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九如:台灣創投需借鑒大陸經驗

文/陳清康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亞洲最大的創業加速器AppWorks合夥人兼TiEA台灣網絡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秘書長程九如日前接受《超訊》記者專訪,詳述台灣創投發展的現狀、面臨的挑戰以及未來的出路。 

AppWorks的新創團隊

11月3日,台灣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在臉書上公佈:「繼週二《外籍人才專法》三讀通過後,關乎創業生態系的另一重要法案《產創條例》終於在今天完成三讀通過!」在今年9月底,記者通過臉書電聯訪問她時,她還在努力為推動這兩個法案而發愁。然而,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台灣朝數位科技新創之路又邁進了一步! 

一直以來,《超訊》都在關注兩岸及東南亞創投業發展。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大陸最缺的是創新人才,最不缺的就是資本;而台灣最大的資本是人才,但渴求天使輪投資;至於東南亞,除了新加坡外的其他國家,人才與資本發展都相對落後,但近年來也在加緊腳步,努力發展數字經濟。在這三角關係中,大陸是最大的贏家,以騰訊、阿里巴巴為主的大陸科技巨頭早已把觸角深入台灣和東南亞,通過資本入駐與人才爭奪搶佔先機。然而,不管台灣還是東南亞各國,誰也不想在這場激烈的競賽中被落下。如何完善自我,吸引更多資本與人才,成為全球新創聚落,這是台灣與東南亞政府與創投界正在追求的目標。 

以台灣為例,日前《超訊》記者專訪亞洲最大的創業加速器AppWorks合夥人兼TiEA台灣網絡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秘書長程九如,聽他講述台灣創投發展現狀、面臨的挑戰以及未來的出路。 

台灣缺乏的是法規鬆綁 

在採訪過程中,程九如多次提到台灣在製造和設計產業非常強,不管是支付寶、YY,亦或是谷歌,背後都有台灣人的參與,台灣人在技術上並不輸給其他國家的人,可是問題在於,世界不知道這些製造和設計背後來自台灣。他認為,台灣不缺人才、不缺技術,但缺乏最基本的互聯網思維以及法規鬆綁。 

此前,程九如在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曾表示:「2018年生死戰,還沒網絡化的公司就等著收攤吧!」程九如說,台灣每年有數十萬個新創企業,但真正從事與互聯網有關的企業卻非常少數。這一部分是由於台灣既有的產業結構所限。台灣歷來在電子製造業、服務業有明顯優勢,然而並沒有與互聯網掛鉤。 

近年來,隨著大陸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台灣意識到危機,政府開始著手發展數位經濟,鼓勵台灣民間創業與投資。記者了解到,2015年,台灣才正式確定台灣新創創業園區落腳花博公園會館,推出《創業拔萃方案》。而台灣官方與學校也在增加孵化器,社會私企則設立加速器,程九如所在的AppWorks便是其中一個代表。據他說,目前在台灣總共有200多個為新創服務的機構。而AppWorks只做互聯網相關的產業,與大型資源AWS、谷歌等合作,主要協助新創團隊快速發展,包括融資、擴大市場,乃至走上IPO。 

「早前中國總理李克強宣佈『萬眾創新、大眾創業』,政府大力支持非金融業企業涉及金融,所以支付寶能發展如此迅速,幫助大陸造就良好的金融競爭環境。但台灣銀行在這方面卻有諸多限制,非金融業就不能碰金融。這樣的法規在過去三四十年並無明顯問題,可是現在不同,未來是技術與金融結合,台灣的銀行缺乏技術,有技術的人也不會願意去銀行。」程九如說。對此,台灣立委余宛如也表示贊同,她認為,台灣最大的優點是有人才,但是在過去因為法規的僵化,逼著人才外走,現在有在修改法規,但速度太慢。 

沒引進Uber傷害台灣 

「新加坡很小,新的東西進來,舊的東西就去跳海;而內地有足夠的腹地、實驗的場域,是允許各種新的東西進來,互相競爭,接下來就會有政策強行下令,讓新的東西上來,舊的褪去。而台灣不大不小,新的東西進來,舊的還在,這就變成內部垃圾。所以,台灣的問題也在於,當新的東西要來的時候,沒有去疏導,等新的東西要來,就會造成抗爭。」 

以Uber為例,程九如表示,Uber在中國合法,最後被滴滴合併,這是因為政府希望可以整合市場,事實也做到了。但在台灣這就不合法,Uber遭到很多傳統計程車業者的反對,因為他們覺得台灣的技術、營運方式和成本都無法超越Uber,Uber進來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傷害。」程九如對此表示很無奈,他說:「沒有引進Uber才是對所有台灣人民的傷害,可是我們必須去照顧這幾萬個開計程車的人,所以就必須放棄Uber,而台灣很多行業都是如此,無法開放新的商業模式,讓台灣人嘗試新的模式,沒辦法讓國外好的模式引進來,因為我們要照顧那些沒辦法轉型升級的人。在這一點上,立委余宛如也頗有感觸,她曾經在十年前幫助台灣第一家公平貿易企業上市。但是在這過程中也是遇到諸多曲折,「這種商業模式的改變,台灣大部分人無法理解,長期以來,台灣以製造產業,習慣壓低成本,很少談理念和價值,所以最難的就是挑戰認知和文化。」 

「台灣教育出來的人到全世界發展,這是好事,可是對於台灣經濟並沒有促進。現在日本、澳洲、新加坡也開始在對國際新創開放,而台灣還故步自封,這讓我們會有無力感。但是我們不能倒下去,因為台灣懂網絡的人不多了,如果我們再退縮,台灣就真的不行了。」程九如苦笑著說:「表面看我們是一個加速器,其實我們是一個革命的組織,再苦也要撐下去。」 

要留住本地人才 

在採訪過程中,程九如提到一個政策新詞:「負面表列」,他解釋說,中國大陸的政策邏輯是每五年「改朝換代」一次,引進新的經濟和商業模式,淘汰舊的模式,所以內地老百姓已經習慣這種模式。政府提前設定紅線,人民提前做好準備,退場還是進場,大家都井然有序。而台灣則正好相反,是正面表列,「全世界都做好了,我們再去做,可是我們要創新就難了,聚落也在其他國家形成,輪不到台灣。愛爾蘭誕生金融科技,也就是這個原因。愛爾蘭開放Fintech,世界上有資金、有能力的人都到那裏聚集,一如新加坡開發無人車,就會在那裏形成聚落。」程九如說。對於政策法規,則要靠立委們努力推動。目前,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許毓仁及民進黨立委余宛如都在全力推動。前文提到的兩個創圖法案便是一個成果。 

作為AppWorks的合夥人,程九如每年都會接觸到許多來自台灣與東南亞的新創團隊,他在AppWorks辦公室走廊裏掛著一幅標註著港澳台及東南亞各國人口、GDP及社交軟件使用頻率的數據圖。他說,台灣不僅要留住本地人才,也要放眼東盟。在此次台灣訪問中,記者採訪到台灣跨國旅遊電商KKDay首席財務官劉惟君。這家新創公司的A輪和A+輪投資方之一都有AppWorks參與。劉惟君說,KKDay從第一天開始就不僅瞄準台灣,而是走國際市場,東南亞則是KKDay一個主要攻佔的市場。「整個東協零售產業可創的價值有5000億,而台灣有8000億,未來三五年,台灣新創公司要繼續拓展東南亞市場。因為台灣是東南亞各國的文化輸出國,他們可以接受台灣文化和產品,這是一個很好的基礎。」程九如說。 

在AppWorks中,除了吸納台灣本地新創團隊,也包含了來自東盟的國際團隊。「這是我們國際化最快的方式,他們來台灣可以了解台灣的東西,也可以帶很多東西來台灣。我們希望用互聯網的方式讓台灣鏈接世界,世界也可以與台灣鏈接。」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