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土衝突越演越烈內幕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因為一系列事件的影響,德國和土耳其衝突越演越烈,雙方關係十分嚴峻。

德土衝突由來已久。2016年6月2日,德國聯邦議會通過《亞美尼亞決議》,認定奧斯曼帝國1915年對亞美尼亞人的屠殺為「種族滅絕」。安卡拉隨即拒絕德國聯邦議員探訪駐紮在土耳其空軍基地因吉爾利克的德國駐軍。

2016年夏土耳其發生未遂軍事政變後,當局指責流亡在美國的土耳其宗教人士費特胡拉·居倫(Fethullah Gülen)領導的「居倫運動」主導了這次政變,並發動了針對居倫支持者的大規模清洗運動。而德方則為此指責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土耳其语:Recep Tayyip Erdoğan)清洗異己,並批准了部分土方人員在德國的避難申請。據報載,自2016年夏以來,特別是近期,來自土耳其的避難申請者激增:今年6月為433人,7月為620人,8月為962人。至今年9月中旬並已有196名持外交護照的土耳其人獲准避難,其中還包括土耳其軍方人員。土耳其當局對德方准許土耳其軍人避難十分惱怒。

此外,德國還禁止土耳其政府成員赴德國拉票。而土方當局則出自政治原因在土耳其先後拘捕了德國《世界報》記者德尼茲·于傑爾、土裔德國女記者梅莎勒·托魯、德國人權活動人士彼得·施托伊特納等十來名德國公民。土方指責施托伊特納及其他被拘捕的德國人支持恐怖主義者。德國政府隨即於7月上旬採取下列措施進行反制: 其一, 審查為德國企業出口土耳其所提供的融資擔保; 其二,強化對前往土耳其遊客的安全提示; 其三,致力於在歐盟內削減支付給土耳其的、被稱為「入盟前援助」的款項。

在本屆德國大選的電視辯論中,德國對土耳其的態度則進一步趨向強硬。社民黨總理候選人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 提出要中止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而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則表示要對能否結束談判問題進行探討。

電視辯論結束後,土耳其外交部9月9日發出針對德國的「旅遊警告」,呼籲住在德國的土耳其移民以及赴德旅遊的土耳其公民盡可能避開當地的政治活動。土耳其外交部隨即又指責庫爾德人9月16日在德國科隆舉行的庫爾德文化節上從事「恐怖宣傳」,為此而召見德國駐土大使,要求解釋此事。

中止土耳其入歐談判目光短淺

在德國對土耳其立場轉趨強硬後,此間有評論認為,德方提出中止土耳其入歐談判的要求是感情用事、民粹做法,但目光短淺。這是因為埃爾多安並非就是土耳其。雖然埃爾多安是現代土耳其肇建者凱末爾以來最有權勢的總統,但他在民眾中間並非沒有爭議。埃爾多安欲將議會制改成總統制,土耳其為此並於今年4月舉行過修憲公投。雖然埃爾多安勉強獲得了這次修憲的勝利, 但在一些大城市中,這一憲法修正案遭到了拒絕。

9月13日,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2017年度盟情咨文中也談到了土耳其入歐談判事。雖然容克在講話中向安卡拉當權者呼籲道:「請您釋放我們的新聞記者!請您不要把我們的政府首腦罵成納粹分子!」但容克並未讓埃爾多安為此承擔後果。這位歐盟委員會主席不僅不願像默克爾所要求的那樣結束土耳其入歐談判,甚至還不願暫時中斷這一談判。容克表示,即使加入歐盟一事已被推至遙遠的將來,但歐洲人不會縮回那隻「伸出的手」。

從容克的上述表態來看,歐盟領導層不會終止甚或暫停土耳其的入盟談判。而德國要求中止土耳其入歐談判的立場在歐盟內也得不到大多數成員國的支持。許多歐盟成員國擔心中止土耳其入歐談判會使它們在經濟上遭受損失。德國外交政策學會的土耳其問題專家克里斯蒂安·布拉克爾(Kristian Brakel)就指出:「特別是像西班牙和意大利那樣經濟狀況不佳的國家願意維持自身與土耳其的經濟關係。」

「巴爾幹通道」沿線國家更是擔心,一旦中止土入盟談判,就會讓越過愛琴海湧向歐盟的難民潮捲土重來。因而,德國在土耳其入歐談判問題上的立場已使自己在歐盟內陷於孤立境地。

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土耳其人正對埃爾多安所推行的政策表示不滿。因而,此間也有評論認為,如果現在切斷歐盟與土耳其的聯繫,那就正中埃爾多安的下懷。這是因為這正是他用其無休止的挑釁所要達到的目的。

土耳其知名記者、《共和國日報》主編詹·丁達爾(Can Dündar)前不久也警告不要終止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他認為,正是在眼下必須支持要求讓土耳其「留在歐洲大家庭」的民主力量; 否則,歐洲無意中就幫了埃爾多安總統的忙,他要疏遠西方世界,而轉向伊斯蘭世界諸國。

當然,德國可動用經濟槓桿來向埃爾多安施加壓力。這是一種較為明智的做法。德國總理默克爾就聲稱,要強化對土耳其的經濟壓力,以達到讓被拘德國人獲釋的目的。

據報導,德國政府9月下旬已決定將為德國企業提供對土耳其出口融資擔保額限制為15億歐元。從目前來看,德國外交部的這一決定並未真正會對德土貿易關係產生負面影響。因為德國政府去年整個一年只為上述融資擔保提供了11億歐元, 還大大低於現今所定的額度。

限制對土耳其出口融資擔保額

按照德國工業聯合會(BDI)的統計,現今在土耳其有6800家德國企業在開展業務。德土雙邊貿易額為370億歐元。在德國出口目標國排名中,土耳其居第15位。迄今為止,德土關係惡化尚未對德國公司與土耳其企業的日常業務產生影響,BDI副主席托馬斯·鮑爾(Thomas Bauer)表示,與貿易夥伴的合作繼續是良好和無可指摘的。

但德國外交部的上述決定已向土耳其發出了信號: 一旦需要,德方是會進一步動用經濟槓桿來向土方施加壓力的。

從長遠來看,德土關係必須得以改善。橫跨歐亞兩洲的土耳其具有極其重要的地緣政治地位。它是二十國集團成員國之一、北約重要成員國,且有近三百萬的土裔居民生活在德國。對德方而言,處理好與土耳其的關係無論是對外還是對內都具有重大意義。而土耳其方面也不希望把兩國關係徹底搞砸。在北約斡旋下,德國議員得以在9月上旬前往土耳其科尼亞附近空軍基地探視德國駐軍就是一例。此間有媒體稱,這是「科尼亞的緩和信號」。

德國大選後,德土衝突似乎趨於緩和。選舉翌日,土耳其外長梅夫呂特·恰武什奧盧接受當地電台A Haber 採訪時就聲稱,如德方邁出一步的話,土方會邁兩步。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他還希望德土關係在德國新一屆政府任內會正常化。但在遭拘捕的德國《世界報》記者德尼茲·于傑爾問題上,這位土外長依然顯示自己不會作出讓步。恰武什奧盧聲稱:「司法機構將判定他是否有罪。」另據此間媒體報導,土耳其檢察機關甚至要求判處德國人權活動人士彼得·施托伊特納15年徒刑。而眼下如何審理土裔德國女記者梅莎勒·托魯正是對兩國關係的一次嚴峻考驗。德土關係回暖不易。但願德土兩國政府能相向而行,以實際行動為改善兩國關係作出努力。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