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陳雲提出「城邦自治」目標以後,「本土論述」逐步演進成了以建國為目的的行動。街頭出現「暴亂」,立法會出現「本土角度主流化」趨勢。但因人員、資源及思想儲備的不足,激進本土只會曇花一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