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一國兩制」的邊境線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香港不希望中央干預過多,內地也不希望香港觸犯內地制度,然後以香港為避風港。守住中港兩地邊境線,重要的是要守住「一國兩制」的邊界。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在立法會大樓上迎風飄揚

香港回歸祖國,雖然和內地仍有兩種制度的分別,作為一方故土,兩地居民往來要比以往方便多了。過往有五十年代「大逃港」、八十年代偷渡潮,現在,這樣的情況幾乎絕跡,內地經濟好了,兩地的生活相差不多,申請來往也方便,香港人持回鄉證返內地,大陸人持通行證進香港,跨越「一國兩制」的邊境線,一般持證都通行無阻。

儘管深圳、香港有37公里邊境線,一河之隔界線分明,井水不犯河水。不過,這些年,還是有人不斷衝擊深港兩地的邊境線,不持證偷渡過港的情況時有發生。農曆新年前,香港警方破獲了幾宗刀匪豪宅入屋綁劫,挾持戶主夫婦碌卡撳錢的綁劫案。匪徒都採偷渡方式突破深港邊境線,翻山越嶺進入香港,得手後再偷越邊境返回。這類不辦通行證「訪港者」,突破「一國兩制」邊境線,目的是為了作奸犯科。

由此可見,深港兩座一衣帶水的城市,中間的那條邊境線對香港是何等重要。平民百姓,旅遊公幹往來,名正言順的持證走大道即可。旁門左道偷渡闖關的都沒安着好心,對社會生活、社會制度都是很大的衝擊。回歸了,口岸相繼開通、邊境禁區逐步縮減,給偷渡客帶來了偷渡方便,邊境執勤可就鬆懈不得。守住這條邊境線,社會才得安寧穩定。

香港主權回歸祖國,鄧小平設計的是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不變。保護這種生活方式不變的,實際上是以整體資本主義制度不變作保障的,包括意識形態和司法體制。回歸二十年以來,看着中港兩地的落差在逐步收窄,兩制的界限變得越來越不清晰了,互有觸及的情況時常發生。

早一段時間,糾結於井水與河水,是香港比較多的指責內地的發展滯後,北京要適時提醒,「井水不犯河水」。如今,祖國強盛,不僅對香港的發展有支持促進,也讓香港人感受到有一股難望其項背的壓迫感,無論在香港的政改發展,還是兩地的司法協助,現在是港人開始恐懼河水會犯了井水。

早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銅鑼灣書店案,港人質疑內地執法者跨境捕人,觸犯了兩地各自獨立的司法制度,破壞了「一國兩制」。而內地實際上是不滿有香港人破壞、衝撞兩地的不同制度和意識形態,詆毀內地制度和領導人。最近,曾任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理想國」營銷編輯的戴學林,因與他人合作在內地轉售香港、台灣書籍,包括《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等被內地列為「非法出版物」的書籍過千本,被以「非法經營罪」罪名判五年監禁。銅鑼灣書店是供貨人。很明顯,內地也絕不允許以「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來影響內地的生活方式,這也是破壞「一國兩制」。

守住中港兩地的邊境線,重要的是要守住「一國兩制」的邊界,香港不希望中央干預過多,其實,內地也不希望香港觸犯內地的法律、衝擊內地的制度,然後又以香港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作為避風港。

守住「一國兩制」的邊境線,無論香港還是內地,不觸犯對方的「生活方式」,才能守得住自己不受觸犯。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