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梵蒂岡艱難和解之路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最近中國政府與梵蒂岡重新開始正式接觸,但離徹底的和解,還很遙遠。1949年之後,因為意識形態方面的對立,梵蒂岡只承認台灣的中華民國而拒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中梵之間,還存在著地上、地下兩個教會系統,以及兩類天主教徒的分歧。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

角逐香港下屆特首的兩位熱門人選——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是天主教徒。林鄭宣布參選時,還表示她是受「天主的感召(God’s calling)」。就在兩位天主教徒開啟選戰之際,中國大陸天主教徒的處境,似乎也發生變化。其背後,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與梵蒂岡之間關係在調整。

1949年,國共鼎革,作爲全球天主教會最高權力機構的梵蒂岡教廷,通過聖職部發布反對共産主義的法令。同時,信仰唯物主義的中國共產黨,也責令中國的天主教會發起「三自革新」運動,與梵蒂岡做切割。雙方碰撞之下,中國的天主教徒陷入了悲慘的歷史境地。

當時在中國大陸被驅逐出境的外國傳教士,紛紛移師香港,其中有人也帶來了不菲的教産。這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香港天主教力量的增長。現在,中國大陸的政治與宗教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在這新的歷史一頁,中國政府與梵蒂岡,會出現和解乃至建交嗎?

 

梵蒂岡代表赴北京破冰訪問

有媒體報導,2016年8月份,梵蒂岡派出代表,赴北京進行破冰訪問。之後在10月5日,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公開接見了中國大陸官方認可的徐宏根主教。在更早之前,2016年6月12日,2012年已宣布退出政府認可的天主教愛國會的馬達欽主教,突然在自己博客上公開表示,爲自己的退會行爲感到後悔。

馬達欽是同時獲梵蒂岡與中國政府認可的天主教會高層。在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所領導的上海教區,馬達欽是助理主教;在梵蒂岡所領導的上海教區,馬達欽是教廷委任的輔理主教。據說2012年退會之後,馬達欽遭政府軟禁。現在復出,以及重新加入天主教愛國會,馬達欽的變化,或許是中國與梵蒂岡和解的先聲?

自從1949年以來,中國政府與梵蒂岡之間,因爲意識形態的衝突而公開對立,這導致中國幾百萬天主教徒的人生受到影響。中國政府想以「自治、自養、自傳」的天主教愛國會整合全部天主教徒,但是,即便有政權的高壓,依然有一部分天主教徒拒絕承認愛國會,而選擇以「地下」的形式進行宗教活動。

在中國政治環境不再高壓的情況之下,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天主教的中國「地下」教會迅速擴大,並且再度與梵蒂岡建立聯繫。以至于到現在,中國出現了兩個自上而下的天主教教會系統:一個是政府領導的天主教愛國會,也被稱之為「地上教會」;一個是梵蒂岡領導的「地下教會」。地下教會不被政府認可,所以與政治的衝突時有發生。兩個系統,在共同的教區,各有任命自己的主教。所以,橫亘在中國與梵蒂岡之間,遠不止意識形態的衝突,更有地上、地下兩個教會系統,以及兩類天主教徒的分歧。

但化解這一巨大的分歧,也並非沒有先例。同爲天主教與共産主義的衝突,越南在處理與梵蒂岡的關係中,創造出了一種「越南模式」。也就是越方控制的官方教會提出主教人選,教廷對其進行正式任命。在更早之前,當民族主義與教廷發生衝突時,這一模式也曾上演過。19世紀初,拿破侖在法國稱帝,要求從教廷收回對主教的任命權。梵蒂岡與拿破崙妥協之下,同意由拿破崙提名,然後由教廷正式任命。中國要合併地上、地下兩個教會系統,很有可能也會如此。同一個人,需要獲得雙方共同認可。

 

主教金魯賢曾推動中梵和解

據《超訊》了解,梵蒂岡對北京的破冰之旅,其實早在兩三年前就該進行。但因為推動者金魯賢突然去世,而遭到中斷。現在雙方重新開始邁步,雖然未必可以快速和解,但至少重新開了頭。金魯賢也是一位獲得中國政府與梵蒂岡共同認可的主教。

作為49年之後中國天主教史上的關鍵人物,金魯賢1950年畢業於羅馬喀吾略大學,獲神學博士學位。1951年回國,在外國傳教士紛紛被迫離開中國之際,他一人同時頂著徐匯修院代院長、海州教區代監牧、耶穌會上海區代會長、耶穌會中國代巡閱使四頂帽子。1955年,金魯賢以反革命罪名被捕,在監獄和勞改營度過了二十幾年的人生。1982年,在公安部游說之下,獲釋後重新回到教會。

從八十年代以來,金魯賢在收回教産、推進修會教育、重整教會力量等方面,爲中國天主教貢獻甚多。同時,金魯賢也一直嘗試溝通梵蒂岡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但雙方對他都有忌憚。2007年,金魯賢對法國《大西洋》雜誌的記者說,「梵蒂岡認為我為教廷所做的不夠,中方卻認為我為梵蒂岡做得太多,真的很難滿足雙方。」

天主教上海教區主教金魯賢

2013年,金魯賢在去世前,是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認證的上海教區正權主教,也是梵蒂岡教廷任命的天主教上海教區助理主教。2013年,他在香港出版的回憶錄《絕處逢生1916-1982》,非常精彩。通過該書可以看到他傳奇而曲折的一生,也能看到中國天主教史上一些關鍵事件的細節。但這本回憶錄只是上卷,下卷應該從1982-2013年,必然涉及地上、地下教會三十年來複雜的糾葛,以及中國政府與梵蒂岡之間這些年來通過不同渠道的接觸與溝通,肯定更加精彩。不過,金魯賢去世已近四年,下卷回憶錄也沒有出版。該回憶錄何時面世?或者還有面世機會嗎?也許也是個問題。

自從利瑪竇從澳門進入廣東傳教以來,天主教在中國的大規模傳播,已達三百多年。這三百多年中,宗教與政治的衝突、梵蒂岡教權與中國主權的衝突、兩種文明體系的衝突,時時都在發生。並非只是到1949年才出現。梵蒂岡與中國政府正式建交,也是在二次世界大戰的1942年才實現。1949年之後,梵蒂岡始終只承認遷往台灣的中華民國而拒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現在即便中國政府與梵蒂岡重新開始正式接觸,但離徹底的和解,還很遙遠。還需要克服政治、文化、意識形態、以及歷史恩怨舊有傳統等多重矛盾。甚至,有可能徹底和解嗎?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