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普京運動背後的權力博弈

吳非: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3月26日,「與腐敗鬥爭」基金會組織反腐敗遊行,在莫斯科、聖彼得堡、葉卡捷琳堡、烏法、烏拉爾、托木斯克以及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十多個大城市均有民衆參與遊行,要求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辭職。這次遊行活動與以往完全不同,年輕人參加居多,並且參加聚會的精英並不回避西方的非政府組織給每一個被逮捕的人一萬歐元以上的獎勵。基本上這次是激烈抗爭,然後平和的等待被逮捕。這是由於俄羅斯年輕人發現每次普京選舉前舉行大規模的抗議是進入俄羅斯核心的捷徑。2012年的抗議迫使很多普京身邊善於拍馬的親信最終離開,這次通過社交網站在全俄羅斯進行集結的年輕人基本上對於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的權貴構成了新的挑戰。

俄羅斯各地爆發反腐敗遊行

反普京運動與政府有默契

這抗議活動是2011-2012年大規模示威活動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表達不滿的有組織活動。據俄羅斯內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各地遊行參與人數不等,少則遠東地區的千餘人,多則在莫斯科可達七至八千人。期間,各城市遊行者高舉旗幟和標語,要求嚴懲腐敗分子,改變腐敗現狀,要求梅德韋傑夫辭職。「與腐敗鬥爭」基金會通過社交網站發布的消息稱,各個城市的遊行活動均在「有序狀態下進行」。截至三月底,俄羅斯全國80多個城市約60萬人參與抗議腐敗運動。大多數抗議活動尚未獲當局同意。最大的一次,在莫斯科有1030人被逮捕,聖彼得堡則有131人被拘留。參加的人顯著都是年輕人。

在26日的反對梅德韋傑夫的抗議進行時,梅德韋傑夫正在郊外滑雪,並且梅德韋傑夫還在自己的的社交網站Instagram帳號中表示現在感覺不錯。據報紙報導:近90%讀者認爲梅德韋傑夫並不涉及這些貪腐問題。

俄羅斯前外交部長、總理普里馬科夫在去世後發表的文集中就指出俄羅斯在發展中面臨來自自由主義、憲法主義與社會主義者的混戰。由於俄羅斯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歐亞大陸、氣候極端寒冷、資源異常豐富、周圍地緣政治環境異常複雜,這樣俄羅斯如果偏重於自由主義的話,必然會面臨歐洲國家對於俄羅斯資源的寄予,在沙皇俄羅斯時期,歐洲國家一向有將自身的危機或者擴張指向俄羅斯的習慣,這包括法國拿破崙希望建立超級帝國、希特勒將對英國軍事進攻的失敗轉移到蘇聯的成功上,這樣但凡俄羅斯面臨巨大的轉折時必然面臨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者的相互傾軋,保持穩定,發現人才成爲普京治國的基本理念。

普京將在2018年再參選總統

這樣普京基本上在國家制度的執行層面還是結合部分的自由主義精神,但在國家經濟發展上基本上還是依賴國有經濟,尤其是在石油、天然氣、有色金屬等資源型的經濟發展中,還是以國有經濟模式爲主,這樣社會主義精神主要集中在國有經濟上,自由主義的思想陣地主要是政治領域。國有經濟主要的問題是人才壓制,這也是每隔一段時就會有大規模反普京運動出現的原因。

年輕人借反普京運動表達願望

反普京運動基本上經歷了三個階段,首先在2000年到2008年,反普京運動基本上在普京2000年剛上任以後旋即展開,在2008年前主要是圍繞在第二次車臣戰爭、經濟發展模式與新聞自由展開。

其次是2008年到2012年。2008年後由於俄羅斯所受到的地緣政治挑戰較少,並且梅德韋傑夫與奧巴馬的關係異常友好,這樣使得反對派都集中到支持梅德韋傑夫陣營,但2012年普京的再次回歸,使得很多的反普京陣營倍感失望。

第三個階段在2012年普京執政之後,反普京運動以新的形式出現,主要是新的年輕世代開始運用社交網絡進行大規模的集結,但現在90年後出生的年輕一代主要的問題在於年輕有爲的學生其知識面也非常有限,但如果不在普京再次執政前展示自己的願望,那麽未來2018年普京持續六年的執政中,這些年輕人就沒有表達願望的機會,並且六年之後,這些年輕人就開始不如中年人行列。2012年普京選舉總統前,很多的反普京運動的展開,使得普京的選舉之路異常艱辛,普京在很多的場合也指出:自己無論是在總統或者總理的任內基本上沒有太多的休息。但在政治領域中,很多俄羅斯具有政治思維的非核心人物則是常常感到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這也是普京希望解决的主要問題。

2012年前本來普京已經解决了反普京運動的源頭,但葉利欽時期的前副總理涅姆佐夫成爲反對普京的先頭部隊。涅姆佐夫本人與烏克蘭及美國的反對力量有著大量的聯繫,但美國反對普京的力量則主要集中在反對車臣總統卡德羅夫,幾乎每一兩個月美國智庫太平洋學會就會召開批評俄羅斯的會議,但批評車臣則是其中一個主要的內容。其實自沙皇俄羅斯到蘇聯,再到現在的俄羅斯,基本上車臣人都是擴張、穩定的王牌,俄羅斯素有車臣穩、俄羅斯穩,車臣臣服、俄羅斯擴張的說法。現在烏克蘭危機中很多在烏東作戰的都是車臣的職業軍人。儘管沒有證據證明涅姆佐夫與卡德羅夫結怨,但車臣的相關組織不喜歡頭腦不清醒的涅姆佐夫確是事實。

2017年反普京陣營的再次集結主要是普京將會在2018年再次參選總統,這樣使得大部分的反普京人士及很多的年輕政治人物對於自己的將來充滿不確定感。這次抗議前,納瓦爾尼就在自由歐洲電台裏面進行了3個小時40分鐘的在線直播,希望大家由特維爾大街步行向克林姆林宮前進,納瓦爾尼就是一位典型的有能力的非主流人物,在這次遊行中出現最多的就是很多的年輕人,這些年輕人在街頭的運動中,基本上沒有人談及貪腐問題,而是對於政府現在的官僚機構不滿。其實「反普京運動」恰恰是普京身邊的魏徵,有著建言的角色,在大街上警察與抗議者之間雖劍拔弩張,但雙方還是非常克制的就可以看出端倪,60萬人的抗議,如潮水來,也如潮水退!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