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吸納泛民加入政府?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從團結香港出發,林鄭一再表示希望吸納泛民主派人士到政府工作,並對泛民主派人士發出會見邀請。社民連領袖梁國雄接受《超訊》專訪,表示泛民人士加入政府,就會變成了官僚,當泛民主派不是一個有效的反對派時,它就會完蛋。

林鄭月娥在香港政府工作達36年

隨著7月1日的逼近,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上任要承接的是一個已陷入管治危機的香港社會。眼下香港的形勢已經很清楚:在建制派團結且獲得中央鼎力支持的另一面,是泛民主派陣營前所未有的分裂。
過去十年來,北京以强勢的姿態步步緊逼「一國兩制」的香港,在香港民間,各個陣營和團體則以意識形態爲起點産生了激烈的情緒對沖和政治對立。謾駡、遊行甚至是警民衝突逐漸取代了「法治」與「高效」,成爲了這座城市的主流。

3月26日,林鄭月娥以777的高票成功當選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她在勝選致辭中誠懇表示,會在其任期內「廣納賢能,要求官員用心聆聽」以「達至與民共議」。這意味著在其任內,林鄭月娥要能够找到一個社會各方能達成共識的點。而要找到這個「點」,從實踐的角度出發,就一定要吸納相應的泛民主派人士加入到政府體系中。

「團結香港」是目前重中之重

「團結香港」是這座城市當下面臨的核心議題。一個表示過會承接梁振英施政理念的人有能力團結香港嗎?

林鄭月娥的言論讓很多人陷入了困惑,這其中包括來自激進民主派社會民主連線的梁國雄。自2004年當選立法會議員至今,梁國雄就以「永遠的反對派」的形象在香港的政治版圖中佔領一席之地,他是香港「托派」的代表人物,倡導「不斷革命」的理念,他也通過「議會內外抗爭」的切實行動踐行著自己的政治理想。

2017年4月5日,梁國雄接受了《超訊》記者的專訪,談及對林鄭月娥誓言團結香港的看法,以及如今民主派正面臨的危機。梁國雄一反常態地說:「如果按照泛民主派的邏輯來說,很難說她不行。」

梁國雄對自己的表態做了進一步解釋。他指出,在過去幾個月的選舉運動中,民主派在很長的一個時間內都沒有從自己陣營中選出候選人參選特首選戰,而是將自己的政治支持放在了開明的建制派曾俊華身上。「泛民主派的整個邏輯就是,他們擁護中共去欽點曾俊華,原因就是曾俊華是最能够團結香港的人。」梁國雄對《超訊》記者再次表達了這個他在多個場合都曾提過的觀點。

但在他看來,林鄭月娥和曾俊華在一些如「政改」、「二十三條立法」等爭議性問題上,與林鄭月娥本無不同,「政治區隔很小」,在這個基本面上,誰也沒辦法說林鄭月娥不能够團結香港。

社民連領袖梁國雄

然而,早在2月8日,令梁國雄尷尬的是,他曾在2月8日表示以「公民提名」的方式參選特首,這一舉動再次於民主派內部製造了分裂。最終,梁國雄因未拿够3.8萬張公民提名票,放棄參選,而獲得民主派廣泛支持的曾俊華也沒有成功當選特首,泛民主派再度陷入了尷尬。 4月1日,林鄭月娥對一些泛民主派人士發出會見邀請,並提出了希望他們加入建制的希望。一個星期後,民主黨、公民黨以及專業議政等泛民黨派證實自己接到了邀請。但這份邀請沒有傳送至自決派的手中,自決派中的香港衆志代表羅冠聰則聲明:「暫時未有會見需要」。

但這種未囊括所有派別和陣營的邀請反映出林鄭月娥並不會真正以最包容姿態囊括不同界別加入建制,也意味著撕裂的形勢不會有太多好轉。另一邊厢,民主派已經表示,會在會面中提出多項政治要求,其中包括要促成中央收回「一國兩制」白皮書和「8·31」政改的決定。

2014年6月至8月,這兩份文件先後出爐後,香港的「一國兩制」幾乎宣告死亡,隨後民意沸騰難熄,香港市民發動了九七回歸以來前所未有的公民抗命運動。

如果泛民主派以撤銷其兩份文件爲與林鄭月娥的談判條件的話,梁國雄認爲,這幾乎沒有可能,「她(林鄭月娥)不可能這麽做,這在選舉的時候就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林鄭月娥在其政綱中沒有明確承諾過「重啓政改」等詞,並表示要「謹慎處理」,但這個議題已然是民主派與其商討的底線。

如此,似乎將林鄭月娥團結各陣營的希望推向了一個死局,而另一個讓林鄭月娥實現這一希望倍感艱難的是,根據泛民主派中的大黨民主黨多年的傳統,如果黨內有人加入到建制中,則要面臨退黨的命運。如今政治實力被極具消耗的泛民主派還會採取加入建制的方式嗎?

民主黨不容許黨員加入政府

其實早前林鄭月娥就表明,相較以往來說,自己本次組建班子感到十分困難。對於民主黨不容許黨員加入新政府的要求,林鄭月娥早前在接受香港無線電視採訪時表示,「希望政黨留有空間」。林鄭月娥指,退黨或許不是最大的問題,而是「會令他(退黨的人)有很大壓力,是否與他曾經一起工作和共事,也有一定的有信念的朋友遺棄他」。

對於這一點,梁國雄在接受《超訊》記者採訪時談及張炳良。作爲政治組織匯點的主席和民主黨的副主席,張炳良在2012年加入梁振英政府,擔任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

2004年,他公開表示由於希望以獨立身份做民間智庫的工作,宣布退出民主黨,當時引來一陣喧囂。除了私人原因以外,當時身在民主黨內的張炳良也曾面臨著政治危機,民主黨內的改革派(也稱「少壯派」)曾對他發起攻擊:2000年,改革派通過換届選舉的機會,推舉黨內劉千石對其進行挑戰,結果劉千石勝出。如今,昔日大多數的「少壯派」已融入今天的激進民主派社會民主連線,並在過去幾年與溫和派民主黨在爭議性議題上不和,並四處狙擊溫和派民主黨「賣港」。

加入建制,就變成了一個官僚?

在梁國雄看來,張炳良加入了建制後,「他就變成了一個官僚,他需要去效忠梁振英政府」。張炳良在擔任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時,其主導的「高鐵香港段」工作遲遲因「一地兩檢」這一爭議性問題無法推進,這也讓這位局長頗感尷尬。早在今年1月,張炳良就表示過不會再繼續服務於新一届特區政府,這從側面證明了他對特區政府工作的無奈情緒。

梁國雄告訴《超訊》, 真正陷入被動局面的,不會是建制派或他所代表的激進民主派,而是溫和民主派。「泛民的主流派現在很不堅定」,而當泛民主派不是一個有效的反對派時,會讓局面更加難看,他直指林鄭月娥如今「行政吸納政治」的行爲會讓民主派更加被動。最後,梁國雄坦言,如果當「它被行政吸納進去,它就玩完了」。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