則債務就如同血盆大口,將吞噬企業 於無所遁形。再加上產能過剩,庫存積壓,債務變成無效資產,只能用更多的資產抵押給銀行,債務形成閒置資本,而 後極易形成泡沫。負債程度越高,整個經濟的泡沫越大。縱觀近年來中外金融危機,都是債務危機。前車之鑒,企業債 務風險有可能帶來的潛在系統性風險,不可小覷。

家庭債務:車貸和房貸比重高

區別於歐美國家,中國傳統的消費和理財方式,喜存不喜貸,因此,中國的家庭債務總量並不大。但是,兩個關 於家庭債務的問題是房貸和車貸,特別是房貸,同樣值得關注和探討。2015年全年家庭負債佔GDP比重預計上升至39% 左右,家庭債務總額約為26萬億左右。居民貸款中,大部分是房貸。正常情況下,房貸所產生的債務並沒問題。以家庭 為單位貸款購置新房,用按揭的方式,用所購房屋這個標的物抵押給銀行,如果經濟好,房價升值,足以維持還房屋貸 款,作為投資,房屋貸款整體產生盈利。但是,現在大部分房價下跌,甚而有價無市。這對於貸款購房的家庭來說,可 能產生壞死債務。

中國處在債務危機的風口浪尖,如果缺少調控風險的警惕,破產、倒閉會陸續而來,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