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無法成功

文/劉學偉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加泰羅尼亞人的格局太小, 獨立運動為的只是那點經濟小算盤, 在國際上得不到支持。用台灣人愛用的一個詞叫做他們追求的是「小確幸」,因此中央抓人時,地方並沒有武力反抗。 

為了對付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地區的獨立運動,西班牙中央政府解散加泰羅尼亞地區議會和政府,逮捕獨立派領導人九個。獨立派為首五人,包括議會主席皮格蒙特(Puigdement)逃往比利時。 

從各方面得到的消息看,加泰民眾對獨立明顯分裂,主張獨立的人口並不佔壓倒多數。公投的投票率只有不到一半,沒有參加投票的人多數不支持獨立。在巴塞羅那發生的支持和反對獨立的遊行幾乎是同樣的聲勢浩大。獨派領袖被逮捕後,抗議和支持的聲浪都不小。 

下一步最重大的發展是各方都接受的12月21號的大區立法會議的重新選舉。從眼下的趨勢研判,再次選舉後的新議會獨立派贏的幾率並不很大。而且即使贏了,也不一定敢再次宣佈獨立。因為幾可確定,如果出現這種事態,中央還會抓人,而地方並不會武力反抗。 

獨立運動在國際得不到支持 

這個獨立運動在國際上非常孤立。筆者就沒有聽說任何國家有分量的人物有表態支持這個獨立運動。歐盟各國就更是一邊倒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強硬立場。因為英國脫歐已經鬧得歐盟人心惶惶。如果加泰再成功獨立,不知在哪些國家還會引起哪些連鎖反應。是以各國同仇敵愾,對加泰的獨立運動嚴加抵制。綜上,這場獨立運動的前程實在難以樂觀。 

本文的重點不是就事論事地討論加泰羅尼亞公投,而是想更加寬泛地討論一下類似局面所反映的一國之內的文化多元發展的利弊和國家認同危機出現的更深層根由。 

大家都知道,小小歐洲五億人口,在相當同一的文明背景下,已經分為超過四十個國家。也知道,從西元476年西羅馬帝國崩潰以後,至今超過1500年,歐洲從來沒有過政治統一。大家也知道,自那以後,最成氣候的歐洲統一運動非當今的歐盟莫屬。歐盟能否朝著更加統一的方向前進,現在則處於莫衷一是的狀況。 

大家還知道,在歐洲,在歐盟之內和之外,近年或現在還在發生著多起分離運動。1990年代的東歐華約/蘇聯/南斯拉夫的大崩解算作過往故事不提。無法不提的還有烈火正熾的克里米亞從烏克蘭分離回歸俄國運動;進行時的英國脫歐運動;蘇格蘭已然失敗,但還可能死灰復燃的獨立公投運動;比利時的法語區和弗拉芒語區的齟齬;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區和法國的科西嘉地區的分離運動也還有未盡的餘燼。 

總括起來,歐洲的四十多個國家的政治分野似乎還無法滿足無數的分離意識。歐洲很多國家內部的國家認同都還沒有完全成為歷史問題。究其深層原因,還是歐洲分裂的歷史太久,大量當代的民族國家形成歷史還太短最為主要。 

咱們來簡單反觀一下中國。它的民族國家早在兩千年前就已經實現了高度統一。兩千年來,中國有統一政權的時期遠多於分裂的時期。就算是分裂(比如魏蜀吳三國)時期,一樣有共同的國家認同,都認為「天下」將復歸統一。(《三國演義》序章:「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這裏的「天下」,就是中國全境。) 

尤其是最後800年的元明清三朝都是大一統的國家。雖然其中兩朝被外族佔據了政治統治地位,但是華夏文化/人口/經濟的三重主導地位一直毫無動搖。晚清時期,國力孱弱,但擁有巨大兵權的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漢族統帥都從未動過奪權或割據的心思。 

就是北洋軍閥分裂時期,各地軍閥實際割據,也都從未有人真正動過要分裂中國的心思,想的只是「最好由我來統一中國。」?連中共當年在江西的臨時割據也是這樣。(日本人策動的滿洲國是例外。) 

比如中國的沿海地區長期以來比中部更比西部發展得好,但從未聽說廣東或江浙視中西部為包袱,想棄之而獨立建國。巴塞羅那在西班牙的經濟地位,和上海在中國的經濟地位十分相仿。馬德里就是北京。可以想像上海向北京要求獨立嗎? 

與中國和歐洲的歷史對照,世界上還有一個到近代才瓦解的奧斯曼帝國。這個歷史上的國家(不如說帝國)其實還是有一些共同的底蘊,比如擁有同一個伊斯蘭教(可惜有太多的教派),同一或相當接近的阿拉伯或突厥語族種族。(他們都是黑髮白膚。)但是終究還是分裂成了數十個民族國家。 

在那個地域內,現在又冒出一個橫跨四國(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和土耳其)的庫爾德民族獨立建國問題無法解決,非常可能在IS被解決後成為新的動亂之源。 

說來說去,那些鬧分裂的地區,都是文化太過多元,又沒有足夠強大的主體文化/民族中央坐鎮所致。在本人看來,多元文化的美夢不妨做,但一定要有一個強大的核心文化/民族做主軸。如果沒有,那就是取亂之道,甚至取死之道。 

至少在這一方面,比來比去,還是中國人民很幸福,他們沒有可能危及國家根本的民族/種族/宗教問題。那個疆獨/藏獨/蒙獨/台獨/港獨,比起美國和歐洲的國家/民族/文明認同問題,不在一個數量級,真的都不是事。 

筆者最近才想明白,華夏人的祖先留給華夏人最寶貴的財富不是地大物博,不是人口眾多,而是用了三千年的歷史,歷經艱難困苦,戰亂與融合,最終傳承到當代人手中的一個政治/經濟/文化/人口四層重疊,高度同一,高度勻質的龐大文明。 

正如這次習近平主席接待特朗普總統時所說的:「(在人類歷史上,)文化沒有斷過流、始終傳承下來的只有中國。我們這些人也延續著黑頭髮、黃皮膚,我們叫龍的傳人。」 

當然日本、韓國或沙特阿拉伯那樣的單一民族國家在這方面比中國還要更幸福。但他們的國家幅員和人口都有限。 

國家認同感至關重要 

大家知道,當代世界上的三大強勢文明,(西方、東方和伊斯蘭文明。)只有東方文明有一個無比強大的一以貫之的核心。筆者覺得,中華民族的無可動搖的國家認同,是中國現在崛起和將來繼續崛起的最大本錢。 

而西方文明內部自身的分裂和外部文明的複雜並大規模的浸入,則是這個文明將來很可能走向衰亡的主要內因至少之一。 

講到「大國家內部的局部地區,因宗教/民族/種族甚至僅因貧富不同而有沒有權利尋求獨立」的問題,本人當然傾向於不能輕易允許。因為如果允許,那不知道會誘導出多少動亂甚至殺戮。在一個共同的國家認同之中,各個不同的局部,都應認「加強融合為正道,擴大歧異為斜路」。一般而言,自治的範圍都應有限而最好逐步縮小。總體而言,這應該會最為符合該國全體人民的共同福祉。 

說到底,加泰人的格局還是太小,他們打的只是那點經濟小算盤。用台灣人愛用的一個詞叫做他們追求的是「小確幸」(小而確切的幸福)。小地方的人民一般都只會追求「小確幸」。「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那樣的宏圖大志與他們無緣。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