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關中國女性健康 疫苗爭奪戰啓動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龐大的中國市場,已成為世界兩大HPV疫苗生產商爭相競逐的對象。去年藥廠葛蘭素史克的HPV二價疫苗進入中國大陸,成為內地首個獲批用於預防宮頸癌的HPV疫苗。這個時間點,距全球首支HPV疫苗獲批已過了十年。內地為何在國外二價疫苗已退市時才將其引入?事件讓這幾年招徠大量內地顧客的香港疫苗市場更為火爆。

葛蘭素史克GSK藥廠

已在全球百餘個國家實施廣泛接種的HPV(Human Papillomavirus, 人乳頭瘤病毒)疫苗終於要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了。

2016年7月18日,葛蘭素史克(GSK)宣布,其二價疫苗「希瑞適」 (人乳頭狀瘤病毒疫苗[16型和18型])獲得國家食藥監總局(CFDA)的上市許可,成為內地首個獲批用於預防宮頸癌的HPV疫苗。HPV疫苗進入大陸市場的這個時間點,距全球首支HPV疫苗獲批已經過去了十年。

公開資料顯示,宮頸癌是中國15歲至44歲女性中的第二大高發癌症,每年約有13萬新發病例。每年中國的宮頸癌病例佔全球的28%以上。在全球範圍內, 平均每分鐘即檢查出一例新發病例,每兩分鐘就有一名女性死於宮頸癌。

2006年至今,全球有三種HPV疫苗上市,分別是疫苗供應商默沙東公司研發的四價疫苗「佳達修」、GSK生產的二價疫苗「希瑞適」及九價疫苗「加衛苗」(「價」越多,代表預防率越高,價格也就越貴)。

大陸官媒《人民日報》在去年7月疫苗上市消息傳出兩天後,就在微博上發出了普及HPV疫苗相關知識的內容;今年2月23日,《人民日報》微博又發布一段長達三分鐘的、由協和醫院提供專業支持的HPV疫苗知識普及視頻。

在中國,所有事關生命安全的話題都能把輿論場攪得沸騰。對於信息高度不對稱的醫療領域,網友向來不憚以最大的質疑甚至「陰謀論」作為回應:有的人認為,疫苗晚到了十年,讓五千萬女性錯過最佳的接種機會;還有人指出該疫苗的安全性在國際上嚴重存疑,官媒為其站台是不負責任的推銷行為。

中國女性人口龐大

「赴港疫苗熱」帶來商機

其實,在更加廣泛的敘事範圍內,國際上普遍認為HPV疫苗是一種比較安全的疫苗,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等機構的認可和倡導。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公開發布的信息,宮頸癌是世界最致命、但最容易預防的女性癌症之一,每年導致27萬多例死亡,其中85%發生在發展中國家。

世衛組織的生殖衛生和研究司早在2006年就發布了名為《為引進HPV疫苗做準備:對國家政策和規劃的指導》的指導文件。在2014年的世界抗癌領導人峰會上,世衛組織又發布《綜合控制宮頸癌:一項基本實踐指南》,這份指南的第一條主要內容為:為9-13歲女童接種兩劑人乳頭瘤病毒疫苗以防止人乳頭瘤病毒(HPV)感染。

據了解,自2006年HPV疫苗上市以來,全球範圍內已有58個國家將其納入國家補貼,還有一些國家將其納入青少年免疫計劃。香港是全球首批HPV疫苗投入使用的地區之一,目前,仍需自費注射。

早期,香港本地女性並未對這種價格不菲的疫苗表現出較大熱情,多數人處於觀望狀態。直到2014年,根據香港藥劑師協會的統計數據,當時全港僅有約 8.85% 的女性接種了 HPV 疫苗,其中還包括未必打足全套三針、非香港永久居民等情況。

這種情況直到2015年才得到改善。這一年,香港全面展開HPV疫苗補貼計劃:原金額最高為3600港幣/人的HPV疫苗,目前普遍價格在2700港元/人。 2016年香港政府的《施政報告》中,提到了政府會以關愛基金資助低收入年輕女性接種HPV疫苗。疫苗供應商、醫療機構也不遺餘力地宣傳這種「能預防癌症的疫苗」。

本土接種者開始增長的同時,「內地赴港疫苗團」逐漸湧現。巨大的經濟利益催生了各種專業代理疫苗接種事務的相關中介機構,一個繼奶粉之後的新產業鏈日漸成熟。

在中環、旺角甚至離深圳很近的上水地鐵站,一批又一批的遊客從這裏湧出來,前往各個診所或體檢中心接種HPV疫苗。在周末,大多數診所都擁擠不堪,裏面有各種操港普口音的醫生護士、講普通話的遊客跟中介。

由於陸港兩地之間地理、資訊的隔離,HPV疫苗多數時候是倚靠人際傳播在內地打響了知名度:一傳十,十傳百。其中一種不容忽視的渠道,是保險公司作為中介聯絡內地顧客、幫忙預約,甚至接機、陪同注射。他們的參與,自然也是希望從這些客人的健康保障意識中分一杯羹。

香港疫苗市場廣告

香港保險公司從中分一杯羹

近幾年來,香港保險市場呈現出幾乎前所未有的火爆趨勢,國內資金紛紛南下。相比於動輒數万元的保險產品,顯然僅兩三千的防癌疫苗不失為一項很好的附加項目。

一方面,對於保險公司的理財顧問來說,這批有健康保障意識的遊客是他們的目標客戶群體,在接觸過程中推薦保險產品成功機會較大。

友邦保險的理財顧問、百萬圓桌(MDRT)會員王汝為對《超訊》說:「有人會通過朋友來問哪裏可以打針,我們就會幫她預約。因為要打HPV的客人會來香港三次,這樣就會有機會跟她介紹保險產品,我們能透過這個渠道發現更多的客戶。」

另一方面,類似於體檢中心開發出的「會員制」,成功鼓勵更多人來打疫苗,就能獲得提成。許多醫院或診所會與保險公司合作,每幫助一位客人預約並成功繳費注射,代理人將會得到抽佣。

以現在最新的九價疫苗為例,統一市場價格為港幣4500元。但經《超訊》多方打聽,不同的代理人,報出了4500、4200、3800、3500乃至3300的價格不等。王汝為介紹,每家醫院或診所疫苗的售價和佣金比例由自己決定,因此客戶所付價錢可能不同,但疫苗肯定有一個底價。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有人會讓利一部分,市面上價格不等也就不難理解。

據另一位代理HPV疫苗的保險公司理財顧問對《超訊》透露,港幣4500元的「九合一」疫苗,一般代理可以拿到七八百的抽成。如果銷售量大或職位升高,則會拿到更高的佣金。

保險公司作中介聯絡內地顧客到香港打疫苗

內地疫苗市場潛力巨大

仁和體檢的高級健康顧問Billy向《超訊》表示,體檢中心一般工作日會接待60到80例HPV疫苗注射,這個數字在周六會達到400到500例。目前他接觸的接種疫苗的客人中,85%來自內地,9歲到55歲都有,其中30多歲的佔多數比例。

打疫苗的人,未必對醫學知識甚為了解,她們更願意直接聽從醫生或是親戚朋友的推薦。「大部分客人都不了解自己打的疫苗是什麼,一般是朋友介紹過來打針的。」

Billy觀察發現,相比之下本地女性的接種熱情不太高,他認為她們「不太注重這方面的健康」。「我身邊很多朋友沒有打過,問她們,她們說因為覺得不太需要就沒有打。」

仁和體檢的市場推廣經理朱醒威對《超訊》表示,前往體檢中心注射HPV疫苗的客戶中,通過保險經紀預約的比例最大,佔到了五成,排第二的是有合作性質的旅行團輸送的客人,之後是自主透過網站預約的客人,還有一小部分則是一些合作的金融機構會贈送給其客戶禮券,或舉辦健康沙龍。

兩大HPV疫苗生產商GSK和默沙東在全球瓜分著數十億美元的市場。顯然,龐大的中國市場作為一塊尚未開放的「處女地」,會成為他們爭相競逐的對象。一位醫藥上市公司的董秘告訴《超訊》:中國的HPV疫苗潛在接種人群數量達數億級別,前景十分開闊。

 

兩大疫苗商十年爭奪記

而巨大的中國市場蛋糕也不僅成為了兩大疫苗生產商爭奪的對象,以HPV疫苗接種服務為核心延伸出的一整條產業鏈,也是大陸和香港之間都想佔領的一片高地。即使大陸已經失去先機,但自然不可能將尚未開發的領域繼續拱手讓人。

在香港,HPV疫苗的臨床實驗由學界和醫院共同完成。而在大陸,則是供應商GSK與默沙東各自在本地招募志願者,進行了近十年的臨床試驗,卻都一度未能有效擴大實驗的樣本量,以達到國家食藥監局的標準。在漫長的審批角力之後,最終GSK率先獲批。

「之所以等了十年,是因為這個疫苗在中國的臨床試驗一直處於補充狀態,在臨床上沒有得到理想的數據,現在得到了,所以才批准,並非官方壓制不給批號。」一位參與審批的專家表示。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慢病中心王臨虹主任告訴《超訊》,HPV疫苗屬於二類疫苗(編者註:指由公民自費並且自願受種的其他疫苗),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總局進行審批。「很多國家認同美國的實驗結果,就直接引入HPV疫苗。但在中國,國外引進的疫苗在中國上市,必須先經過臨床實驗,我們有自己的審批標準和管理程序。」

王臨虹介紹道:「學術界逐漸達成共識,應以持續感染作為疫苗效果的衡量指標,持續感染的過程需要宮頸病變。如果疫苗能降低持續感染的發生率,就可以認定它能降低癌症風險。要確認疫苗有效,需要等實驗對象出現宮頸病變,並且達一定數量,這個時間就非常長了。」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GSK的「希瑞適」歷經十年終於來到了中國,可在三個月後就退出了美國市場。他們對此的官方解釋是:希瑞適在美國市場需求非常低。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CDC)自2016年4月起,只採購九價HPV疫苗,主要是其兩劑的免疫程序有助於提升接種率。 2016年底前,二價及四價HPV疫苗將不再供應美國市場。

HPV疫苗落地中國大陸,多少都應該算一件好事——它無可置疑地讓健康觀念得到了傳播,也能實在降低宮頸癌的病變風險。但讓此番疫苗即將上市的消息飽受詬病的是:中國為何在國外二價疫苗已退市的時間點才將其引入,而香港、歐美等地早在去年就已淘汰預防率更高的九價疫苗。

朱醒威介紹,現在基本90%以上客戶都是選擇接種九價疫苗,因為價格相差不多的情況下,肯定會選擇更高程度的保障。「剛推出四價的時候,還有人接種二價,但到了九價推出時候,就幾乎沒人再打二價了。」

王臨虹對此透露,因為二價疫苗在中國的臨床實驗進行得更早,因此更早通過審批允許上市。

據了解,目前默沙東的4價疫苗已經在中國進行審批過程,九價疫苗正在進行臨床試驗,一旦經過審批,4價和九價疫苗一樣會在中國市場現身。

在《人民日報》發布的HPV疫苗知識普及視頻中,來自北京協和醫院的婦產科主治醫師彭澎說:「99.7%的宮頸癌都是高危型HPV搗的鬼,其中一大部分都得算在這兩型的頭上——16型和18型。」隨後,視頻的畫外音也介紹目前市面上的HPV疫苗有二價、四價和九價,「價」指的是疫苗的靶子多,能預防更多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但又話鋒一轉:「現在不出境也能接種二價疫苗,只想預防宮頸癌的話,注射它就差不多了。」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慢病中心王臨虹主任

該在香港還是大陸接種?

而現實卻是,有健康保障意識的人,多數願意接種當下最新、預防率最高的九價疫苗,這讓在境外接近淘汰邊緣的二價疫苗的到來,多少顯得有些尷尬。甚至二價疫苗即將在大陸上市的消息,反而讓香港疫苗市場更加火爆了。更多了解到這種能預防宮頸癌的疫苗的人,都不惜赴港三次接種九價疫苗。

這種現象在廣東地區尤為明顯:一方面,廣東與香港聯繫緊密,兩地經濟、政治、社會文化、風俗都較為接近,另一方面,臨近的地理位置讓交通費用不會成為較大負擔。這種情況下,一些年輕學生認為,如果要在內地接種二價疫苗,之後還要再去香港補種四價、九價,為何不直接去香港一步到位呢?

身處香港HPV疫苗市場中的服務人員大多表示對香港市場有信心。 Billy說,現時已沒人再選擇接種二價疫苗了,因此在內地上市也不會對香港市場產生較大衝擊。朱醒威也持樂觀態度,他認為香港醫療的服務水平、環境、質量都有較高競爭力,如果真的有需求,還是會來香港接種疫苗。就像奶粉一樣,內地也有,但很多人就是圖個放心。

經親友介紹、曾在2015年赴港接種HPV疫苗的武漢中學教師劉穎對《超訊》說,倘若國內上市的是九價疫苗,她或許會選擇在國內正規醫院接種。但當前情況下,她仍然會選擇去香港打。「錢都花了,肯定就圖個最大程度的保障。」

王臨虹則認為,國內二價疫苗的上市應該會對香港市場產生一定衝擊。「注射疫苗是個人行為,投入很高,去香港接種費用很高。很多人還是會出於性價比的考慮,選擇在國內接種。

此外,不同類型疫苗適合的人群並不相同,HPV-16型和HPV-18型是導致70%宮頸癌的病毒型號,但還有其他高危型病毒,目前市面上九價疫苗中的其他七種型號不一定適合每個地區的人群。」

 

何時納入國家免費接種計劃?

據了解,中國目前主要納入國家免費接種計劃的疫苗是一類疫苗(政府免費向公民提供,公民應當依照政府的規定受種的疫苗)。王臨虹告訴《超訊》,國家的免費疫苗(即一類疫苗)通常是預防死亡率高、健康威脅大的疾病,主要針對兒童,且投入產出比較高。 HPV疫苗屬於二類,分類的標準主要是考慮到投入產出比。

「因此,HPV疫苗要像世界其他地區納入學生免費接種計劃或國家津貼政策,還需要一段時間。這受到國家整體經濟水平、該疾病在本國的流行率等因素影響。」

針對目前傳媒報導的日本、英國等地出現的接種HPV疫苗後的副作用,王臨虹分析認為,任何疫苗都有副作用,跟吃藥一樣有特異性。但HPV疫苗經過了國際上的臨床實驗,安全性可以得到保障,副作用一定是少發的。並且有些副作用術語偶合事件,可能不打疫苗也會出現的症狀,被歸因於疫苗注射了,但其實是由個體差異所造成。

 

HPV疫苗無明顯副作用

2017年3月11日,國內宮頸癌專家、前衛生部副部長曹澤毅教授在第三屆婦產科HPV國際論壇上亦表示,HPV疫苗防治宮頸癌的有效性、安全性已得到國際上廣泛驗證,接種疫苗並無明顯副作用。

不過這不代表所有人群都適合接種HPV疫苗。上海瑞金醫院婦產科博士、副主任醫師吳步初說,從藥物經濟學的概念來看,25歲沒有性生活的女性接種是最大的收益者。她對這個病毒從來沒有接觸過,所以你打了這個疫苗誘發的免疫抗體劇烈一點。如果你26歲以後,有性生活史以後,你再打疫苗,還是誘導不出抗體。

關於適合接種HPV疫苗的年齡,每個國家的建議不太一樣,但國際上普遍認定,HPV疫苗對9-45歲的女性都有很好的預防效果。也就是說在九歲以後,越早接種效果越好。

去年,隨著「希瑞適」獲審批的消息發布,疫苗概念股在資本市場上一度站上了風口。「希瑞適」在大陸正式推出後會收到什麼樣的市場反響,我們尚不得而知。但好在,我們終究多了一個了解HPV的機會,一種自我保護的選擇。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