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商投訴上海官場「怠政」嚴重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上海外灘
上海外灘

北京兩會期間,習近平參加中共上海人大代表團審議,批評上海要扭轉政府職能錯位、越位、缺位現象,並對上海寄予「當好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的期望。港商張宇對《超訊》傳媒說,想給國家主席習近平寫信,要告訴習主席,上海官場「怠政」嚴重,他要投訴上海市人民政府內有關不法官員一手打造的「世紀騙局」,有人更對上陽奉陰違。

張宇曾經是上海市第八至第十一屆連續四屆的政協港澳委員。上世紀1988年參與上海虹橋首塊土地成功向國際招標的投標者和見證者。1994年他投資上海南外灘成為首家批租的外資企業,獲得南外灘49號地塊批租。

但剛投入不久,上海政府稱該地塊有綠化用途,以換地形式處理,另外給予地塊,後又以新地塊政府自己要開發,又再換地處理。最後換得的地塊卻是根本沒有規劃無法開發的住宅區。張宇上海投資遭遇世紀騙局,香港股東們對他頗有微詞。

上海地王被巧取豪奪

十多年來,張宇在政協會上、通過國家信訪協調、並通過媒體投訴,直至由相關部門內參送到負責港澳工作的全國人大主任張德江桌上,張專門批示給上海政府調查處理,但上海相關部門一直推諉頂著不辦,問題十多年來無法得到解決。

張宇當年獲批的南外灘49號地塊,政府後來仍然作為商業用途,連同附近的區域地塊一起定標,誕生了上海92.2億的新地王,由地產商郭廣昌奪得。而張宇卻因為負債要變賣香港資產,妻離子散。更悲慘的是,和張宇一起創業的股東都是海外的上海「老克勒」,其中二個股東等不到公平正義的賠償,撒手人寰。

港商張宇,再次向梁振英求助
港商張宇,再次向梁振英求助

香港特首梁振英還在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時,就專為張宇請求協助的信函奔走,向國家信訪局發函要求協助,張宇說,時任市長韓正很重視,專門在《關於轉送梁振英來信的函》上作出批示,結果到了負責實際處理的黃浦區卻遭到不斷拖延推諉,十多年沒有結果。

去年,張宇的公司遞交了大量政府違法的佐證文件,在壓力下,上海市法制辦在10月份正式受理了他行政復議的申請。但二個月後,上海政府又向他發出延長審理通知書。通知書稱,「申請人捷進發展有限公司、科倫置業(上海)有限公司因請求確認被申請人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行政不作為違法,並責令被申請人依法履行換地義務,向本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依法已予受理。因案情複雜,本案不能在規定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本機關決定,延長審理期限,延長期不超過30日。」遺憾的是,如今幾個30日都已經過去了,審理沒了下文。

張宇擔心,這是不是又一次的石沉大海。他對《超訊》傳媒表示,當下,在習近平、王岐山不斷加大反貪力度下,內地官場的貪腐分子惶惶然不可終日,他們對付中央其中之一的絕招是「怠政+惰政」,即躺下不幹,你奈何他不得。「上海市官場『怠政』現象甚為嚴重。」

張宇是香港首位到上海成功投標虹橋26號地塊的地產商,94年在上海南外灘以3200萬美元的價錢批租了人民路49號地塊,又成了上海南外灘批租第一人,他稱自己是名副其實的「開荒牛」。20餘年以來,張宇不幸掉落進了上海市規土部門和黃浦區政府聯手設下的陷阱。

在利益的驅動下,上海官場的利益集團以「規劃變動」為名,行「與民爭利」之實,兩次以「換地」為誘餌,強勢奪走該公司已買下的土地,斂財近百億元人民幣(其中一塊即是上海8-1外灘地王的核心部分,2010年以92.2億元人民幣的天價由證大接手,後轉給複星集團的郭廣昌)。2008年香港梁振英為維護港人利益,曾向國家信訪局反映了此案,獲得重視,並由時任上海市市長韓正親自批示,在《關於轉送梁振英來信的函》中要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進行調查。張宇稱,問題是該局在時任局長馮經明親自操縱下,報了一個瞞上壓下,捏造事實的「函」給市府督查室和信訪辦。事後國家信訪局雖於

2010年立案調查,上海市仍我行我素,至今仍「新官不理舊賬」,拖著拒不糾錯。

對何謂「調查」,張宇氣憤的表示,只聽一面之詞算調查嗎?有沒有向本人瞭解事件的真相呢?沒有!故市規劃局的「函」出台後,蒙蔽和誤導了上海市政府主要領導的決策,問題一拖再拖。

在張宇公司的維權過程中,也曾根據國家信訪條例,兩次要求市委市直屬的「信訪辦」召開聽證會,憑證據說話,以正視聽,遭信訪辦時任主任張示明以「未收到函」為由而拒絕,又以「怠政」收場。張宇公司在大量政府允諾的由49號地塊換到B4地塊的檔的證據下,黃浦區人民政府公然「與民爭利」,以「打造世紀精品」為由強行奪走,不惜違法侵權!國家信訪局立案五年以來,雖然官員在大量證據面前同意「補償」,但各級職能部門無人擔責,推諉怠政。「原區委書記周偉,區長彭崧因外灘『踩踏事件』而下台後,區裏更沒人做事。」              

張宇的「捷進發展有限公司」於去年9月28日正式向上海人民政府法制辦公室提出「行政復議」,得到受理,如不滿「復議」,該司必然直接以「行政訴訟」的形式起訴上海市人民政府。一個本應解決的經濟糾紛,在內地政府和職能部門的「怠政」、「惰政」、「不作為」的官僚主義氾濫下,最終竟釀成上海市連任四屆的政協委員,首位上海投地而遭迫害的張宇要把上海市人民政府推上「被告席」,也確實令人匪夷所思!但這也印證了上海一些「老虎蒼蠅」怠政的必然後果。張宇表示,為促進內地政府司法「公平、公開、公正」,還其公道,他會和股東們堅持合法維權,絕不懈怠!

其中一位股東利永錫在給上海市政府法制辦負責人的信中指出,現時上海某些官員抱著「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態度,凡事都採取不作為、陽奉陰違的態度。利永鍚說,由於冤案拖久了,近期已有兩位年長股東先後去世。其中梁浩宇先生去年夏天在北京上訪回港後,等待回覆的日子裏心疾難消,終日鬱鬱寡歡,終在1月14日,於香港聖母醫院含恨離世。利永錫悲憤的表示,本人今年也是年逾八十了,我將同全體股東一起作出行政訴訟,並向習近平主席及王岐山書記發出公開信,徹底揭露近20年上海「換地連環詐騙案的內幕!」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