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借貸案背後的警察黑手

文 | 史如松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河北張家口一樁民間借貸引來市領導、刑警大隊領導關心,結果法院不顧事實和法理作出判决,揭示借貸案背後存在警察隠性投資的利益。不少市場走俏行業都有警察的隱性入股,一旦投資失敗,警方則必動用刑事或民事手段追索損失,引發法律爲警所用、司法不公現象。

張家口市公安局舉行「嚴警風、正警容、樹形象」隊列會操比賽

民間金融借貸屢見不鮮,但河北省張家口市一樁簡單的民間借貸,却引來了市領導、刑警大隊領導的關心,甚至直接到法院打招呼,「這錢一定要有人賠,債務人賠不出,保證人必須賠。」

知情者向《超訊》表示,一樁極簡單的民間借貸糾紛,讓領導、刑警著急了,法院亦不顧事實和法理作出判决,背後揭示有警察隠性投資牽涉的利益關係。

案件顯示:債務人鞏全斌是張家口市博納建築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張家口市博納物貿有限公司的監事(兩家公司的顯名的股東、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分別是鞏全斌的妻子郝蕾和母親高秀文)。他急於融資,向放貸人員劉煥明借錢,先後分別三次(2013年2月-2014年2月),以兩家「博納公司」的名義、以自己的名義向劉煥明借入200萬元、400萬元、970萬元,這三筆債務均由房産開發商顧宇濱提供保證擔保(保證期限分別爲兩個月、六個月)。

借款後,債務人鞏全斌一直分期向劉煥明指定賬戶匯款,數額達到600萬元左右,各方也因爲持續匯款相安無事。直至2016年2月,債務人鞏全斌因資金鏈斷裂銷聲匿迹(在消失之前,鞏全斌又對外舉債5000多萬元)。放貸人劉煥明在明知已經無法將還款責任落實在債務人鞏全斌身上之後,於2016年7月向張家口市橋東區法院提出三起訴訟,此時,已經完全超過了三份合同約定的保證期間。

實際上,放貸人劉煥明可以通過他的「其他」途徑,和失踪的「鞏全斌」聯繫,以至於案件在開庭過程中,「鞏全斌」的代理人都可以根據「放貸人」的要求出現,準確無誤配合放貸人共同完成訴訟。而放貸人又通過一系列的操作,讓法院豁免了鞏全斌個人的債務,所有的債務由兩家已經做空了,沒有還款能力的「博納公司」名義上承擔,並最終由已經超過保證期間的保證人顧宇濱實際承擔。

在案件中,律師發現並向法庭說明:1,所有的借款並沒有落入「博納公司」的賬戶,或者用於這兩家公司的用途(已經違反了保證的先决條件),而是完全由鞏全斌自己支配使用,法院對於這一事實完全回避;2,三份合同,(除了970萬元的合同外)另兩份均沒有約定利息,而法院將已經還款600萬元全部充作3份合同的利息,判决保證人應當償還所有借款的本金1570萬元,以及未償還部分的利息;3,三份合同都是在明確超過保證期間的基礎上,放貸人要求保證人承擔責任。

而法院無論在認定事實還是在適用法律上均草草了事,明顯是受到了來自於貸款人一方的「案外」壓力。

 

刑警支隊隊長充當黑勢力保護傘

據悉,此案背後還案中有案。這實際是一個有司法人員參與的非法放貸案。當案件進入司法程序,相關人物紛紛出現。張家口市領導和市公安局刑警支隊領導等都到法院打招呼,要求盡快判有財力的保證人還貸。

根據舉報材料,張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支隊長、局黨委委員郝某某,長期以來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爲黑惡勢力的不法生意站台,充當幕後老闆,參與投資非法賭博機遊戲廳、帶有賣淫性質的桑拿洗浴,參與社會放高利貸等營生。

有知情人指郝某某參與民間放高利貸,是實際的出資人之一。利用劉煥明(綽號三原)在台前放貸,他躲在幕後出錢,如有閃失,利用其身份干擾司法公正。在其指使下劉煥明對公安人員、法務人員大肆行賄。

多年來在張家口公安機關的多次打擊下,賭博遊戲廳大多銷聲匿迹,唯獨「南爵」的屹立不倒,可見其後台之硬。甚至於有位名叫「小小」的玩家在遊戲廳輸錢,借老闆劉煥明做高利貸後被逼債跳樓身亡,郝通過自身職務與影響,逼迫死者家屬收點小錢了事。

郝還是張家口小浪嶼洗浴中心股東,小浪嶼名爲洗浴實爲賣淫嫖娼場所,在國家嚴厲打擊黃賭毒之際,身爲警務人員公然挑戰國家底綫,長期與社會人員劉志强(綽號强大頭)小浪嶼老闆私混,違反八項規定,經常出入各種娛樂場所,爲其非法經營提供庇護。

可以看到,劉煥明、鞏全斌借貸案背後就有郝某某影子。此案實質:警察隱性理財放高利貸,明知放款風險高,找房產公司總經理顧宇濱做擔保,結果幾年後借款人逃跑,警察衆籌資金血本無歸,只好拿早已過了擔保期限、不再承擔任何責任的顧宇濱當救命稻草,逼迫當地兩級法院罔顧事實和法律,判决由顧宇濱承擔警察放貸失敗所造成的全部損失!

警察隱性投資理財,一旦失敗,警方必動用刑事的,或民事訴訟的手段(通過法院),全力追索損失一一由此必然引發法律爲警所用、司法不公現象!

警察隱性投資理財,已成爲一種帶有全域性質的普遍現象,例如,人們發現,凡是市場走俏的礦業礦區,警察的隱性入股、成爲隱性股東,幾成公開的秘密;一些常年不倒的娛樂場所、洗浴公司,實際上都離不開警察的參股和保護;大城市的公共停車場,往往是警察隱性投資的理想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紀委一次會議上就嚴厲指出,「有個武爺,天津的停車場都成他們家的了,無法無天……十八大後還這麼瘋狂,前所未聞」。習近平口中的「武爺」即是前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長武長順。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曾在中紀委會議嚴斥警察歪風

警察隱性投資理財已成普遍現象

2010年11月12日,山西曾經發生轟動一時警察夫婦被殺的案件。警察王建雄疑開煤礦發家,擁上億資産,因300元賭資與賭桌上的洪洞縣另一已離職富豪警察的女婿韓澤榮發生了爭執,韓澤榮懷恨在心便伺機敲詐王建雄並將之殺了。根據媒體披露死者警察生前超生、作為公務員開辦企業、對外放高利貸等嚴重違反中國法律行為。

這幾年「賺快錢」成爲社會的一種時髦的理財追求,而在其他許多行業陷入不景氣或蕭條的情况下,放高利貸便成爲一種快捷高效的投資路徑。顧宇濱一案就是張家口公安局刑隊領導衆籌警察資金放高利貸、結果借款人逃跑,警察不惜以强力通過法院枉法、逼迫早已失效的擔保人還債的惡劣案例。

根據中國互聯網公開渠道可以查知的信息,自中國十八大開始,至2014年11月,公安系統總共落馬了23名領導幹部。根據上述媒體報導:公安機關工作人員違規辦理企業,插手商業事務已經成為較普遍的違法違紀行為。他們有的通過家人親戚代持公司股權,有的幹部警員合股辦理公司或者集資通過第三人放貸。根據群眾的切身感受,縣級市,地級市的很多夜總會、酒店、洗浴場所、停車場、礦山、安防企業、物流企業都有警察股東的身影。

披著公安特權的外衣腐敗,對中國司法已經是傷害,法院不公正判決又再次為他們買單。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