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迪士尼變陣迎擊上海迪士尼

文/ 黃超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香港迪士尼樂園面對競爭壓力
香港迪士尼樂園面對競爭壓力

如果說有這樣一個地方,它可以讓你瞬間忘記年齡,穿越到童話世界,那麽這個地方一定是迪士尼樂園。

身爲兩個小女孩的父親,迪士尼樂園創始人華特迪士尼先生(Walt Disney)一直夢想爲父母與孩子創造一個安全、潔淨,能够歡度美好時光的場所。1955年,華特迪士尼在加州安娜海姆市,開設世界上第一座迪士尼樂園。從此,家庭娛樂業掀開了嶄新的篇章。

經過了60年的時間,五個迪士尼已經相繼坐落在世界各個角落,今年6月,第六個迪士尼樂園——上海迪士尼馬上就要和大家見面。

作爲全球第六個迪士尼樂園——上海迪士尼樂園將於今年6月16日正式對外開放,它也將是中國大陸第一個、亞洲第三個主題樂園。據悉,上海迪士尼盛大開幕期(2016年6月16日至30日)的門票價格爲人民幣499元。開幕期後,平日門票價格爲人民幣370元(約56美元);高峰日門票價格爲人民幣499元(適用於節假日、周末和暑假)。上海迪士尼票價較香港迪士尼(票價為港幣539元)低約20%,低票價是否會對香港迪士尼造成衝擊?先天優勢不足,被形容爲全世界最細小的香港迪士尼樂園是否有機會逆襲?

最近香港迪士尼公布2015年虧損了1.48億港元,並首次裁員近百人。因此這場「遊客爭奪戰」還沒開始,很多人早已宣判了香港迪士尼的死刑。然而香港迪士尼行政總裁金民豪曾表示:「不擔心香港迪士尼入場人次。開幕期間,內地遊客會貪新鮮到上海迪士尼,給香港迪士尼帶來影響是無可避免,但從長遠來看,香港迪士尼仍手握底牌,有著上海迪士尼無法替代的優勢。」那麽,香港迪士尼有著什麽得天獨厚的競爭條件?

香港迪士尼興建全球首個漫威主題區

位於大嶼山的香港迪士尼,是香港旅遊業的重要支柱,已走過十個寒暑的香港迪士尼,據悉將提前啓動擱置多年的擴建計劃,到2017年前將建成擁有750間客房的度假區第三間酒店「迪士尼探索家度假酒店」。這家「迪士尼探索家度假酒店」的主題和設計均有別於香港迪士尼樂園度假區現有兩間酒店(迪士尼樂園酒店和迪士尼好萊塢酒店),就如酒店名字一樣,酒店所有的設計凸顯了探索精神,完美地揉和了藝術和自然,不同獨特文化設計的庭園將客人沉浸在奇妙的自然景觀和多國文化故事中。不僅如此,酒店還擁有無敵海景,且房價不會貴過香港迪士尼樂園酒店。然而,最為萬衆期待的當屬全球迪士尼首個漫威(Marvel)主題區: 鐵甲奇俠飛行之旅(Ironman),香港迪士尼負責人表示這項遊樂設施的各個地標式街景拍攝工作已經完成,現正進入後期製作階段,將於今年年底正式開放。新酒店加上樂園的擴建項目和全新游樂設施爲香港迪士尼注入了更多新鮮精彩元素,將繼續提高吸引力,保持新鮮力。

自2003年內地遊客赴港自由行開通以來,赴港旅遊人數大幅上升,香港零售業迎來了十餘年的黃金期。每年從聖誕節延續到春節的打折季,大量大陸遊客蜂擁而至。香港居民常常能够看到來香港瘋狂掃貨的內地遊客,買了一堆包包、首飾和化妝品,裝滿整整幾個旅行箱的現象不足爲奇。近年來,大量大陸食品安全負面新聞曝光,部分行業産品已出現信任危機,這都影響到國內消費環境的提升。因此國人開始更加熱衷於「境外消費」,而香港就是距離大陸最近的「採購基地」。

相比之下,香港有著成熟且健全的食品安全監管機制,生産的食物和藥品安全程度一直維持在較高水平。外地遊客也一度覺得香港的東西就是好,只要周邊有人去香港,總免不了托人捎東西。香港購物之所以對中國消費者有如此大的吸引力,除了品質,還有購買更便宜等價格因素。「免稅待遇」也已成爲香港地區吸引消費者最有效的政策工具。可見素有「血拼勝地」之稱的香港,對大陸遊客的吸引力仍然存在。既然香港消費的購買力還在,那初次到香港旅遊的遊客沒到過香港地標之一的迪士尼樂園自然說不過去。

香港迪士尼樂園客源多元化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副院長馬成龍(Ringo Ma)對《超訊》月刊表示:「迪士尼作爲西方文化的産物,它塑造的是一個讓人們暫時忘記現實苦樂的「夢幻世界」。而香港相比上海更早接受西方影響,它的優勢是比較了解西方文化。因此香港迪士尼在塑造這種夢幻氣氛、文字解說方面會更加的地道專業。」另外,滬港兩地的迪士尼樂園本身在目標市場、園區景點內容也各有差異,二者之間並不是水火不容,完全是可以共存互補的。一直以來,香港迪士尼樂園以國際性作爲定位,香港迪士尼的客源多元化,本地、內地和東南亞各佔三分之一。

建設中的上海迪士尼樂園
建設中的上海迪士尼樂園

上海迪士尼樂園的一個特點則是其本土化,樂園在景點和遊樂設施等方面包含了豐富的中國文化元素,包括中餐廳、中式建築、花木蘭的故事、穿旗袍的米老鼠玩具,甚至還有十二生肖。加入本土元素,無非是想入鄉隨俗,確保能够獲得當地人更大的文化認同。但在本土文化意識日漸覺醒的當代,上海迪士尼能不能在正式開園前交出一份足够出色的答卷,現在也還只能打上一個問號。相較而言,香港迪士尼比上海迪士尼早「出道」十餘年,擁有比較規範的管理、充分的産業鏈以及先進的經驗。經過多年的積累,它更熟悉國際文化、了解市場需求,這些都是上海迪士尼無法比擬的優勢。

面對外部嚴峻大環境

雖說香港不必過多地擔心上海迪士尼帶來的衝擊,但的確面對挑戰。香港傳媒人張少威在接受《超訊》採訪時提到:「2016年香港施政報告裏,政府要求旅遊發展局(旅發局)加强向海外,特別是東南亞推廣的力度,並提供基金支持旅遊景點在海外市場宣傳。這項計劃說明香港迪士尼開始瞄準海外市場,但他認爲歐美客群比東南亞更加具有消費力。」

事實上,香港迪士尼該擔心的,遠不止上海迪士尼。香港迪士尼不僅面對來自內地的競爭,香港旅遊業還要面對另一難題,越來越多人開始選擇到海外旅遊。近年來,遊客對香港周邊國家如日本、新加坡及泰國的旅遊熱情持續升溫,不少旅客、特別是內地旅客紛紛轉往這些國家,這進一步削弱香港的旅遊競爭力,減少了香港迪士尼的遊客量。馬成龍(Ringo Ma)採訪時說到:「在一個高度競爭、人情淡薄的社會,香港迪士尼除了增强硬件設施,服務業水平同樣不能忽視。」香港迪士尼如何才能在嚴峻大環境下保持競爭力、吸引遊客確實是接下來需要不斷研究攻克的課題。■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