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經濟發展與全民社保的關係

文/李建勇 上海大學法學院教授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我國的國家扶貧標準三十多年來雖然每年有提高,從1985年開始把人均年純收入200元確定爲貧困綫,2009年這一標準提高到1196元,2012年則提高到2300元,到2014年,這一標準調整爲每人每年2800元。29年來扶貧標準提高了14倍。而這期間,中國財政收入增長了103倍,中國GDP增長了93.41倍。也就是說,我國扶貧標準增長的速度比其財政收入和GDP增長的速度要慢好多倍。

從國際層面看,德國2009年的貧困綫標準是每人每月929歐元,約是我國的同期的八倍多;2011年,美國發布的貧困綫標準是四口之家一年22350美元,相當於每年14萬人民幣,相當於同期我國的15倍多。

目前我國政府財政在社會保障的投入既跟不上國家財政收入和GDP增長的速度,也無法滿足廣大人民對社保的基本需要,與世界發達國家相比,差距更大。

從世界各國社會福利開支佔各國GDP的比重來看,瑞典佔38.2%,丹麥佔37.9%,法國佔34.9%,挪威佔33.2%,德國佔27.6%,英國佔25.9%,加拿大佔23.1%,澳洲佔22.5%,美國佔21%,日本佔18.6%,而中國則佔2.28%(見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310019-1.shtml)。

從世界各國醫療衛生總支出佔GDP的百分比來看,中國佔4.6%,183個國家中的排名爲第145名(見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781567-1.shtml)。也就是說,無論是社會福利佔GDP的開支比重,還是醫療衛生開支佔GDP中的比重,我國社保的投入在全世界的排名都非常低甚至是倒數的,這與一個負責任的大國要求還相差很遠,也與我國GDP在世界排名以及對外援助的數額極不相稱。

2006年以來,全國上下普遍關注的一個問題是:中國有沒有必要、有沒有能力推行福利國家那種全民社會保障體系。從社會保障全覆蓋的角度看,目前瑞典、丹麥、挪威、芬蘭、德國、法國等國家已經形成了覆蓋廣、層次高、功能多的社會保障體系,這種全面而廣泛的福利網絡對社會穩定與和諧起了積極作用。那麽,中國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進程中,如何健全社會保障制度,給更多的老百姓帶來改革開放的實惠和紅利,給老百姓基本的必要的社會保障?

從老有所養的角度看,我國已經計入老年化的時代。根據聯合國教科文衛組織設定的老年社會的標準,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重爲18%以上或者65歲老年人口佔總人口15%以上。我國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出生的高峰人口,目前都已基本進入老年階段,我國最大的城市——上海由於低出生率、生活和醫療條件的改善、生活質量的提高以及壽命的延長,率先進入老年社會,養老保障基金來源問題尤爲突出。

中國城市老年人養老金基數普遍偏低,農村老年人養老更是艱難。我國的養老保險實行的是「代際贍養」,也就是現在工作的人養已退下來的人。我國的贍養比正在逐步降低,原來是3.3:1,現在已經降到2.9:1,而且老齡化正在加速,形勢嚴峻。

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發布《2010年中國城鄉老年人口狀况追踪調查主要數據報告》顯示:中國農村人均養老金每月僅僅74元,只是城市老人月平均養老金的1527元人民幣的5%。這是繼2000年和2006年之後第三次對老年人生活狀况進行的追踪調查,也是國家統計局批准的唯一的老年人狀况科學調查。

報告顯示,社會養老保障的覆蓋率,城鎮達到84.7%,月均退休金1527元;農村34.6%,月均養老金74元,僅爲城市老年人平均月退休金(1527元)的近5%。老年人平均年收入結構中,城市中老年人的養老保障佔到86.8%,而農村養老保障只佔到18.7%。這就是說,中國目前有上億人口要靠政府提供的最低生活保障維持基本生計,除此之外,中國還有數字龐大的群體被社會所遺忘,他們沒有工作,沒有穩定的收入,甚至沒有最低生活保障;中國金字塔上的富人不到人口總數的5%,龐大的夾心階層,名義上過著小康生活,一旦遇上大病或天灾人禍,隨時會淪爲貧困綫之下的群體。

爲了解决上述問題,特提出如下對策和建議:

建議一: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實施全民參保計劃,實現職工基礎養老金全國統籌,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全面實施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制度。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預測:中國目前GDP可能要超過20萬億元,財政收入達到3萬多億元,外匯儲備9000多億元。就中國經濟總量和實力而言,中國有條件解决全民社會保障問題。只要下决心調整社會政策,確立全民社保目標和推進全民保障,就一定能够建立起全民社保體系。

建議二:建立全民社會保障,從國家的經濟能力看完全可行,國家財政每年可以拿出1600億元左右,基本可以將醫療保障全覆蓋;拿出1000億元左右,基本可解决包括農民在內的養老問題。正如經濟學者吳敬璉所說,從每年上萬億的公費吃喝、公費用車、公費出國等支出中節約一部分,「全民低保」的費用也已經足够了。

建議三:爲了解决跨省異地就醫問題,一是要進一步加快國家級異地就醫結算系統建設;二是指導各地做好異地就醫結算的相關工作;三是會同相關部門研究進一步完善周轉金、分級診療制度,包括加强醫療服務監管等政策。

建議四:必須通過全國人大制定法律規定:政府財政部門每一年投入的社保基金,必須要佔上一年全國GDP的一定比例,這個比例不能低於世界各國平均水平,在下一個五年計劃內開始,這個比例要與我國的GDP增長速度相一致,使得我國的社保的財政支出佔GDP總數的比例達到世界排名的前列,從經費上確保全民社保的來源,使得我國真正成爲國强民富的社會主義的國家: 居者有其屋,病者有其醫,學生有書讀,老者有其養,窮人有尊嚴,生活有質量的人人有保障的國家。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