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的亞太政策

文 | 金珍鎬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東亞的崛起和經濟的迅速發展使美國不會忽視亞洲,同時亞洲是美國最大利益的所在, 因此特朗普政府不但不會退出亞洲,反而會强化美國對亞洲的影響。特朗普在外交和防務上依賴的團隊基本都是强硬的鷹派,有可能以先發制人的方式對待中國。

特朗普不會退出亞洲

隨著奧巴馬政府的「重返亞洲」政策結束,特朗普的上台爲美國的亞洲政策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但是美國「重返亞洲」的動機和戰略不會大變。從表面上看,特朗普在競選中聲稱要放棄TPP和在韓國撤軍等選舉宣傳,提出「美國至上」等口號和决心讓企業重返美國,似乎種種主張表明特朗普政府將會退出亞洲。但是,目前看特朗普對亞太的戰略,美國的「亞太再平衡」策略不僅不會衰弱,反而更强化美國對亞洲的影響。

最近,特朗普組閣中在外交和防務上所依賴的團隊基本都是强硬的鷹派,比如素以反華言論而著稱的退役將軍弗林出任國家安全顧問(但他不到一個月即因和俄羅斯有關的醜聞而請辭) 、多次强調對華動武的馬蒂斯擔任國防部長。

通過這種內閣的組合,我們可以判斷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延續保持著鷹派思維,甚至進一步强化對朝鮮、中國的敵對思維。

今年2月2日, 馬蒂斯訪韓時間與韓國防長商定爲軍演加碼並撂下一句「駐韓美軍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只針對朝鮮不針對中國」,這就證明美國對薩德的立場不變。他又在東京,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强調,美國將繼續致力於對日防衛,美國「100%與日本肩並肩」,釣魚島適用《美日安保條約》,對中國加强海洋活動的東海和南海局勢一致表示關切等讓日本安心的講話。

 

鞏固美日韓同盟壓制中國朝鮮

從這些馬蒂斯訪韓、訪日期間發表的言論,我們可以猜出他隱藏的企圖刺激及遏制中國的內容。總而言之,馬蒂斯的想法是以要鞏固美日韓同盟來封鎖及壓制中國和朝鮮的。但是,我們還得繼續觀察馬蒂斯的講話是否與符合特朗普的想法, 也許特朗普會找合適的時間與中國領導具體討論包括朝核問題等的亞洲及世界大事的。

在經濟上,特朗普內閣所依賴的團隊主要是企業家,他們務實的商人思維方式也會將促使他們爲了現實利益而靠近亞洲,目前就等時機。因爲東亞的崛起和經濟的迅速發展使美國不可忽視亞洲,同時目前亞洲是美國最大利益的所在地,特朗普以先發制人的方式對待中國的可能性比較大。

從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最近與記者、商人、企業、政治家及國際政治人物的對話和協商看,他經常活用商業上的心理戰術來解開起僵局或達到自己的目標。特朗普時代「亞洲再平衡」戰略肯定會表現出與奧巴馬時代不一樣的內容,因爲特朗普喜歡獨特、自私,與別人不一樣。特朗普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將會是在强度和方法上會有變化。在亞太地區,他可能會直接刺激中國和朝鮮的方式謀求美國戰略極大效率。我認爲,最近特朗普用脫離「一個中國原則」的言論和美台關係來刺激中國的原因,也是他以爲利用這種手段在該地區能提高美國戰略效率的個人商業經驗來出發的。他可能相信活用這種戰略遊戲,美國在中國和台灣兩方面都得出最大利益。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

特朗普的「亞洲再平衡」變化的內容,可能是美國的很多對外政策也應由「美國爲主的價值觀」和「美國優先」之基礎框架出發的邏輯,換句話來說,所有的政策也得從美國國內現實利益出發。

特朗普會通過他的「新亞太政策」幫助美國經濟振興、貿易發展,特別是爲重振美國製造業、創造就業崗位等更多有利的方向而發展。因此,特朗普在短期內將以經貿爲重,以軍事爲副的方式而調整美國的對外關係的,但是軍事是也可能活用在提高美國利益的戰略框架上。

特朗普在對外貿易上和扭轉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上,或在經濟投資上,在重振美國製造業上,可預計針對亞洲會有效率的戰略性動作。特朗普可能會减少浪費性軍事對抗,而是以軍事力量來輔助經濟,爲了美國國內的經濟發展,不惜採用軍事動作來迫使競爭對手。特朗普政府也將可能會要求美國的戰略夥伴要承擔更多的義務、分享美國的負擔,從而减輕美國政府的經濟壓力。

因此,美國政府將來可能向同盟國要求付出更多的共同防禦費。在經貿關係上,正如目前亞太國家之間的經濟聯繫越來越緊密的環境之下,美國將會成爲在該地區以重新規則的市場機制的主要行爲者之一。

 

朝鮮不斷增强導彈及核武能力

在亞太國防和安全問題上,中國國力的成長和軍事力量不斷增强,讓美國擔憂它在亞太地區的地位和影響力。對於這一問題,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戰略上,一直以對中國牽制的方式進行它對該地區的戰略部署。還有,朝鮮不斷地增强它的導彈及核武器能力,增加了外界對美國是否仍有意願和能力在該地區履行安全諾言的擔憂。

在朝核問題上,美國也會一方面加强美日韓同盟的關係的同時,逼中國施壓朝鮮。特朗普將在東北地區會與日本加强合作的同時,也讓日本多付出經費的方式加强美日在中國的東海和南中國海上的同盟合作機制。在日本問題上,安倍政府是近幾年來最穩定的政府,安倍繼續願意和華盛頓合作,願意和美國以及本地區的其他國家加强防衛合作,還熱衷推進此前TPP談判達成的協議安排,這些日本的戰略就是它希望成爲大國的夢想之一。對於台灣問題上,特朗普會保持著與台灣合作的空間來制衡中國。對於整個中美關係而言,兩國需要建設良好的溝通管道,使雙方可避免發生意外的衝突,特別在南海和台灣海峽問題上,中美兩國得努力形成有效的危機管理系統,在經貿領和投資領域上,中美雙方也得努力形成雙贏的戰略。

在朝鮮半島問題上,朝鮮此前威脅稱將於2017年進行發射洲際彈道導彈試驗, 2月12日朝鮮清晨在平安北道芳峴地區向朝鮮半島東部海域發射一枚型號不明的彈道飛彈,飛行約500公里後,墜入韓國東海。這是朝鮮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首次試射彈道飛彈,分析指出,平壤此舉可能意在炫耀其發射核彈的能力,爲特朗普新政府對朝鮮的强硬政策基調上進行武力威嚇。韓國目前由於推進部署薩德系統而面臨來自中國的壓力和懲罰。目前一連串朝鮮的攻擊性挑戰讓韓國人民更加不安,這種朝鮮的武力挑戰使韓美同盟更加鞏固,對東北亞和平穩定帶來極大不安效果。

朝鮮半島北邊的朝鮮一直努力開發核武器和飛彈,而南邊的南韓正面臨朴槿惠總統彈劾案審理最終程序,還有在民間形成了針對彈劾結果的大選熱潮。在這樣的東北亞僵局的環境下,朝鮮勞動党委員長金正恩的長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刺身亡,讓圍繞朝鮮的國際秩序和安全局勢更加不安。

特朗普的亞太政策尚未明朗之際,中美關係、美日韓同盟關係、兩岸關係、韓中關係、韓日關係及南北韓關係也都進入了迷蒙的隧道裏。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