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望北樓」,大陸出逃富豪的「避風港」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副國級官員趙立春之子、商人趙瑞龍及山水集團高小琴在東窗事發之際,使用假護照出境避走香港,暫居於各地大佬避風頭勝地「望北樓」——香港「三季酒店」,以觀望事態發展以及收集官場情報。這是熱播劇《人民的名義》中的情節,但這樣的故事,同樣也每天在劇中酒店的原型——位於香港中環、毗鄰維港的四季酒店中上演。

宣傳資料顯示,四季酒店大部分客房均享有180度維多利亞港和九龍半島海岸的景色,共有客房399間,其中套房55間。套房的價格根據等級及季節,在1萬到 7萬港幣之間浮動。此外,四季酒店旁邊還有可長租的「四季匯」公寓,月租從5萬港幣到20萬港幣不等。

這裏有富甲一方的商人和高管政要的二代,也有手可通天的掮客。避走至此的人們,有一個不言而喻共識:比起大陸,香港更為安全。四季酒店更因此得一別稱——「望北樓」:望著北方,等待歸期。他們等待風聲過後,重返大陸,像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繼續生活。

這像是習近平上臺後掀起的那場反腐風暴後的「應激反應」,越來越多的大陸富豪為了躲避有關部門的調查或者問話,聞風提前逃往香港,寄居在四季酒店。這些人在在港澳地區唯一被評為米其林三星級的中餐廳裏聚餐,在豪華的露天游泳池裏寒暄,見面第一句話往往是「你的案子怎麼樣了?」

隨著明天系掌門人、金融大鱷肖建華被帶回大陸接受調查,他曾長期居住的香港四季酒店,再度揭開神秘面紗。據港媒報導,肖建華此前在四季酒店已住足四年,每日都有多名女保鑣保護出入。他在四季長包十幾個房間,並非以真名登記,就連吃飯都是在酒店內的餐廳龍景軒。

騰訊財經在2014年一篇有關四季酒店的報導中這樣寫道:有人不斷地來,有人等到了自己「過關」的好消息而離開,也有人獲知壞消息後「逃」得更遠。人來人往之間,每當被「小夥伴」打趣問到「什麼時候回去」時,張大勇都笑而不語,他自己心裏清楚:在可預計的未來,在牽連自己的那個官員和另一個老闆的案子進入司法程式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數。未知前途的迷惘,像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黑團,充斥著四季酒店的咖啡廳和酒廊。

這樣的場合中,政治掮客的存在也不容忽視。就像《人民的名義》中的劉生,作為《鏡鑒週刊》的記者,擁有多種獲得情報的管道,專門幫撈人、擺和酒。這樣一位掮客仿佛手眼通天,行走在法律邊緣的灰色地帶。劇中,趙瑞龍正是因為頭腦發熱,沒聽劉生的勸告,過早回到大陸,結果人贓並獲,被判無期,也隨之牽連了身後的一批人。

現實中,曾經居住於四季酒店的、曾任職於北大青鳥總裁的蘇達仁也是一位「超級掮客」。據報導,他每次出現在酒店,通常都是人群中的焦點,眾多「杳無歸期」的富豪們,會圍住他打聽自己的消息。

其實在香港,五星酒店雲集,僅僅在中環,就有香格里拉、萬豪、港麗等豪華型酒店,為何唯有四季酒店獨得「望北樓」的特殊地位?

有人指四季的品牌和細節做得勝過其他酒店,其次,位置很好,毗鄰維多利亞港,有無敵海景。此外,也有許多人認為,四季酒店的風水很好,位置優越,三面臨海,原本是聚財之所,酒店之中更是遍佈流水裝置,均符合「水為財」和「金生水」格局。更有傳言,在四季酒店的中餐廳裏,接到的電話都是好消息居多。

以上諸多,應該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釋為何出逃富豪聚居於此,以及諸多香港各界名人婚喪嫁娶都選擇四季酒店的原因吧。

儘管大陸律師郝俊波對媒體說,「安全」只是富豪們的心理安慰。作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香港和內地尚未簽署引渡協議,但是有互助機制。不過,兩地間至今尚未簽訂任何刑事司法協助協議,加上不同法域間明顯的法律衝突,致使兩地司法機關在移交逃犯合作中面臨諸多法律障礙。

因此,這些出逃富豪在被中國司法機關約談,案件進入司法程式之前,避走香港確實是不錯的選擇,等待事態好轉,或許這些人可以回到大陸,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