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主義的困境

書評《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在西方自由主義視野裏,伊斯蘭主義被看作是問題的製造者。但是很多人並不能區分伊斯蘭主義內部的派別分野。《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一書,系統研究了伊斯蘭主義的不同發展路徑。作者對比歐洲幾百年來的改變,認爲伊斯蘭世界終會走向現代化。

翻開每一天的報紙,大多數國際新聞,幾乎都可以跟伊斯蘭扯上關係。全球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總量接近於16億。全球以伊斯蘭教爲國教的國家,也有20多個。伊斯蘭是當今世界的重要組成部分。

幾乎每個伊斯蘭國家的現代化轉型,都異常艱難。很多地方還充滿了苦難與反覆,這也是他們之所以經常在國際新聞中曝光的原因。作爲中國人,非常容易理解伊斯蘭國家的現代化困境,因爲當代中國也是一個從古老文明轉型而來的國度,同樣面臨古今、中西的多重困境。

源於歐洲的現代化,從器物、制度、文化等等層面挑戰著近東、中東、遠東等地區的古老文明。歐洲已經根深蒂固的現代觀念自啓蒙運動以來,比如平等、自由、民族認同等等,不斷衝擊這些地方的舊有秩序。

對伊斯蘭舊有秩序衝擊最爲猛烈的,則是現代國家的建立。1916年,在第一世界大戰中,英國、法國與俄羅斯秘密簽訂的賽克斯-皮科協定(Sykes-Picot Agreement),主導了由哈里發統治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分裂,讓近東與中東的伊斯蘭國家變成了衆多的小國家。這也就是土耳其與中東國家的由來。

《古蘭經》教導之下的穆斯林,歸屬於同一個「烏瑪」(Ummah)共同體。所有穆斯林,都應該在同一個社群裏。這與源於歐洲的民族國家以「民族」來建國的觀念不同。賽克斯-皮科協定協定之後的中東,不止廢除了宗教最高領導人哈里發,也打破了「烏瑪」的共同體存在。

「民族國家」破壞伊斯蘭秩序

隨著獨立國家的出現,中東的掌權者,無論是願意接受現代化的世俗派,還是借助宗教勢力進行獨裁的王室貴族,都把加强國家統治能力當成第一要務。這令以國家爲單位的中東格局進一步獲得加强。也在促成中東國家向「民族國家」發展。「國家」這個現代化的産物,到目前爲止,是對一戰前伊斯蘭秩序的最大破壞。

今天媒體中所出現的中東各國內部問題,其核心,都在於穆斯林如何面對現代國家統治形式這一問題。自從1924年土耳其的凱未爾將軍廢除了哈里發,90年多年以來,很多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並沒有做好準備接受「國家」的統治。

在現代化轉型中,迎接現代化的世俗派,自然願意參考歐洲,建立自己的民族認同,追求國家的現代化。而堅持伊斯蘭教對生活與社會方方面面都要進行教導的保守派,則只願意有限接受現代化,甚至完全拒絕現代化,他們被視爲「伊斯蘭主義者」。

現代伊斯蘭主義源於中東理論與學術的中心埃及。1928年,在埃及由青年教師哈桑·班納(Hassan al-Banna)發起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成爲後來各大伊斯蘭組織的母體。穆斯林兄弟會的信條是「阿拉是我們的目標,可蘭經是我們的法律,先知是我們的領導,聖戰是我們的道路,爲阿拉而死是我們最高的心願。」

穆斯林兄弟會威脅當權者

穆斯林兄弟會(穆兄會)是伊斯蘭主義者在現代國家體制之下,追求其宗教理想的最初嘗試,但隨著世俗國家政權的成長,穆兄會被視爲權力的威脅,遭到殘酷鎮壓。最終穆兄會嘗試改變策略,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開始,把現代的民族國家,以及與之相伴而來的經濟秩序視爲常數,開始並不完全拒絕「國家」的統治。

穆兄會的妥協導致了伊斯蘭主義者的分裂。在其右翼,有從穆兄會分離出去的「聖戰組織」,他們在經歷了漫長的牢獄生涯後流亡阿富汗,最終在領袖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推動下,改組成了後來震驚世界的「基地組織」(Al-Qaeda)。他們走上了比穆兄會更激進的路綫,向歐美發動戰爭。在穆兄會的左翼,則是北非馬格里布地區的伊斯蘭主義政黨,典型代表是突尼斯的復興黨(Ennahda Movement),他們走上了議會鬥爭的路綫,承認現代國家統治之下的秩序,甚至放棄了對於「伊斯蘭法」統治的追求。

幾十年來,伊斯蘭主義在中東各國都遭到打壓。但是2011年興起的茉莉花革命,一度讓伊斯蘭主義政黨走上前台,甚至通過民主選舉奪得政權。不過,回歸伊斯蘭的道路,在道德與宗教上,對很多人雖然具有深深的吸引力,在如何治理一個現代社會,却乏善可陳。一度掌握政權的穆兄會,在埃及又遭軍人勢力政變反撲,很多領導人要麽入獄,要麽流亡。突尼斯的復興黨,在短暫的執行結束後,甚至故意以「輸」爲目標來參與選舉。

最近幾年崛起於伊拉克的伊斯蘭國(ISIS),則在基地組織基礎上走得更遠,直接廢除國界,恢復哈里發統治,嚴格實行伊斯蘭法,拒絕認同現代民族國家在伊斯蘭世界存在的合法性。伊斯蘭國嘗試著讓中東回到賽克斯-皮科協定之前,這成爲伊斯蘭主義者最新的嘗試。

伊斯蘭主義內部派別分野大

在西方自由主義視野裏,伊斯蘭主義被看作是問題的製造者。但是很多人並不能區分伊斯蘭主義內部的派別分野。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研究員夏迪·哈彌德(Shadi Hamid)所出版的《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一書,系統研究了伊斯蘭主義的不同發展路徑。

此書詳細介紹和分析了穆斯林兄弟會、土耳其正義發展黨、突尼斯復興黨、伊斯蘭國四種不同伊斯蘭主義組織發展過程,也對比了他們與世俗派不同的鬥爭路徑和目標。值得注意的是此書英文名《Islamic Exceptionalism: How the Struggle Over Islam Is Reshaping the World》,基本能揭示其本意。但由台灣馬可波羅出版社在2017年3月出版的中文版,却將標題改成了《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西方主流觀點外的另類思索》,缺失了關鍵信息。

伊斯蘭主義者與世俗派的鬥爭不斷反覆,過去西方自由主義者所寄望的進步,在中東各國幾乎都沒有出現,有些地方甚至還在倒退。一向被視爲世俗派堡壘的土耳其,最近政局也出現逆轉,正義發展黨借一起離奇的未遂政變,將世俗派從法院、學校等地清理出去。所以,中東國家還有希望嗎?作者還是樂觀的,他對比歐洲幾百年來的改變,認爲伊斯蘭世界終會走向現代化。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