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民主旗搞港獨也是死路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香港走向民主發展之路和香港要獨立完全是二碼事,但就是有人將民主和港獨拉在一起,自以為在為香港選擇一條光路道。而事實上這與情與理與法都背道而馳,毫不相關的選擇,是把香港帶入死路。最近新組建的政治組織就是以宣揚所謂的「民主自決」,扛起抵禦一國兩制,遊離國家之外的旗幟,成為徹頭徹尾的分離組織。以分離為招攬,沒有前途,只能把香港逼入死路而沒有出路。港獨是死路,打著民主旗號搞港獨也是死路。

民主自決

一眾街頭粗暴運動的發起者又組新的政治團體。香港成立新政黨「香港眾志」,標榜是一個要把「民主自決」列為最高綱領的運動型政黨,他們要「策動公投和非暴力抗爭,推動政經自主;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實踐民主治港的理想願景。」異想天開的要把香港實現民主和分離行動綑綁在一起,用民主來粉刷以達到對抗一國兩制的分離。

由學民思潮和香港學聯前成員牽頭組成的「香港眾志」招攬了25名創黨成員,前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擔任主席,學民思潮前召集人黃之鋒,則擔任秘書長。

看看領頭人黃之鋒,一個心智未開的少年就是街頭鬥士,他15歲成立「學民思潮」,2012年組織一連串示威、絕食行動,成功推助叫停香港政府大力推行的國民教育科。2014年9月26日,「學民思潮」及「學聯」成員發動「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牽起79天的佔領運動的序幕。本來按步就序的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是在粗暴的社會運動中,從普選特首及立法會的「雙普選」,演變成本土主義、自治自決,甚至出現要求香港獨立的呼聲。

到這一刻,香港的分離勢力,港獨的叫囂,已經不是那麼幾個人在遊行示威隊伍中揮動港英時代的獅子旗,或舉著獅子旗衝擊駐港部隊軍營那麼單純。在市民們不經意中,在大多數人認為成不了氣候中,這股極少人的歇斯底里,變成了有組織、有口號、有綱領、有目標的運動。

之前,黃之鋒在「學民思潮」解散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學民思潮」在2016年3月解散,是因為學生組織不再足夠推動未來香港的民主運動,他說:「當學生組織的身份不足以令我們去推動以十年為單位的自決運動,參政、走入政壇,去將自決帶入公眾視野,就是我們組黨的最大目標。」

事實上,在香港自由開放的社會中,任何依據法律組黨,確定行動目標的行為都不會被阻止。問題在於,你成立政治組織的目的是什麼?你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該行為是否合法?最終你想把香港帶向哪裡?

推動港獨者是以民主為掩飾,戴上香港絕大部分民眾要民主,要自由的面具,實質是希望走一條港獨的所謂民主之路。黃之鋒說:「我們希望無論香港未來最後在2047年之後是一國一制、一國兩制還是獨立,香港人都能夠透過全民投票去選擇香港的未來,體現主權在民的概念。」看上去他認為香港獨立是一個選項,在他心中就是目標。因為尚未到2047年的今天,黃之鋒口中的一國兩制已死。他是想攜民主的口號走港獨路,其實無論以什麼方式作掩飾,香港獨立就是一條死路。

其實,近期主張走港獨之路者自己也心虛,知道這條路是獨木橋,所以用所謂的「推動一個公投自決香港前途,透過全民投票去決定香港未來的主權。」來試水。他們知道不管以何方式,港獨不僅根本沒有和中央及港政府議價的資本,也一定不會受極大多數民眾的支持。之所以仍然堅持要反其道而行之,想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讓香港社會「習慣」而不反感。同時,也以逆社會潮流的方式強化社會對他們的認知,以強硬方式在香港社會刷自己的存在感。

不過,需要強調和重申的是,無論以什麼方式,無論是多少個選項,港獨不會被認同,港獨行不通且會害慘香港。■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