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努力構建金門和平發展特區

獨家專訪: 台灣金門縣長陳福海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陳福海接受《超訊》獨家專訪表示,金門角色不容小覷,很多台灣不能做的,金門都可以做為試點,包括服貿、貨貿等都可以金門先行;金門和中國大陸都在極力爭取金門為兩岸和平發展特區,因為大家都不願意台海戰爭的歷史重演;金門有天然條件做離岸中心,關鍵是台灣政府容不容許。

台灣金門縣長陳福海

 

只有經歷過戰爭的磨難,才知道和平的珍貴。金門曾經是兩岸最激烈的炮戰區,如今金門和對岸大陸都在極力爭取金門成為兩岸的和平發展特區,用金門縣長陳福海的話來說,金門不願意台海戰爭的歷史重演!

因為台灣新執政當局和北京不咬弦,更因為特朗普和蔡英文那通電話觸碰了大陸的「一中原則」,使兩岸關係更趨緊張。兩岸較勁戰雲一時密布,解放軍的戰鬥機群繞著台灣島轉、遼寧號航空母艦也前所未有的擦島而行,台灣軍方嚴密監視。有大陸的前解放軍高級將領還口口聲聲:2020台海先開戰!

喊打喊殺中,曾經的兩岸炮戰最前線,台灣金門島上卻漸顯祥和景象,縣長陳福海在2014年底當選上任後,就把追尋和平環境放在重要位置。陳福海接受《超訊》獨家專訪時表示,去年520後的11月6日至8日,第四屆「兩岸企業家峰會」在金門與廈門接力登場,身為東道主的無黨籍金門縣長陳福海寫了一幅對聯送給兩岸企業家峰會大陸方的理事長曾培炎,對聯內容為「兩岸和平,點亮金門;峰會搭橋,福臨浯州。」。陳福海對《超訊》說,兩岸和平必會點亮金門,金門成為和平發展區,為兩岸和平作先導,兩岸就更和平了!

 

金門為兩岸和平作先導

2016年的農曆年前,民進黨的副總統當選人陳建仁搭機抵金參加感恩餐會活動,金門縣長陳福海親往接機,並致送「兩岸和平,點亮金門」匾額,恭賀蔡英文、陳建仁當選中華民國正、副總統。

在大選之前,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三位總統候選人都曾到金門拜票,當時陳縣長就曾代表金門鄉親表達心聲,在幾次與蔡英文的會面當中,更當面提出希望金門成為「和平經貿特區」、「和平中立區」的心聲。

陳福海的金門和平目標和北京尋找兩岸和平發展新思路相吻合。北京嚴控大陸和台灣綠營地方執政地區往來,卻對金門情有獨鍾,有意以金門作為兩岸和平交流發展的試驗區。熟悉兩岸政策的人士告訴《超訊》,北京以香港「一國兩制」作為對台示範,顯然看不到成效;大陸亦曾設想以福建平潭島構建台灣免稅島,目標是吸引30萬台灣移民,但推進並不理想。兩岸官方交流停擺,以金門作為兩岸和平發展交流平台,成為北京的一個新構想。

縣長陳福海與《超訊》總編紀碩鳴對話

每天兩團大陸領導到金門參觀

《超訊》獲悉,北京確定不會放棄和平統一的努力,也不會給台獨任何空間,對堅持一個中國,承認「九二共識」的金門,大陸會提供交流交往的便利性,以營造金門在和平環境下的兩岸交流模式。

兩岸企業家峰會由蕭萬長於2012年發起、2013年召開首屆,每年由兩岸輪流辦理,去年輪到台灣主辦,主辦方將峰會安置在金門,大陸方的理事長、前副總理曾培炎親自到金門參會,規格極高。陳福海稱,金門正成為兩岸交流往來的新熱點。520後,大陸旅客及官員前往台灣本島數量不斷減少,金門卻不一樣。「現在每天平均有兩個團的大陸領導到金門參觀。今天是河南,昨天是山東;包括國台辦張志軍主任也很喜歡金門,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大陸領導可以來到金門。」

台灣服務業聯盟第三屆第一次理監事會議決議,礙於相關會議在台灣本島舉行,大陸方只能是副處級、科長級別的官員出席,論壇成果不彰;因此,決定將在金門舉辦第七屆兩岸服務業暨物流合作論壇,北京允諾可以派副部級、中國商標總局局長,以及兩岸服務業物流聯盟等高官、機構出席。如此,不僅規格提升,討論的內容也更有針對性,對於兩岸攜手發展服貿,也更具有現實的意義。兩岸交流與合作在和平的金門彰顯更重大的意義,由此也可以推論,北京將會對金門抱以更為開放的態度。

二年多前,陳福海上任縣長,主要目標之一,便是創造金門和平發展的環境。陳福海曾經撰文表示,兩岸和平才可以點亮金門,點亮金門兩岸才可能永續和平。他對《超訊》說,台灣稱金門是福建的金門,大陸人稱金門是台灣的金門;我想把它定調為「兩岸的金門」。在兩岸對峙狀態時期,1990年,第一次遣返偷渡客的人道協議便在金門簽署;2001年,小三通開啓了兩岸的大門;2015年,兩岸事務第三次首長會議,台灣的陸委會和北京的國台辦,在金門商議兩岸民生議題,其中包括了大陸與金門通水,以及未來的接電、接天然氣等等,另外還達成了兩岸共同守護海洋漁業資源、致力於兩岸環保等議題,明確地定調了兩岸攜手合作的方向與進程。

 

服貿、貨貿都可透過金門先行

陳福海認為,金門築造和平環境,兩岸合作、交流便可以在金門先行先試。「包括服貿、貨貿,或者是台灣現在所期待的自由經濟貿易區等許多開發項目,都可以透過金門先行,來做一些試驗。我想,金門可以成為一個和平發展的特區,跟廈門相呼應。兩岸的人民看到金門和廈門的融合,相信對台灣、對兩岸,對中華民族都是好事。」

距離台灣本島270公里,曾經是台灣海防最前端的金門,既是廈門港灣外的小島,更是兩岸關係的晴雨表;金色之門的生與死、戰爭與和平,亦只有一線之隔。「八二三炮戰」金門承受了50餘萬發的炮彈,讓金門成為兩岸關係天秤上的砝碼;2001年啟動的小三通打開了「和解之門」、「和平之門」,金門又牽繫著兩岸關係的轉變。如今,從炮火連天到漁舟唱晚,從兩岸建構起和平環境到民進黨執政的兩岸關係冷卻,正在規劃建立和平發展示範區的金門,陳福海縣長希望讓金門從承平走向繁榮,更要試探兩岸走向和平融合的新方向。

近年來,兩岸政黨的重量級人物都紛紛來到金門。除了2015年5月在金門登場的第三次兩岸事務首長會議「夏張會」外,前總統馬英九更是金門的常客,前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也是不請自來;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了,時任海基會會長江丙坤也到了。金門受到兩岸政府的高度重視,大陸交通部、商務部、文化部、衛生部的副部長都來過了,台灣高官來到金門的,更是多不勝數了。凡是到過金門都對這座「金色之門」的,都會對金門的人文、環境,讚不絕口。走過幾十年的戰火坎坷之路,今日的金門,正在和平中探索邁向繁榮之路。

去年中秋節前的9月10日,台灣總統蔡英文登上金門島勞軍時指出,希望兩岸開展良性對話。她表示,從小三通經驗可以印證,只要兩岸前瞻未來發展、展現善意互動,就可以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她呼籲兩岸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造福兩岸人民。

金門島上的標語

檳榔嶼竟成金廈兩地民間橋樑

金門成為兩岸對話、交流的新平台;金門成為台灣與大陸接觸最親密無間的地方,金門的角色正在互動中持續的轉變著。據傳,金門與廈門的中間有個島嶼叫檳榔嶼,早年金門士兵將國民黨旗插在島上,廈門人看不順眼,就划著小船,將旗子扳倒,插上五星紅旗。第二天,發現五星紅旗被換掉了,於是又划著小船過去……。多次後,雙方都疲憊了,小島上也就不再出現旗子了。再後來,大陸與金門百姓常將小船停靠在那個島嶼邊上交換民生物品,小小的島嶼竟也成了兩地民間聯繫交流的橋樑之一。

金門角色的轉變,源於外部環境的催化,為金門帶來了發展的機會。金門縣長陳福海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金門的優勢會更強,因為它距離廈門很近。而且小三通開放近20年,已經有了一定的便利性,再加上廈門也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因此,我們很認真地思考金門未來的路;站在自身優勢的角度上,金門不能開發工業,也不能大規模開發新城,經由反覆的民意回饋及政策探索,最終定位『國際觀光休閒島嶼』做為金門的發展主軸。」

金門和廈門,一直以來,演繹的就是一段來來往往的歷史。讓金門成為兩岸政策試驗田,一直是陳福海所追求的目標。他退出國民黨,擺脫兩黨惡鬥,以無黨籍身份當選金門縣長。他認為,金門要站在兩岸高度看問題,台灣不能講的,可以由金門來講;台灣不能做的,可以由金門和廈門合作一起來做。

年輕時就情繫金門這塊土地,不願離開。從26歲當代表、30歲當縣議員、34歲當鎮長、45歲當立委,對金門這塊土地有很深的感情。陳福海常常在各部會說,我們的這些長輩都是沒有被炮彈打死而留下來的,沒有這幾場戰役也不可能留下金門或台灣。所以我當時就立下一個志願,磨刀磨了26年,就希望能為這塊土地做一點事情。

陳福海退出了國民黨,一直以無黨籍身份服務台灣、服務金門。他認為,國民黨想要做的,民進黨反對;民進黨想要做的,國民黨反對。那台灣的人民還有利益可言嗎?作為一個無黨籍人士,金門縣長最有話語權。「『服貿』對兩岸人民絕對有利,但台灣卻沒有講清楚、說明白的環境,但是,金門可以。所以,身為金門縣長,他可以很清楚地告訴大家,台灣不做的金門來做,台灣不想做對兩岸人民有利的事情,就由金門來做。」

 

舉辦超渡兩岸陣亡將士法會

陳福海上任不久,就推動舉辦超渡兩岸陣亡國共將士的大法會;當年大陸方有5000多個古寧頭戰役的官兵在金門陣亡,他希望這些亡魂可以回歸故里。他還想在金門建立一個和平塔,「未來也許兩岸領導人在金門會面都有可能」;金門是要站在兩岸的高度上去看問題。陳福海指出,兩岸的高度就是台灣很多不能講的,可以由金門來講,金門和廈門之間建立一個窗口,台灣不能做的金門和廈門可以合作一起來做。

金門風獅爺商場

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超訊》:在兩岸關係中金門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陳:1990年,兩岸的第一次的協議在金門簽署,2001年的小三通,金門的角色不容小覷。最近兩岸企業家峰會在金門開幕、廈門閉幕,金門和廈門會共同扮演一些不同的角色。兩岸的這種政治氛圍,透過兩岸和平,定調金門,比如說是一個和平中立區,兩岸和平發展特區等等。兩岸,很多在台灣不能做的,我覺得金門都可以成為先行試點,或者未來建構一個金門和廈門的生活圈。

 

《超訊》:對金門發展有什麼構想或者大計,原來是想金、廈兩地更融合,包括還有金廈大橋,後來就是金門和小金門架橋都有些問題了,現在大概情況怎麼樣?

陳:這兩年來最重要是民生的基礎,比如說水、電、交通。水的部分,金門水資源不足,現有的地下水主要用於做高粱酒。我在上任以後,完成跟大陸買水,成為兩岸第一個合作的民生項目,民生用水就解決了。電的部分,台電增加了9號機組、10號機組,也把金門未來電力基礎打好了,以後也不會有缺電的問題。接下來可能就是交通,金門針對基礎建設做了很多改善,例如:投資了20億(新台幣)建設碼頭。我們還在興建金門大橋讓大小金門連接起來,也在規劃從廈門到金門的觀光纜車。在兩岸政策的支持下,觀光纜車直接到達烈嶼鄉(小金門),然後再通過金門大橋連接金門本島。

 

《超訊》:這需要兩岸高層支持,能通過嗎?

陳:我們現在在做可行性的研究,大陸是支持的,台灣這邊在努力,看能不能得到政策上的支持。畢竟,纜車是觀光纜車,沒有政治考量,純粹看市場需求。廈門現在一年有五、六千萬的旅遊人口,如果纜車一架,我想,在水通、電通的基礎上,再人暢其流,金門就可以開展更多的交流活動。

 

《超訊》:去年520以後,兩岸交流上有些障礙,金門會受影響嗎?

陳:金門比其他各地方更特殊,因為金門跟廈門之間本來就是同源,除了一水之隔外,感情一直很融洽,也同屬一個生活圈;因此,我們長期跟廈門的這種接觸,官方和民間交流都很友善。520以後,大陸跟台灣有些微妙關係,但對金門的影響不大,因為金門沒有台獨,我們承認九二共識,金門可以成為最佳的實踐場域。在這樣一個大的政治基礎之下,我相信不管是大陸,不管是台灣都樂見金門有更好的和平交流的氛圍。

 

《超訊》:金門預期可以成為兩岸互動很重要的平台,可以成為一個兩岸交流的試行區。你會覺得,金門在哪些方面未來可以更多地擔任試行角色?

陳:比如說兩岸的第三次首長會議在金門。但在台灣很多縣市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可是金門願意扮演這個角色,形成兩岸長期穩定的交流渠道,成為常態性。兩岸企業家峰會也一樣,金廈可以合辦。520以後,兩岸在做某一些接觸的時候有一些微妙關係,金門有條件扮演更多的這種關鍵角色;兩岸間不能做的,在金門都可以嘗試。

 

《超訊》:金門一直是兩岸的最前線,原來是兩岸戰爭的一道防線,現在應該是兩岸交流平台,這個平台兩岸都應該對它更關照,是嗎?

陳:不管對台灣還是大陸。我覺得要建構的是更讓兩岸領導人都可以信任,是站在人民的角度去思考。那人民到底需要什麼?基本上很簡單,其實就是安居樂業。早期上一代有苦難,比如說我當時在立法院,我對各部會首長說,金門這些老前輩是沒有被炮彈打死才留下來的,我們要給他們更多的一些關懷照顧。金門需要政策,兩岸的政府應該更多回饋金門。它不只是金門的發展,更是金門和廈門的合作、兩岸人民的交流。比如說小三通。這十幾年,開始也有人考慮說兩岸的交流會有安全上的問題,交流以後十來年,變成大三通。金門跟福建,跟兩岸,我覺得可以更多地釋放一些政策,比如說台灣的服貿、貨貿,或者是開放國際醫療,或者說我們規劃的纜車,從大陸到小金門,纜車開放,人進來,就有更多的旅遊互動,我相信兩岸人民在這種氛圍下面,絕對是正面的。

 

《超訊》:台灣政府對金門作了些稅制調整以後,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

陳:那當然是有在改變,但稅制還可以再突破。購物免稅額我們從6萬元放寬到100萬元,酒免稅也從1公升提到3公升,限制的次數也取消了。我覺得開放的幅度可以再加大,開放更多的離島免稅。最近我在講遊艇也可以免稅啊!遊艇免稅,廈門香山很多遊艇,那金門成為一個遊艇的製造基地也可以啊,前提是要有獨特的免稅條件,不止是開放免稅店,還有更多領域可以開放。

 

《超訊》:如果說稅務更優惠的話,國際上也有很多完全開放的自由貿易中心,比如說濟州島。金門的獨特環境完全可以成為一個這樣一種國際貿易免稅中心,你覺得金門有沒有在這方面的條件?

陳:我覺得有。第一個它有這個地緣的關係,那就是要有一個叫市場。金門離台灣很遠,離大陸近,前面有一個中國大陸整體市場。設定國際貿易免稅中心,政策開放基本就可以做得到,因為它的土地資源還有水跟電各方面都自足啊,關鍵是政策。我相信所有的,不管是觀光旅遊資源,我們本島自己的文風,善良,很淳樸,這個部分其實是相得益彰的。

 

《超訊》:記得上次採訪您時講到,我們很多鄉親是在東南亞那邊,好像也有幾十萬?

陳:差不多上百萬,將近有70萬,我前兩個月還到東南亞,新加坡、馬來西亞、汶萊、菲律賓、印尼,那邊其實有很多我們的這些鄉親發展很不錯,最重要還是期待兩岸有更好的和平氛圍。這次我也邀請他們回家鄉,到金門做一些投資。現在新政府傾向「南向政策」,我們也是結合金門海外的僑親,看能不能一起回來。

 

《超訊》:金門有些什麼投資項目?

陳:針對一些投資的可行性,我們也在思考。比如說大嶝島,大嶝島到2020年會有六到七千萬噸的貨物吞吐量,可以輻射到整個中國大陸。現在交通網絡都已經兼備了,它是廈門的一個國際機場,離金門本島中線不到兩公里,到島上不到四公里,未來如果兩岸的氛圍到一個程度,我想一個跨海大橋,一個海底隧道,金門到大嶝到北京,我看比廈門到大嶝到北京還近。

我們對機場指揮部提出要求,你留一條跑道給金門。它有三條跑道,第四條跑道留給金門,我們甚至可以共建機場。所以我想,從大陸的一帶一路,到台灣新政府的南向政策,都可以尋找金門的機遇。共建跑道就請我們的僑領一起回來投資,我們現在就在建構這樣的平台。

 

《超訊》:這個構想我想不是一個簡單的技術操作,是很有戰略的一個想法,儘管現在兩岸有這樣一個障礙,但是障礙早晚都要為了和平而掃除,這是一個金門戰略?

陳:我們追求和平的價值,我想是時間上的問題。比如說,金門自大陸接水,未來接電應該也不會有大問題。台灣電的成本還是太高,那我們未來也從大陸接來這邊,也可以接天然氣。我想金門跟廈門跟福建,會有很多的互補。金門有很淳樸、善良的人民,有很好的環境、很好的空氣、很好的觀光旅遊資源;我們現在的旅遊資源都是跟廈門綁在一起的。廈門跟金門一起,可以讓更多觀光客過來旅遊;因為我們的金門高粱酒是國際品牌,也可以創造更好的效益。

這一次到紐約、舊金山、比利時比賽,金門高粱酒拿到13面金牌,跟大陸國酒茅台不相上下,有的甚至比茅台好。所以我想說這個是獨特的條件;金門較少工業,它是一個很自然的島嶼環境,在兩岸有很多微妙的關係時,金門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超訊》:曾經還有人說金門有天然的條件做離岸中心,就是有些公司註冊,像BVI註冊公司,免稅而且可以給予一些保密。我問過大陸,大陸那邊經濟學家說大陸完全贊成。關鍵是金門跟台灣本島和中央政府會不會給它這個政策?

陳:我們當然願意,我試圖多次和蔡總統表達,因為她對兩岸關係最了解。我想說的是,開放金門,因為金門絕對是兩岸的共同資產。開放金門,不管是政治、經貿、旅遊,金門都會能扮演相對重要的角色。尤其是520以後,現在的這種微妙關係,給金門更多的、大膽的一些開放政策,我想是有必要的。

 

《超訊》:你有沒有跟蔡英文直接交流?

陳:有直接交流。她有來金門,我們跟她反映。比如說,要充分授權給金門來扮演兩岸很多的這種政策交流,應該要給金門更多機會;那第二個就是,台灣的很多政策在兩岸上有一些盲點,金門應該可以成為一個先行的試點,這個部分相信她也會有一些戰略思考。以前可能考慮到兩岸間的國安問題,那金門現在駐軍也少了很多,對峙不存在了。在戰略上,我覺得應該要去思考。發展、交流如果愈平穩,兩岸在金門就可以先做一些大膽的嘗試,其實是很安全的。

 

《超訊》:前不久你也去了在北京,你總體感覺北京對藍營是不是也是一個開放的態度?

陳:對我們友善的城市當然是開放支持的,這種友善環境是大家一起要去建構的。要站在人民的角度去思考,比如說旅遊市場是開放的,太多的政治,我覺得不是好事,當然應該要去形塑一個友善環境。因為,我個人是無黨籍,我以人民為優先,人民的利益擺第一,讓金門鄉親有安居樂業的好環境,是我的責任。在立法院,我看到台灣藍綠之間的這種競爭,其實是把人民的利益都鬥掉了。我認為,任何的政治都應該站在人民的角度去思考;人民的想法才是所有政治人物的想法。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